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炼归仙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听不懂的对答
    孙豪查了查阵符堂的授课安排,发现次日就是余昌明每月一次的授课时间,想了想,把自己的修为用敛息决调整到炼气四层顶峰,第二天一大早,赶去阵符堂听课。

    今天,余昌明的授课内容是《基础阵法的灵活运用》,讲解的是并不被阵符堂修士重视的基础阵法运用,就算不是为了拜师,孙豪也对这节课充满期待,在和玉坤龙对战的过程中,孙豪布设了一些基础阵法,起到了良好的辅助作战作用,此时,自然对余昌明的这节课大感兴趣。

    余昌明依然一身青衫,看起来飘逸儒雅,脸上有淡淡的笑容,坐在讲坛上缓缓开口:“世上修士,皆曰基础阵法作用寥寥,对研习级别阵法参考甚微,是故,纵观我宗修士,研习基础阵法者甚少,然余以为,万丈高楼平地起,阵法修炼重在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础阵法不掌握好,阵法一道上走不出多远……”

    余昌明坐在蒲团上侃侃而谈,娓娓道来,由浅及深,慢慢讲述基础阵法的重要作用。

    结合自己的实际经验,对照余昌明的讲述,孙豪自觉这一课自己受益匪浅。

    余昌明不疾不徐,引经据典,列举实例,引人入胜地讲述了一个多时辰。

    课后,又到了弟子提问时间。有疑问的弟子按例留下了请教阵法上的问题。孙豪安静地坐在较为靠后的位置,不急不忙,听弟子提问。

    跟孙豪一样,很多弟子也从这些提问中获益,有些弟子,就算是提问之后,也没有离去,而是安静地盘膝而坐,认真听取余昌明和其他弟子的对解。

    最后,轮到孙豪的时候,阵符堂讲坛此时还有十多个弟子没有走,其中就有几个弟子跟孙豪一起上次也听取了余昌明的阵法课。此时见到孙豪,脸上出现诧异的表情。

    因为上次余昌明让孙豪炼气四层之后来找他,现在这孙豪来了,修为也突破到了炼气四层,就不知道余长老会不会收他为亲传弟子。

    这时,余昌明也看到了孙豪,眼前一亮,微微含笑说道:“你是南中院弟子孙豪?嗯,不错,没想到你这么快进入了炼气四层顶峰,怎么样,今天你又什么疑问?”

    记得孙豪,看样子对孙豪印象很深,但同时也并未第一时间收下孙豪为亲传弟子。这态度就比较暧昧了。

    旁边,几个知情的弟子顿时来了兴趣。仔细听闻孙豪和余昌明的对答。

    今天,孙豪能否成为余昌明的弟子,就看这个问答了。

    多年以后,今日现场的弟子对今天发生的一幕依然津津乐道。因为他们始终觉得,是自己见证了一段传奇的崛起。说起今日,他们会神采飞扬:“那个时候,孙豪已经展现了他的天人之姿,因为,孙豪问出的问题,我他妈的居然听不懂,这就是差距啊……”

    此时的孙豪,完全还是听课学习的状态,眼中只有那浩瀚阵法的吸引力和对阵法知识的巨大求知欲。

    孙豪站了起来,躬身鞠躬:“弟子孙豪,见过余长老”,礼数尽到之后,孙豪这才开口提出了一个困惑自己很久的问题:“弟子尝试练习阵法和符篆,历经多次试验,总不能尽善尽美,思索良久,唯觉这阵线之间、符笔之间其度难以测度,长老何以教我?”

    阵符堂其他弟子一头雾水,话说,孙豪这话里是什么意思,他们还真没听懂。什么叫其度难以测度?有这个必要吗?不是比照葫芦画瓢就行了吗?阵法和符篆不都是熟能生巧的吗?

    孙豪这问题问得大家摸不着头脑。

    听到孙豪的问题,余昌明猛地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也不回答孙豪的问题,就是在舒畅的哈哈大笑,飘逸儒雅之外,此时的余昌明额外多了一丝豪气。

    孙豪和其他弟子一样,不知道余昌明为何而笑,都一头雾水地看着余昌明。

    余昌明舒畅地笑了一阵,居然还是不回答孙豪刚刚提出的疑问,反而问起了孙豪问题:“孙豪,你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级阵符师?”

    孙豪一愣,心说,这余昌明真是厉害,反正以后要拜余昌明为师,这个是隐瞒不了的,于是爽快地承认:“长老明鉴,弟子的确是成为了一级阵符师。”

    孙豪这答案出来,阵符堂顿时微微喧哗了一下。

    余昌明点点头,一副果然不出所料的样子,继续发问:“基础阵法,布设几何?”

    孙豪马上答道:“基本都尝试布设过”

    余昌明一怔,再问:“包括二级?”

