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道天骄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一品废灵
    “你听说没有,那个废灵在这一次的检测上,又报名了!”

    “是啊,不知道这次幸运的是谁,碰见他纯粹是免费的晋级吗?”

    “就是就是,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有被虐倾向,真是百折不挠的家伙!”

    林铮淡然的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或者说是公然的吵闹比较合适,不过林铮除了保持淡然冷漠之外,对别人的指指点点也说不出什么,只好加快脚步远远的离开。

    望着远处的崇山峻岭,在望不见谷底的悬崖边,林铮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林铮仰面躺下,看着天上缓缓飘过的白云,突然开口道:“老头,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蓦然一个穿着青衣道袍的猥琐老头出现在林铮的身边,老人形似枯槁,脸上的皱纹堆积在一起,貌似一朵盛开的菊花,摇摇晃晃的站立,一只手不断的在腋下胯下四处的挠动,一双眼睛浑浑浊浊,但深处却又有着说不出的通彻...

    其实林铮刚开始遇见这猥琐老头的时候,也仔细的看到了老头眼睛中的那一抹精芒,以为着老者是一位游戏人间隐士高人,不过后来他发现在记错了,并且错的离谱...

    “耶?小子,你的灵觉又有提高啊,这次跟我去寻宝吧,我发现一宝地。”

    “得了吧,老头子,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自从你第一次骗我去宝地,实则偷窥门派女弟子沐浴的时候,我就发誓再也不相信你了,你死了这条心吧,这次你就是说到铁树开花水倒流都没有用。并且每次被发现的时候,你都提前逃之夭夭,把我留下背黑锅!”林铮恨恨的咬着牙,看着面前抖着大腿正在冲自己骚骚发笑的老头说道。

    猥琐老头没有丝毫的尴尬,只是不停的看着林铮,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嘿嘿笑着一言不发的走了。

    林铮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每次这老头这样看自己的时候都有一种抓狂的感觉,仿佛被他那双皮包骨头的手指摸遍全身一般,尤其是老头每次都会嘿嘿的笑上那么几声,这样林铮每次都有发狂的感觉,怀疑这老头是不是取向有问题。

    林铮离开山顶,顺着山间的小道一路回到自己的屋里,路上自然少不了同门的指指点点,打开房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屋全部呈现在眼前,林铮坐到床上入定,一次又一次的运转功法,每次在到达一品关卡的时候,灵气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再次无果之后,林铮苦笑的躺回床上,缓缓的恢复精力。似乎感觉到灵觉又有着一丝增长,林铮又是无奈的苦笑,缓缓攥起拳头,却感觉不到丝毫灵力的增长。

    林铮来到门派里已经三年了,却依旧没有突破一品,先说一下,林铮所在的门派是云荒大陆上默默无名的一门派,武者分十品,第一品为初级,跨越十品便为圣者,之上便是破碎虚空,跨越圣品,破空封神。

    不过潜意识里,林铮对这很不屑,冥冥中传来嘲讽,仿佛对林铮的这些等级划分很不以为然,或者根本是漠视。林铮是从一个小村里出来的,据村里的老人说,他们都为百族后人,至于他们说的百族从何而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至于他从何而来,他的父母是谁,是否有兄弟姐妹,村里的老者也没有人提过,只是对他很诡异的笑,笑的林铮毛骨悚然。林铮觉得,他是村里唯一的正常人,因为灵觉过人的缘故,他会察觉到村里的人们,每次说到太古时期的时候都自己会感到一丝不言而喻的熟悉,还有颤栗,此时大家也不隐瞒那股无形的傲然,仿若天生,亘古存在的气息。

    林铮通过村外的人们得知,现在并不是什么太古时代,时代交替,岁月匆匆,太古时代过去了何止万载,偶尔会听到哪家的老古董堪破天命,白日破碎虚空得到而去,又或者哪家年青一代的杰出弟子在大陆走动,创下何等事迹,又或者某处圣地招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俊才,又或者某个国家的兴亡,林林种种的收集消息,林铮终于对这个世界有所了解。

    平时的时间林铮会和村里的人们一起劳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村里的人们才像普通的村落一般,直到三年前村子里的人把他送到这山上的门派来,并且一再叮嘱参加每年的考核,无论如何三年后才能下山,便把林铮留在山上自生自灭了。

    林铮所在的门派每年有一次考核,考核分为三关,第一关第二关是在方圆万里的茫茫大山里寻找物品,物品是门内长老所放置,找到晋级物品并且在大山中度过十日,便是合格,之后便进行第三关的考核,门内弟子捉对比拼。最终通过三关的优胜者,会得到门派的奖励,有丹药,有功法,还有令人眼红的装备。

