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10章珍惜你给的思恋
    分配考场的名单念完了。

    全班只有4个学生是连号,一组连号是两个学习都不怎么好的女生,一组连号是边学道和周航。

    周航的成绩在全年级的文科大榜都是前6的。而且,最近一个多月边学道和周航的关系好大家都看着呢。

    一个念头在不少学生心里涌出。如果彭洪还在学校,一定会大喊一声:“我艹!”

    班主任老师在讲台上继续宣布:“明天是最后一天课,大家有什么问题抓紧向各科老师问。明天的晚自习大家自愿,想上的上,不想上的可以回家。”

    “大家学校里的书和个人用品,明天一定都要拿回家。后天学校会派人按考场需要将桌椅重新排放,到时还在的物品学校会按不要的废品处理。标好考号后门口会贴上封条,谁都进不来。”

    “大家有什么疑问么?”

    下面有学生问了,“老师,考场什么样啊?”

    听了提问,班主任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蛇形图,上下8个点各标了一个数字。“我说一下,每个考场是30人,从门口第一桌算起,向后蛇形排列,大家看明白了吗?高考前,大家一定要抽时间提前到自己的考场看一眼,熟悉一下路线和环境,不要闹出找不到考场的笑话。”班任说到这停了一会,“大家不要担心,高考题比我们平时练习的题要简单。还有,大家一定要遵守考场纪律,高考不是儿戏。”

    下午上课前,董雪挨个告诉边学道他们5个,晚上她请大家吃饭,理由是上次就她没请成,今天都要来。

    之前吃饭,大家或多或少都说过些希望高考快点来的话,要是喝了酒还会嘟囔两句“早考完老子(老娘)早点解脱”,可真到了这时候,大家又都沉默起来。尤其是郭东,看一会边学道,再看一会周航,没说几句话,一直闷头喝酒。

    考号已经发下来了,明天就离校,边学道必须马上找机会跟周航说他准备了40多天的话。

    边学道在找机会。

    吃饭的时候,周航尽力表现自己跟平时一样,有几次看着边学道,眼神里意味深长,似乎在等着边学道跟他说什么。

    今天一直在找话题的是董雪,她极力调动其他两个女生的情绪,并且破天荒地大口喝了酒,边学道几次想帮她喝,她都拒绝了。

    饭吃到中间,董雪站了起来,把酒杯倒满,对着周航,说要跟他喝一杯。周航也站起来,把自己手里的一杯酒喝了。刚要坐下,董雪拿着酒瓶,把周航的杯子倒了一半,又给自己倒了一满杯,没说话,直接把自己的酒喝了。董雪动作太快,边学道根本没法拦。

    周航看了边学道一眼,自己把酒杯倒满,喝了。

    董雪还没坐下。她把自己和边学道的杯都倒满,又给周航倒了半杯。拽着边学道的胳膊把他拉起来,冲周航举了一下杯,又喝了。然后她直直地看着边学道,边学道笑了一下,把杯里的酒喝了。董雪然后直直地看着周航。

    这次周航没再把自己的杯续满,就这么喝了。

    董雪有点醉了。她软软地趴在边学道肩上,偶尔傻笑一下。

    回到教室,董雪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一直睡到快9点才醒了过来。醒来就看到了边学道给他准备的酸奶。

    高一高二的学生已经放学了,离校的前夜,高三的学生已经没有了平日的束缚,整个年级走廊里都是来回窜班走动的学生,关系好的互相留着联系方式;不在一个班级的情侣第一次依偎在班级门口,不再关心别人的看法和眼光;几个男生凑在一起,堂而皇之地抽着烟,抽着抽着有人的眼眶就红了……

    还有一些三年里都腼腆至极的男生,到心仪了三年的女孩班级门口,看了几眼,忽然扯开喉咙喊出:“xx\/xxx,门口有人找!”

    当然,也有一部分学生,依然看似十分认真地看书、做题,但如果你仔细地观察一会儿就会发现,他们好半天也没有翻过去一页。

    这时候,边学道拿了一个小本,正在班里挨个同学问谁有位数少的qq号呢。

    也许是即将的离别和整个楼层情绪的感染,他的收获不错,要到了1个6位qq号,和4个7位qq号。

    转到董雪眼前时,董雪看着他,问边学道:“你似乎没问过我的电话号码,也没问过我的qq号。”

