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时代1958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年终酒会
    一个集体的力量,是任何个人都无法代替的,在这个两强对峙的时代,作为个人谢洛夫无法扭转社会主义阵营整体力量不足的劣势,也许上帝可以做到,但他又不信那玩意的存在。索性谢洛夫此时恰好处在一个集体之中,克格勃实力强大、权势滔天、影响力无处不在、各个总局负责着苏联社会方方面面的行业,彼此互相信任冷静的观察着苏联的情况。处在这种集体之中,谢洛夫可以算是如鱼得水,只需要提出建议就有辅助部门来完成,仔细想想苏联好像也没有一个行业不在克格勃的监控之内。

    第一天的全体会议只能算个开幕式,随后克格勃进行三天的大会,梳理了一年来克格勃一年所遇到的典型问题,监管文化的第二总局八司、监控大学生的第二总局九司、监管知识分子的第十司代表都陆续发言,给出席会议的代表介绍自己工作中的经验。秘密警察总局监管宗教的五处卡德波夫少将也介绍了苏联当今宗教工作的情况、身兼苏联宗教事务委员会主席的卡德波夫少将,详细的介绍了当今苏联国内宗教教派的聚集区,并且在如何遏制住宗教势力的泛滥上,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们必须禁止秘密组织宗教团体的个人,一旦发现必须立刻采取措施!”卡德波夫少将大声的说道,“对于宗教的态度我们一直是明确的,遏制、控制、消灭!全国因为秘密组织宗教团地被逮捕一共九百八十人,包括苏联国内的各种宗教,我们的态度是一视同仁的,那就是全体改造,落后的思维方式不能继续存在,人民的思想不能被钳制住……”

    卡德波夫少将发言完毕之后,谢洛夫带头鼓掌,在他的带动下卡德波夫少将得到了全体出席大会成员的一致赞扬。

    卡德波夫少将下场之后,谢洛夫站起来两个人握了一下手,谢洛夫对这个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对于卡德波夫少将的思维谢洛夫相当认同,因为苏联国内存在着两种力量都不小的宗教,扶持一个打压另一个显然不是办法,只能下狠手同时清除。既然两种宗教不能和平相处,那么同时变成无神论者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随后上台讲话的是秘密警察总局第六处的负责人,比起卡德波夫少将的话,这个人就逊色不少了,不过这也没有办法,民族问题是必须要政治正确的,就算这个负责人是一个大俄罗斯主义者,在台上的时候也只能谈民族平等。

    只有第一总局的部门还没有上台发言,这是因为第一总局是对应国外的情报机构,有些部门是不能让人知道的,例如主管暗杀的行动执行部、制造假情报的假情报司、伪装司、假护照司、这些部门不但不能上台,还必须隐藏。

    等到国家安全委员会用了三天的时间把事情都处理完毕,从第四天开始,大礼堂的参加会议人数又有所扩大,第一总局负责联系盟国安全部门的顾问部、请来了包括民主德国安全局、罗马尼亚内务部等等一系列的外国同志参加大会,其中南斯拉夫代表和阿尔巴尼亚代表作为旁听者出席。

    根据苏联克格勃和其他兄弟国家签订的情报联合机制,这次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全体会议,第一次出现了许多其他国家的面孔,双方将在合作分工上面进行交流。

    “阿厉克赛,有没有种世界就在我们手中的感觉!”谢洛夫偏着头对着旁边的秘密警察总局局长问道。

    “从规模上来讲,似乎现在的克格勃比我们那个时候要大一些!”阿厉克赛中将低着头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不过要比气势的话,比贝利亚部长时期的内务部还是差远了,缺少了一种令人不敢正视的气场……”

    “这样也不错,太令人不敢正视的下场我已经看到了!有时候还是谦和一点比较好!”谢洛夫侧着头一语双关的低声道,“你们内务部就是太嚣张,才会被拆分成两部分!”

    阿厉克赛真像好好反驳一下,谢洛夫根本没理他,正好保加利亚代表发言完毕,谢洛夫忽然站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大声叫好,看见第一排总局局长级别的干部有人站起来鼓掌,后面的人立刻刷刷全部起身大声鼓掌,把阿厉克赛的声音淹没在潮水般的掌声中。

    一个星期的大会闭幕了,谢洛夫总算是完成了自己在1958年工作。克格勃各级的领导少有的欢聚在一起,起开一美元一瓶的威士忌,完成了一年任务的特工头子们夜晚中云集在大俱乐部中,开启一场少见的酒会,伴随着悠扬的音乐翩翩起舞。

    “我还以为你们克格勃的人,根本不会出现这种酒会中呢?不过你为什么叫我来呢,你自己在这里不是更加自由一些?”伴随在谢洛夫身边的自然是唯一的妻子瓦莉娅,脱去外套的瓦莉娅展现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兴致勃勃的看着场中特务头子们人性的一面。

    “确实是更加自由一些!”谢洛夫认可的点点头,然后低声道,“不过你是我的妻子,这种场合必须让你出现,对不对?”

    这个男人总是让人心里暖暖的,瓦莉娅脸上泛起动人的笑容,牵着谢洛夫的手慢慢走到场中,优雅的引导着笨拙的谢洛夫翩翩起舞,随着众人完美的融入到音乐当中。

    “尤里这个家伙,每次一到了非常重要的场合,总是带着他那个共青团之花出现!”谢列平看着前方旁若无人的两人,对着旁边的萨哈托夫斯基中将调侃道。

    “年轻真好,我年轻的时候就没有现在这种场合!饭都快吃不饱了,哪有时间在酒会上面跳舞!”萨哈托夫斯基中将感叹道,“年轻真好……”

    一曲舞毕,谢洛夫攥住瓦莉娅的小手回到了座位上,那里已经被两个穿着女式军装的人占据住,谢洛夫看清楚人脸色略微变了变还是脚步不停的走了过去坐下,“怎么了?在宿舍呆着没意思,出来转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