    凭借过人的灵觉,前两次考核林铮愣是以一品的修为过关,但是第三关,因为一品的实力,让林铮没有丝毫可以争斗的资本,至于这次林铮自己也毫无信心。

    至于为何无法突破,林铮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缘由,无论资质还是根骨林铮都是天纵之才但是迟迟的未能突破,也让林铮背上了一品废灵得称号。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林铮很久,林铮只有三年多一点的记忆,之前的记忆林铮没有丝毫的印象,他问过村子里的很多人,却没有得到答案,只是和往常一样得到一个个诡异的笑容。在上山之前他询问过村里一位算卦的老人,老人露着诡异的笑容第一次回答了他:“三年后,三生石,轮回现。”

    然后村里的人仿若忘记了他一般,从未上山看过林铮,好在林铮这几年里有着猥琐老头的陪伴倒也不孤独,其实林铮宁愿孤独的等待三年,也不愿这猥琐的老头天天的纠缠着他,外人完全无法想象这老头的如影随形,简直是无处不在,每当林铮想要静下心来修炼的时候,这猥琐老头便会出现,带来防不胜防的麻烦。

    想到这,林铮一个机灵起身,每到自己打坐完毕之后,这老头都会按时出现,这倒不是林铮灵感超然,而是三年里每天持续不断的上演,已经形成了林铮的习惯。

    林铮一边腹诽着猥琐老头一边打开房门等着对方的到来,希望这次不会有什么麻烦。果然没有等多久,老头出现了,这次似乎没有人跟在老头后面,难道这次老头没有去招惹门内女修者的麻烦?林铮一边把房门关上,一边暗自嘀咕。

    “说吧,老头,这次又有什么麻烦了?”林铮做到桌边径自倒了一杯水,淡淡的问道。

    “你这混小子,难道我是那种有了麻烦就落跑的人吗?”老头斜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林铮。

    林铮很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又说道:“老头,等过了这次的晋级,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开了,你好好的照顾自己吧,没事别去招惹门中的那些女弟子,以后就没有我给你背黑锅了。”

    老头嘿然,随后在屋中饶了几圈,然后猛地立定站住,一改往日的嘴脸,在林铮诧然的目光中,缓缓的说道:“小子,你以为我这三年只是单纯的呆在这山上?”然后站立在屋子中央岿然不动。

    林铮看着安静坐在那里的老头,仿若看到苍茫天地间一尊青衣道袍男子,静静的看抬头看着天,却仿若看蝼蚁一般,四周没有任何的生灵,却又仿若万物都在向他低首,狂妄?不对,不是这种感觉,是霸气,仿若天地以此男子为尊,昏暗的天空渐渐凝聚,仿佛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熟悉,没错,仿若刻在内心的熟悉,只见青衣道袍男子,缓缓的伸出手冲着上苍用力一握,然后向下一拉,像要把天拉一下来一般。整天天空居然缓缓的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样,天地间的距离开始逐渐拉近,空着巨大的脸庞露出一丝惶恐,然后便得狰狞起来,仿佛在喊着什么。然后男子淡淡的轰出一拳,整个天地瞬间如同冰凌破碎,只余下男子一人立于混沌之间。

    蓦然,男子向上一拉,混沌间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在青衣道袍男子身影完全消失在虚空时候,林铮耳中传来断断续续微不可闻的声音:“......同在,汝之战友,吾乃霸王,归来......”

    场景如同闪电一般划过,等林铮回过神来的时候,老头已经离开了。林铮努力回想刚才场景里的片段,那天空中巨大的脸是怎么回事?那名青衣青袍的男子是否就是猥琐老头?究竟谁要归来?老头是霸王?太古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现在没有太古的传说?

    这一切的缘由究竟是怎么回事?林铮苦恼的思索,却依旧没有半点头绪。

    算了,干脆不去想了,反正村里的人们告诉自己不久之后三年的期限就要到了,到时候自己想要知道的所有一切,都会得到答案。

    想到这,林铮回到床上躺下,双手放在脑后,突然感到一阵绸缎的顺滑,顺手一抽,引入眼前的是一件女子的内衣,干干净净似乎还带有一丝少女的体香,只不过在底部有一只黑黑的手印,看来是老头的杰作!

    林铮暗恨,这老头似乎又惹了不少的麻烦,得赶快把这东西销毁,不然迟早惹出麻烦,根据之前的不胜枚举的悲惨遭遇来说,这次肯定也不会例外。

    林铮从床上弹下来,抓着内衣,用一件破衣随便一裹,便匆匆的向外跑去,林铮心中暗恨,等有一天自己有能力能够抓住老头子的时候,一定狠揍他一次,用来答谢他这三年来对自己如此的“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