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时代1958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装完逼就跑
    “谢洛夫将军要回国了么?”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老头子竟然有一种心里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明明谢洛夫是谈判的对象,他却有种换一个人可能更好的想法。

    “对于我要回国这个消息是不是很高兴?”史密斯老头回过来神就迎上了谢洛夫好像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奇怪,几年前这个家伙还没有现在这么敏锐?简直敏锐的不像是一个人类!谢洛夫自顾自的说道,“其实我也很高兴,回国至少能干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不用动嘴在这里扯皮,特别像现在陷入僵局的情况,这还用人来干么?找一条狗过来旺旺两声完全可以代替人的职责……”

    英国代表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谢洛夫将军,你现在干的事情和外交官差不多!”

    “这当然包括我,五六年前我也是一国驻外大使!”谢洛夫忆往昔峥嵘岁数,做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微微摇头,“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再也不想进外交系统工作!”

    谢洛夫一边吹比一边让其他工作人员收拾东西,走到门口才说道,“苏联的条件我已经给你们了,找个懂俄语的翻译一下!同意了就在找我,不同意就自己解决问题。史密斯同志你要多活几年,希望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但转瞬间谢洛夫又推门进来了,从军服兜里掏出来两张照片扔在桌子上,轻飘飘的说道,“告诉史蒂文森,他的一对儿女非常可爱!”

    三国代表面面相视的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面,对整个过程不到二十分钟的谈判不知所措,英国代表捡起了谢洛夫仍然桌子上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是美国南部的那种木制的建筑,上面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这是史蒂文森的孩子?谢洛夫是在威胁我们,如果不同意苏联的条件就干掉我们的孩子!”必须承认这位英国代表脑洞相当大,瞬间就做出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推测。

    “应该是示威吧,用暗杀人员杀外交官的孩子,这已经突破了情报机构的底线。谢洛夫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遵守克格勃的守则!”史密斯相当不确定的判断道。

    这算是什么特点?史密斯的话让英法两国代表都想笑,他们两个也经常接触本国的情报机构,一个特工遵守纪律不是很正常的么?

    作为此次坐镇柏林的总负责人,谢洛夫已经完成了基本目标,那就是稳定住民主德国人口的持续流逝,其他的所有都是赚到的,算得上是意外收获。

    “彼得洛维奇同志,剩下的时间就依靠你和三国代表周旋了!”在离开的前一天,谢洛夫邀请了这次柏林危机期间合作过的朋友,包括近卫65坦克团团长奥列格和斯塔西头子马库斯·沃尔夫,至于那些西方集群司令之类的大人物,则更早的时候已经打好了招呼。对于这个自带危险光环的总局局长离开,绝大部分人是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巴不得谢洛夫走得越早越好。

    “谢洛夫同志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接下来的谈判我们有一点进步都是收获!”彼得洛维奇拍着大腿道,“如果我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还有什么资格称自己是一个外交官……”

    彼得洛维奇的话让几个人都哈哈大笑,不大的房间里面充斥着会心的笑容。对于民主德国来讲,此次事件已经圆满解决,西柏林的骚乱短时期应该不会让民主德国的居民有外逃的心思。

    把第一总局负责德国和奥地利的第四司留下善后,谢洛夫带着十几个特工准备装完逼就跑。和来的时候一样,斯塔西对外情报总局局长马库斯·沃尔夫来到车站送行。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两人联手度过了柏林危机,如果说现在柏林还有危机的话,那也是对着西方的,比起苏联在柏林受到的压力,现在美国更加急切的希望平息西柏林居民的不满。

    “我的朋友,受限于时间的关系!我可能要回国处理一些事情,不过对于一些问题我已经早先说过了,世界有很多地方可以让我们发挥、比如北非的阿尔及利亚、中东的伊拉克、两个地方都在打仗,我希望我们克格勃和你们斯塔西都做好准备!”谢洛夫用一种老朋友的口气说道,“你们有专业的教官队伍,让他们老去太可惜了!”

    “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认真地考虑过了,如果有发挥的余地,我们自然愿意尽盟友的力量帮助苏联!”马库斯·沃尔夫看着四周流动的人群道,“等我们完成了河流改道的工作应该是下半年,到时候我们在详细的聊一聊!对了,从中餐馆抓捕的两个中国人和九个俄罗斯人你不带回去么?”

    “交给你们处理吧,毕竟是同胞,我不想亲手杀了他们!”谢洛夫抬头让阳光照在自己脸上落寞的道,“立场不同不能手软,这次算你帮我个忙,好了,我上车了!”谢洛夫一语双关的说完话转头进入了车厢。

    虽然里面有中国人和俄罗斯人、但从组织上看这批人是中情局、军统、从立场来看不论是白俄还是南洋华裔都属于目前苏联和中国的敌对势力。只有从民族上来看才有这么一点亲情,但这不是手软的理由。白俄和军统派出中情局受训的这些人,对于苏联和中国来讲就是分裂势力。

    马库斯·沃尔夫笔直的站在火车站,一直等到火车缓缓开动,招呼过来旁边的副官问道,“有没有审问出有价值的东西?”

    “没有,局长!这批抓捕的间谍顶多算是上了半年速成班!”副官额首示意。

    “原来是几只小鱼,全体枪决!”马库斯·沃尔夫隐晦的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同一时间的卢比杨卡广场十一号主席办公室,谢列平咬着牙看着阿塞拜疆克格勃总局的报告,最终把目光放在了第五局局长阿厉克赛的身上,“阿塞拜疆发生暴力袭击事件,你必须马上让秘密警察总局平息事端,尤其是要赶在尤里回来之前处理干净……”

    “可是尤里已经登上火车了,明天就会回来!时间来不及。我已经无法想象要是他知道车臣人在闹事的后果了!”想到谢洛夫的常规手段,阿厉克赛都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有时间,你至少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谢列平没有让突发事件干扰自己的判断力,凭借对谢洛夫的了解肯定的说道,“尤里一定会先去基辅在乌克兰呆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