    孙豪:“包括”。

    余昌明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好,很好,孙豪你很不错,那么,你的符篆之道呢?”

    孙豪看看周围阵符堂其他弟子之后,又对余昌明施了一礼,这才说道:“弟子涉炼符篆较早,是故相比阵法布设,相对进步较快,弟子目前修炼了四种法术,均能炼制成符篆,其中中品符篆较多,上品较少,仅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阵符堂一片哗然。

    现场不少弟子都能炼制符篆,但正是因为能炼,他们才会更加的惊诧莫名,要知道,他们连炼制下品符篆都难上加难,孙豪倒好,直接练出了上品,有没有搞错?

    余昌明也愣住了,心中暗道“果然如此”。

    能觉察到阵线之间、符笔之间的微小角度差别,那么在阵符之道上,必然就会有不低造诣。

    微微点头,余昌明又问了一个问题:“那么,你炼制符篆的成功率是多少?”

    孙豪有点愕然,想了想,这才回答道:“起先炼制的时候,十张中会炼废那么几张,但后来能炼中级符篆了,好像就很少失败了,怎么,长老,一级符篆师炼制符篆也会失败的吗?”

    余昌明顿时无语。

    阵符堂又是一阵窃窃私语,多年以后,每当想起这一幕,在场的弟子们都会大骂孙豪变态:“这孙豪,当时太嚣张了,居然反问余长老,一级符篆师也会失败吗?靠,真是牛气啊……”

    余昌明不由翻了一下白眼,一贯儒雅的形象也有点失态:“那么,你用的什么特别的空白符纸?”

    “空白符纸啊!”孙豪飞快地接到:“弟子一直在火蛙沼泽试炼,就拿火蛙皮炼制的,没什么特别啊……”

    火蛙沼泽?火蛙皮?很多弟子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凡是知道的弟子又翻起了白眼,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居然有人杀那没有任何价值的低级灵兽,居然还有人拿那奇形怪状的火蛙皮炼制空白符纸,关键这人不仅炼制成功,而且炼制符篆的成功率高的吓人!

    这都是些什么事?

    余昌明倒是知道火蛙,也知道火蛙皮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孙豪居然是直接拿这个修习的符篆之术。

    不过,到这里,余昌明倒是明白了孙豪炼制符篆的成功率为什么会那么高了。点点头:“我明白了,孙豪你真不错,怎么样,炼制空白符纸的速度控制在十息之内了吧”

    “一张火蛙皮,大约需要三息时间”,孙豪不由感叹余昌明眼光了得,居然能根据自己的一些信息判断出自己的一些能力,真不愧是阵符堂最顶级的长老之一。

    余昌明是明白了,阵符堂其他弟子是一头雾水。今天这对答真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了,不过,他们这时也已经从余昌明脸上越来越灿烂的笑容上得知,只怕余昌明会收下孙豪这个真传弟子了。

    果然,这个时候,盘膝坐在蒲团上的余昌明脸上笑容一敛,正容对孙豪说到:“孙豪,上次我说过,如果你能达到炼气中期,不管你灵根如何,都会收你为亲传弟子,现在,我问你,你是否愿意成为我余昌明的第四名亲传弟子?”

    孙豪心说“我刚刚提出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这还等着呢”,不过此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拜师余昌明也是孙豪此行的目的,此时见余昌明发问,马上躬身施礼:“弟子愿意”。

    余昌明哈哈大笑,畅快地对其他弟子挥挥手,笑着说道:“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了,大家都散了吧,孙豪,你跟我来”,说完,一把法剑出现在脚下,一把把拉着孙豪的手臂,跳上飞剑,飞剑破空,从讲坛大门一穿而出,带着一丝呼啸声,飞速消失在阵符堂弟子的视线当中。

    阵符堂内,各位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露出各种复杂难明的表情,羡慕者有之,迷惑者有之,若有所思者也有之。

    这其中,尤其是几个若有所思的弟子,深受影响。他们虽然对孙豪和余昌明的对话一知半解,但是有心人还是发现不少有用的信息。第一个信息就是阵线之间、符笔之间必然有个所谓的度存在,以后可注意研究;第二个信息就是火蛙沼泽的火蛙皮可炼制空白符纸,好像对炼制符篆的成功率有帮助。

    仅仅这两样信息,就让一些弟子觉得此次没有白来,真是意料之外的收获啊。

    此时的孙豪,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间的一番话,再次给已经遭受重创的火蛙沼泽带去灭顶之灾,这群弟子中,有那么几个,事后专程到火蛙沼泽扫荡了一番,差点把整个火蛙沼泽扫荡一空。

    日后,当孙豪赶到火蛙沼泽时,已经只剩下小蛙三两只,为了让火蛙沼泽再度恢复生气,孙豪着实花费了一些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