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时代1958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西柏林骚乱
    这个回答略装逼啊,算不算一种冷幽默?而在过境通道中,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人们瞬间躁动起来,什么奔向自由之地,都不过是借口而已。如果知道去的地方马上就会被民主德国切断电网和饮水,谁会愿意去西柏林?那还不如在民主德国呆着。当即有人表示不愿意移开民主德国,不过么……

    晚了!想要离开这里的人被守卫的内务部队战士阻止,戴着斗笠形钢盔手持stg44突击步枪的内务部队战士,用整齐的枪栓声制止了乌合之众的脚步。

    “我们不想离开这里,你们逼我们进入西柏林是流放,人民的政府是不会这么做的!”舒曼在挣扎的时候被狠狠地揍了几拳,直接被拖到登记站清除了自己在民主德国的痕迹。

    “什么都是相互存在,你不喜欢做祖国的人民,祖国自然不会把你当做人!”上尉说完之后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催促道,“快一点,把这些叛徒送走我们就清净了……”

    在各个过境通道中,几乎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这些人有的是马库斯·沃尔夫安排的,有人则是真的得知了要切断西柏林水源的消息,还有一部分则是这些反对民主德国知识分子中真正的聪明人。

    最后这种人深知他们这批人的价值在哪里?深深明白他们的身份呆在哪里才能更容易的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成为国家的良心又同时能不断的被媒体报导。去西柏林或者联邦德国有什么好?他们这批人能做的骂政府,人家联邦德国的记者更容易做,而且可以骂的更加彻底,不用担心被民主德国的内务警察找上门来。

    这批对自己的价值有清楚认识的公共知识分子,是最不愿意离开民主德国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除了动嘴骂政府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让人记住的地方。

    这批人的心态早就被谢洛夫所了解,这次的行动主要就是针对的他们,眼见骚动被民主德国的内务部队真枪实弹的震慑下去,长长的队伍越来越短。谢洛夫发出一声长笑,一点流血牺牲的准备都没有,怎么做国家的良心?这倒让他想起一个一水有文化有水平、不是留美就是留日的政党,在这个政党的治理下,国家年年大饥荒照样黄金十年、全世界都在准备对轴心国的强大攻势下,只有它们能豫湘桂大捷。八年抗战二十二次会战全败,唯一一次全歼对方部队生擒敌方军长的茂林大捷,让更多的人记住是这次大捷的另外一个名字皖南事变。

    “走吧,在离开柏林之前让我看看斯塔西的能力!”谢洛夫的心情相当不错,像是勤奋的工人、高尚的教师、勤恳的科学家,这种人再有多少一个国家都不会嫌多。但要是一群除了动笔骂政府,除此之外不能制造价值的人还是赶紧让他们滚到国外去比较好。

    比如后世某个天天吵吵被祖国迫害的家伙,最后终于辞去了大学教授的职务,离开了让他思想压抑的祖国,坐上飞机去了人类希望之地。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在自由的国度中自由的天天瞪着三轮送披萨。

    谢洛夫佩服的是这样的公共知识分子,宁可在自由的国度送外卖,也不在独裁的土地上做大学教授,在自由的国度中就算是送外卖,再苦再累新也甜那……

    开放过境通道的目的是让逗留在西柏林的民主德国居民回来,当然这个工作是一个详细甄别的过程,整个过程由马库斯·沃尔夫领导的斯塔西对外情报总局负责,在六条过境通道中甄别过程中,关于民主德国截断施普雷河和哈维尔河的消息不胫而走,通过过境的东西柏林民众传遍了整个西柏林。

    六月一日国际儿童节,把国际儿童节定在六月一日,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以及左派影响力巨大的国家,设定地点则是莫斯科。和世界青年民主同盟等等的组织一样、提出国际儿童节的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当中,社会主义思想在其中也十分浓郁。当然这并不重要,在六一儿童节这点,整个柏林市区的柏林墙充满了肃杀的气氛。

    戴着斗笠形状钢盔的民主德国内务部队战士,手持stg44突击步枪站在瞭望塔上面,而他们的对面则是群情激昂的西柏林民众。东柏林这边靠近柏林墙的大街上居民站在原地,似乎在倾听柏林墙对面的人到底在说什么。

    在靠近柏林墙的办公大楼一个四层房间中,马库斯·沃尔夫面无表情的拿着望远镜看着西柏林的方向,四层楼既不高也不矮,可以看到数以万计的西柏林民众站在柏林墙下高呼着口号,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站在瞭望塔上面的内务部队战士,几乎没有被这种庞大的抗议影响到一点半点。

    在远处的景色则更加的模糊,滚滚的浓烟在西柏林市区升起,就算是距离较远,马库斯·沃尔夫仍然能听见若有若无的警报声音,在距离近一点的地方还能看见从各个路口蜂拥而来的西柏林民众,慢慢的汇聚成一道洪流在柏林墙下。

    “马库斯·沃尔夫同志,我来晚了!”推开门进来的谢洛夫首先抱歉了一声,直接伸手接过了身后伊塞莫特妮递过来的军用望远镜,和马库斯·沃尔夫一个姿势观察对面的动静。

    谢洛夫的军用望远镜观察的距离比较远,第一个镜头就是看到了一个年轻人放火烧掉了一辆汽车,第二个镜头直接看到一群年轻人手持燃烧瓶在大街上和美英军警对抗,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一般主谋都是人类的希望,不过在冷战时期还有一个国家总是这么干,那就是苏联,仔细算算次数的话,没准苏联策划这种行动还更多一些。

    “干得漂亮,应该把这种情景拍下来,可惜技术管理总局制造的电子摄像机我忘带过来了!”谢洛夫十分惋惜的说道,“不过西柏林的骚乱,会不会对斯塔西造成损失!”

    “主要情报人员不会有损失的,至于线人么?没有关系!”听见马库斯·沃尔夫的回答,谢洛夫了然的点点头,线人对情报组织来讲属于消耗品,甚至有些线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