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章节目录 第27章 父子同心(求票)
    魏良辅拿着戏词看似平静,实则手指不停颤抖。唐毅和万浩两个人都在埋头写各自的。由于比试时间紧迫,避免打扰思路,其他人都离得老远,根本看不到。写完之后,万浩就送到了自己手里,自始至终,唐毅都没有机会看到。

    可是偏偏这位唐神童就背了出来,和上面的内容竟然一丝不差!

    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唐毅提前看过,难道说万浩真的是抄袭?

    老头不由得看向了万大公子,何止是他,陈梦鹤、王世懋、曹大章,还有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眼神怪异地盯着万浩。

    霎时间,千万把匕首,刺向了万大公子脆弱的心脏。如果说唐毅一首惊才绝艳的词打掉了他七成的傲气,这一次却是彻底把他逼到了墙角。

    “不可能,绝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红梅阁?”

    “呵呵,万大公子,这有什么稀奇的。《红梅阁》取自南宋末年的故事,奸相贾似道有一个爱妾名叫李慧娘,一日在西湖游逛,恰巧碰到书生裴舜卿,李慧娘赞美一句:美哉少年郎!不想引来杀身之祸,奸相回府之后,愤怒之下杀死李慧娘,把她的尸体埋在牡丹花下。又把书生裴舜卿骗到红梅阁杀害泄愤,李慧娘的魂魄救走裴舜卿,后又帮着府中姐妹智斗奸相,为国锄奸!”

    唐毅不疾不徐地说着,在场众人不由得交头接耳,不停赞叹。

    “好一个有情有义的李慧娘,真是奇女子。”

    “没错,只是这故事以往没听过,唐神童是从哪里听来的?”

    “我倒是不关心唐神童怎么听来的,倒是万大公子该说一说,你的戏词唐神童怎么知道?”

    “说得对,万大公子,你若是说不清楚,那就是你抄袭的!”

    ……

    万浩气得嘴唇铁青,眼珠凸出,负伤的野兽一般,大声嘶吼:“我没有抄袭,没有!我万汝孟才华盖世,用得着抄袭吗?你们说,你们说啊!”

    他越是咆哮,大家就越怀疑。倒是魏良辅沉稳老练,不动声色说道:“唐神童,红梅阁的故事也有流传,你知道不算稀奇,只是万公子的戏词却是老夫第一次见到,你可还能背出来下面的内容?”

    “这有何难。”唐毅定定神,继续念道:“流水行云无意话,珠沉玉碎更堪伤……我猛抬头,见个少年郎,温尔雅,貌堂堂,站在那琼瑶林下断桥旁……”

    每个人都侧耳倾听,从李慧娘和裴舜卿相遇,到被贾似道发觉,一怒回到了府邸,剧情越发激烈,当听到“这老贼越说越恼挥利刃,只听得响亮的一声,玉碗被伤……”

    一直静静听着的众人不由得惊呼出来,把抓柔肠,伤感不已,唐毅念的越来越快,到了最后,李慧娘变成女鬼,把裴舜卿救出险地,倾吐衷肠:“奴为你青额皓齿埋荒草,奴为你玉骨冰肌的剑下亡,到如今有限的光阴难留恋,无情的风月更堪伤……”

    所有人都被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感染,不由得擦拭眼角,有些人更是泪水长流,心疼这一对苦命的鸳鸯。

    唐毅念完之后,默默退到一旁,一语不发。

    此时还用说什么!

    万浩脸色灰白,仿佛死人一般,等到唐毅背诵完毕,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仿佛被抽光了精气神。嘴里不停念道:“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不管万浩怎么说,已经没人相信他。事实再明白不过了,大家都紧紧盯着魏良辅手里的稿子,大声说道:“魏老大人,唐神童念的和姓万的所写,是不是一模一样?”

    “好一个万大公子,有脸说唐神童抄袭,我看你才是真正的文贼!”

    “对,赶快说,谁是捉刀代笔的?”

