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崛起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叫卖
    朱平川领着朱平安走出药堂,再回头看那药堂,仍然觉得不可思议,如在梦中一样。

    等两人回到朱父的摊位,给朱父提起的时候,朱父也是震惊七荤八素,直到看到背篓里躺着120文钱还有小儿子兜兜里装着的两个银裸子,才相信这件荒唐的事情。

    朱父把铜钱数了一遍,确认120文没错,就急忙用一块破布包上放到筐子里,又用一个竹篾盖住才算完。

    “兜里的银裸子可要装好了。”朱父一遍又一遍的叮嘱,在庄稼人眼里,两个银裸子可算得上一笔大钱了。

    “嗯嗯。”朱平安也是一遍又一遍的点头。

    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朱父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小儿子运气真是太好了,误打误撞采的野花竟然真的可以卖钱。

    朱平安看着父亲的地摊,好像貌似只卖出大约四五件东西吧,其他的都没有卖出去还。

    待了一会,就知道父亲为什么卖不出去东西了。

    朱父卖东西真是凭缘分啊,都不带叫卖的,也不主动招揽客户,都是等人家过来的,过来的。

    以前朱平安没穿过来前,为了生活费也曾晚上出去摆地摊卖点袜子手套什么的,摆摊就是看谁会说的,又不是开展览会,再说了展览会还有解说呢。

    “山珍野味好吃不贵,又鲜又美的山珍野味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童音好听,又是一个讨喜的熊孩纸,还是蛮吸引人的。

    朱父和大哥朱平川都略有局促,两人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朱父问朱平安怎么会叫卖的。

    朱平安很自然地回答说,刚才去药堂路上听人这么喊的就学着喊喊了。

    小孩子正是喜欢拾人牙慧的年纪,朱父也释然了。

    “竹编喽,又好看又好用哦,买了回去不吃亏,用了回去不上当哦。”朱平安看着有人围过来,仿佛看到了无数的银子奔涌而来,叫卖起来更是起劲。

    人们渐渐的围了过来,这个时候朱父自然过来招呼。

    当然也有人逗朱平安。

    “小孩,你家的竹编有多好啊?”

    “你家的山珍野味能炼仙丹吗?”

    “要是买回去上当了怎么办?”

    对于这些调侃,朱平安自然发挥小孩子的优势,童言无忌的回答。

    “很好很好。”

    “咸蛋是腌的不是炼的,还有我不知道能不能唉,我没有看过我娘腌咸鸭蛋唉。”

    “上当了就可以去我家啊,我家在下河村西头,我爹叫朱守义。”

    看似小孩毫无心机的把家里信息透了出来,人们心想傻孩纸,不过同时人们也放心了很多,我知道你家啊,要是东西不好我可以去找你们啊,所以愿意买东西的也多了。

    大部分人都是买了些家里需要的竹编,有的也买了几个小巧的竹编回去哄孩子,倒是山珍野味无人问津,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穷苦人家,野菜啊竹笋啊在家里也都吃够了,再说了,想吃,他们也会去山上采摘,故而山珍野味无人问津。

    朱父在一旁收钱收的忙不过来了,朱平川也帮着用草绳帮人把竹编串起来方便携带。

    朱平安看了一会,也知道大体价格了,在一旁帮着收钱给人递东西,忙得不亦乐乎。

    因为,都是钱啊。

    没过多久,竹编差不多告罄了,这也是拜了人们喜欢跟风的福了。要是搁平时,即便吆喝,也不可能卖这么快这么多。

    围观的人们也差不多离开了,摊位上只剩下一个竹篮一把扫帚而已,当然,山珍野味还是没有卖出去。

    兔皮的话,朱父是准备离开的时候送到杂货店的,朱父也算是杂货店的老客户了,虽然每次送的不多,但也每隔段时间去一次。

    正发愁山珍野味怎么卖出去的时候,竟然有人来主动问价了。

    来人是镇上一大族的管家,家族里老夫人就要过六十大寿了,大夫人置办寿宴,想要整治一些家里人没怎么吃过的菜肴,把采办的活交给了管家。

    管家正在集市转了两大圈都没找到,正发愁呢,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孩童声音。

    “山珍野味好吃不贵,又鲜又美的山珍野味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管家有心要买,但买竹编的人太多了,等人走了才挤进来。

    “这位兄弟,这山珍野味怎么个卖法啊?”管家上前询问。

    朱父以前也没有卖过这些木耳啊竹笋啊什么的,都是采来自己吃的,这次也是采摘的多了,而且家里日子过得紧,祖母才让带来试试。

    朱父一时间也不知道什么价位,只是说,“都是家里采的,你要是看得上,看着给些就是了。”

    晕

    生意是这样做的吗?!

    朱平安简直要给老爹跪了,让人看着给,这不是赔出翔的节奏吗。

    “嗯,这样吧,我看你们也不容易,而我也恰好需要,这些山菌还有竹笋算一起,我给你们四十文可以吧,另外那个竹篮我也出钱买下来盛放这些山珍野味。”管家清了清嗓子,然后笑眯眯的和朱父说。

    朱父倒是觉得这个价格很可以了,脸有所动。

    朱平安却觉的这个管家奸猾,都明显看出他对这些山珍野味都带有惊喜了,可是却才给四十文,要是卖到酒楼的话,价格至少可以翻一倍。

    朱平安怕朱父点头答应,就在一旁插嘴,完全是一副小孩纸想到那说到那,没有多少逻辑的那种,“我爹领着我和我哥花了一天的时间上山才能采这么多,你知道大山吗,还有竹笋在地下埋着的呢,这个木耳在很高的树上呢,很累的。”

    “这样吧,我再加十文好了吧。”管家觉的这个胖嘟嘟的小孩纸有些难缠,侧头瞄了一眼朱父,心里盘算了一下接着说道,“在镇上买这些东西的人家不多,我这也是因为主人家要办寿宴,才过来采买的。山珍野味我给你们五十文,那个竹篮还有那个扫把一起我给十文,一共六十文可以吧,再多就实在不行了。”

    朱父觉的好不可思议啊,自己小儿子就说了一句话,这管家就加了十文,而且还把剩下的竹编都买走了。

    可以,实在太可以了,这是朱父的心声。

    “好,好。”朱父连连点头。

    虽然比预期的少了些,但朱父都点头了,朱平安也就不作声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