    边学道脑门儿一紧,他发现这个小董雪还真不太好对付。

    看边学道愣住了,董雪调皮地一笑,拿过边学道手里的小本,把自己家的电话和qq号写在了上面,号码后面署名是“雪”。

    走廊的另一头忽然传来了吉他伴奏的歌声,唱的是《朋友别哭》。走廊里迅速安静了下来,人都向歌声源头聚过去。

    走廊那头是理科班,这头是文科班。

    班里的学生坐不住了。几个平时以音乐才子范儿勾引女生的男生一合计,立刻派一个住校的回宿舍取吉他去了。

    理科班那头人越聚越多,几个文科班的美女也凑了过去。

    取吉他的终于回来了。

    在理科班研究下一首谁唱、唱啥的当口,班里选好人了。

    杨迪、王存茂、徐兵一起弹唱《祝你一路顺风》。

    杨迪在吉他上找了几个音,音乐走起。

    哥几个可能是急于把理科班那边的人吸引回来,边学道一听就知道调起高了。果然,到了**部分,3个人都唱不上去,不过好在班级里的同学给力,大家一起帮着顶了上去。

    调是起高了,不过效果还是理想的,人又跑这边来了。

    理科班的歌声再次响起,小虎队的《放心去飞》。因为那边男生多,唱的气势十足。

    那边唱完,班里的几个人一商量,选择了周华健的《朋友》。歌是好歌,就是被唱烂了,弄得人气不如理科班那边旺。

    还没等这边唱完,理科班那边小虎队的《再见》飘了过来。

    班里的同学急了,快点想歌啊,那边第三首了。大家七嘴八舌研究了半天,在《同桌的你》和《祝福》之间取舍。选来选去,平时吹嘘吉他玩的好的男生手软了,弹了半天也不在调。

    外号“夜半歌声狼外婆“的班长发话了,“理科班6个班,咱文科才2个班,人比他们少。大家谁觉得自己会唱就自荐,输人不输阵,就算唱的不如他们,也不能断捻儿。”

    文科班这边真的断捻儿了。

    走廊那头歌声再次响起,张雨生的《大海》像无形的水波一样漫过整层楼,所有学生都静了下来。

    唱《大海》的男生嗓子不错,只有几个地方降了调。高亢的歌声在走廊的墙壁上来回反弹,钻进大家的耳朵。这才是理科班的压轴选手。

    文科班这边商量歌的几个人有点傻了,一个自视美男子的提议独唱《月亮惹的祸》。

    董雪也跟着着急了。

    班里的同学互相问,谁会弹吉他?谁会弹吉他?赶紧上啊!

    董雪随意你问了边学道一句,“你会弹吉他么?”

    “会。”边学道答道。

    董雪推了他一下,“会你去弹啊。”

    边学道没动,“我没弹过他们说的那两首。”

    董雪又推了一下边学道,“去给我唱一首。”

    “好吧!”

    爱唱歌人的一段时间不唱都会有点技痒。而且重生以来,一个中年人的灵魂回到青葱的高三岁月,高考的压力让边学道只能看书看书再看书,很多前世的生活习惯被强制封藏,他小心翼翼地计划,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又担心一些自己提前知道的重要节点信息发生改变,知道要努力重新融入2001年,却时不时不自觉地产生一种游离感,这让边学道心里像压着一座火山。

    本来想高考后再彻底发泄,但一点酒精的推动,加上董雪的期待,整个年级的沸腾,边学道深藏心底的一些情绪被勾动出来。

    边学道站了起来,向研究歌的几个男生招手,“把吉他给我,我来一个!你们继续想。”

    听见有人主动唱,吉他立刻就递了过来。

    挎上吉他,边学道坐在了董雪的桌子上,试了几个音,然后想了一会。

    同学们都没听过边学道唱歌,更不知道他会弹吉他,看他大模大样地拿着吉他却半天也不出声,都替他着急。

    几个简单的音符过后,边学道开口了。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唱到这,边学道扭头跟董雪笑着挤了一下眼睛。

    边学道这首歌起调比张震岳要高一些,唱到后来他全身心投入到歌声里。他有些神游,眼前的教室消失了,边学道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光线朦胧的地方唱歌,周围的景色一直在旋转变换。有那么一刻,分不清自己是工作了一周后在ktv里释放,还是在高三班级里隔着整个走廊跟人拼歌。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董雪本来是笑着听歌的,听着听着,不知怎的眼睛就红了。班里几个活跃的学生,自发地拍手和着边学道的拍子。董雪用力抬了一下头,也打起了拍子。

    边学道越唱感觉越好,跟刚才一脸严肃唱歌的同学不同,边学道一直是带着笑唱的,后来,他一只脚踩着椅子,身体和吉他一起律动着。唱到**,边学道觉得好像有一口浊气被自己喊出了体外,整个人的身心都通透了一些。

    “……”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

    边学道把吉他还给杨迪,在董雪身边坐下。董雪问他,“这是谁的歌?”边学道不确定张震岳这首《再见》这时候有没有发布,就跟董雪说:“保密。”

    2001年的不明觉厉诞生了。

    其实很多学生不能体会这首歌的心境,但他们真心觉得挺好听,觉得唱歌的这个男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边学道故意问董雪:“厉害吧!”

    董雪傻傻地看着他,没说话。

    躁动了半个晚上的高三年级终于消停了,大家收拾各自的东西,准备往家搬。

    出教室前,边学道走过去问周航,“明天你来学校么?”

    周航点头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