    贼喊捉贼,到了这时候,大家已经不在乎万浩的身份了,别说你只是吏部尚书的侄子,就算你是皇子龙孙,抄袭别人的东西,那也不行!更何况前面你无凭无据,就说唐毅作的词是假的,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现在呢,你的东西才是假的,你才是大骗子!

    有些早就看不惯万浩张狂的人终于找到了机会,一个个大声怒吼。

    “无耻之尤,我提议大家赶快联名上书,废掉了万浩的功名!”

    “没错,如此欺世盗名之徒,不配留在士林。”

    “我绝不与此人为伍!”

    大家越骂越是难听,简直要把万浩给吞了,吓得唐毅在旁边后背冒汗,看来以后抄袭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别露出把柄。

    说起来也是万浩倒霉,他自己不太懂戏曲,为了面对琉莹的时候,能继续装,就花了大价钱,从别人手里弄到了几份戏词。在买的时候,那些人都再三保证,绝对没有演出过,万浩信以为真,就拿出来对付唐毅。

    哪知道他偏偏遇上了一肚子戏词的唐毅,抓了个正着。

    你说是自己原创的,为什么唐毅却能背出来,黄土泥落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万浩本来就心虚,此时更是没法辩解。他此时不光恨唐毅,更恨那几个卖给他戏词的人,在他看来,问题一定出在这几个人身上,他们为了多赚钱,早就把戏词卖出去了。

    “可恶,我必杀之!”

    愤怒的同时,一股强烈的恐惧也涌上了心头,如果坐实了自己抄袭的罪名,那简直就是身败名裂,士人都不会带他玩了,甚至会丢到功名,没法参加科举……

    一想到这些后果,万浩再也承受不住了,他眼睛一翻,扑通摔在地上。

    这下子可吓坏了魏良辅等人,别出人命啊,不然大家都逃不了干系。魏良辅急忙伸手抓住万浩的寸关尺。

    士林有句话,叫不为良相,就为良医,魏良辅也精通岐黄之术,摸到了脉搏,他就放心了。万浩只是羞愧难当,假装昏倒。

    “只要不死就没事了。”魏良辅暗暗叹气,戏还是要演下去。他装作焦急地喊道:“快,快来人,把万公子送回客栈,再有给他请最好的大夫。”

    说话之间,万浩的侍从已经跑过来,加上那个国子监生韩童,从魏良辅手里接过万浩。在不经意之间,魏良辅已经把万浩所写的几页纸塞到了万浩的手里。万大公子就这样闭着眼睛,死死攥着拳头,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之中,狼狈地离开了春芳楼。

    看着惨兮兮的万浩,唐毅不由得心生警觉,大明朝的道德水平和后世还是不一样的,别管私底下多么无耻,一旦摊在台面上,那就别想混了。

    士林如此,官场如此。道德破产,全都完蛋。

    以后没有万全把握,千万别冒冒失失弄出什么惊人大作,搞不好就会被怀疑。其实此时此刻,未必有人就真的相信自己,只是万浩出了天大的纰漏,才遮掩过去!

    不行,我决不能给自己留下破绽,既然被称作神童,就把神童的名声坐实了!

    唐毅想到这里,朗声笑道:“诸位前辈,小子刚刚写的戏文,大家可有心思看上一看?”

    “对啊,还没看过唐神童的大作,我们早就盼着呢!”

    “好。”唐毅笑道:“小子不光写了一篇,肚子里还有不少,奈何小子书法拙劣,难免丢人现眼。”

    听到唐毅的话,几个自认书法不差的,都站了出来。

    “唐神童,要不要在下帮你?”

    “对,唐神童,您只管说,我来写啊!”

    “呵呵,多谢诸位抬爱,只是小子早有人选。”唐毅说着,冲门口方向深深一躬。

    “父亲大人,孩儿斗胆,请您老来帮忙。”

    父亲,唐神童的爹也来了?

    大家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唐慎的身上,本以为会是个小老头,可是一看之下,大家都竖起了大拇指,好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难怪能生出那么出色的儿子!

    众人看着唐慎的目光,崇拜之情,简直如同滔滔江水,绵延不绝,更是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恭敬说道:“唐先生,您前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