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12章数学过关
    7月6日,高考前一天,边学道一页书都没翻。

    不是他觉得十拿九稳看无可看,而是因为压力大,根本看不下去。

    虽说一样的卷子他已经考过一次了,虽说知道不少大题,还有周航这个双保险,压力还是山大啊!

    边学道排解压力的办法是唱歌,一个上午,他都在自己房间里唱他拿手的歌,中文的,英文的,已经问世的,还没被创作出来的。

    唱着唱着,边学道发现这些歌可能都是财富,就用练英语听力的随身听,边唱边录。

    吃完午饭,边学道骑着车子出去了,说很快回来。

    他先去四中5考场踩了一下点,然后在城市里随意转悠,骑一会儿歇一会儿,最后骑到了董雪家楼下,看着4楼的窗户。

    待了几分钟,没看到董雪的身影,用力地蹬着车子向家的方向飞驰。

    7月7日,边学道早早就醒了。

    细细看了一遍自己思量多日的关于诚信的作文提纲,边学道带着随身听坐在院子里听歌。

    吃饭的时候,看着食不知味的父母,边学道笑呵呵地劝他们:“别担心,我肯定给你们考个本科回来。一会儿我自己去,你俩别送也别接,你们去我反倒紧张。”

    出门前老妈仔细帮边学道检查了相关物品,跟他说:“一定要仔细。”

    第一科,考语文。

    这是数学之外边学道看得最少的一科,但也是他最自信的一科。

    在考场里坐了一会儿,周航到了。

    两人像其他互相不认识的考生一样,没有任何交流,没说一句话,周航甚至都没看边学道一眼,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

    考前20分钟左右,董雪到考场了。

    第一遍铃响。

    一个监考老师宣读考场纪律,一个监考老师挨张桌子检查考生的准考证,看看准考证上的照片,看看考生的脸。

    一个流动监考进教室跟讲台上的监考说了几句话,监考开始拆装着试卷的档案袋。

    然后分发答题纸。

    考前5分钟,开始分发试卷,监考老师高声提醒考生在考卷的指定区域填写考生姓名和考号,同时提醒考生响铃前不要答题。

    边学道飞速地扫视着语文试卷。

    读音、挑错别字、词语使用、成语使用、找语病……文言文是田单,阅读题是“铜奔马正名”和“开门关门”,作文不出所料是诚信。

    铃响!

    监考老师喊道:“考试开始!”

    边学道做了几个深呼吸,开始答题。

    答题非常顺利,除了个别与教材课文结合紧密的题拿不太准,其他题对省会日报社的专职审读员来说太简单了。

    挑错字,挑用错的词和成语,挑用错的标点,挑错误的断句和病句,挑正确的语序,读文章提炼主题然后看是否文不对题、词不达意,干这活儿,别说这些参加考试的高中生,就算把春山市所有老师加进来,估计都没有比边学道专业的。

    一路行云流水答到作文。

    作文要求:立意自定、文体自选、题目自拟。

    非常适合边学道发挥。

    前世的时候,边学道看过一些高考作文范文,但没看过2001年的范文。就他所看到的多数范文来说,大多囿于学生的身份和视野,侧重于直抒胸臆和感情的梳理。

    但边学道不同,他在报社干了近10年,每天接触的都是政策、社论、现象、深度,他写不出抒情文,但写小议论文还是没问题的。

    开篇。边学道举了德国农民“无人收银”卖南瓜和德国司机“自助”加油自律付钱的例子,然后做了一个定义:诚信为高效运转的社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说了诚信的价值,接着做了一个假设,如果一个社会诚信广泛缺失,会怎么样?边学道了举了不少10年后诚信缺失造成的负面例子。

    然后边学道指出了需要诚信的主体:经济领域要讲诚信,政治生活要讲诚信,个人交往要讲诚信。但是,单靠个人道德和良知来支撑整个社会的运转,是不可能的。

    怎么办呢?

    边学道继续写:必先守法,方能守信。政府守信,才能带动百姓守信。诚信建设,政府应该率先垂范。同时,诚信是一种社会文明,文明必须而且只有从完备的制度上才能生长出来,因此必须引入征信系统,建立起有效完善的失信行为处罚机制。

    最后,通过宣传和教育,让诚信观念深入人心,形成“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的社会风尚,使全社会自觉地将诚信作为人际交往、商业经营、政府行政的基本规则。

    边学道全部答完,用了一个半小时。他没有提前交卷,而是从头把卷子又做了一遍,用铅笔把选择题答案记在了自己的透明手袋上,然后坐在考场里静静养神,直到交卷铃响。

    中午回家睡了一觉,下午边学道一脸平静地坐在考场里等待发数学试卷。

    这是一个无聊而煎熬的下午。

    边学道虽然硬着头皮也背了一些公式,但公式归公式,题归题。

    边学道看见数学试卷的时候脑子就“嗡”的一下。

    从第一题看到最后一题,什么区间啊,反函数啊,取值范围啊,离心率啊,周期函数啊……题认识他,他不认识题,没一个会的。

    2001年的边学道可能还会一点,2014年的边学道一点都不会。

    成年男人的心智体现出了价值。文科生考数学,数学白痴不在少数,但像边学道这么沉着的不多。边学道不慌不忙地铺好演算纸,有模有样地在上面写写画画。看一会儿考题,然后在演算纸上写几笔,整整一个多小时没抬头看监考老师一眼,煞有介事地控制着答题节奏。

    单看答题时的表现,谁都看不出来边学道一道题都不会。

    边学道在演算纸上写着各种外星人都看不懂的公式的时候,两个监考老师的眼神很默契地覆盖着整个教室。观察下来,几个开考30分钟就脸发白、脖子见汗、坐那看半天不动笔的,已经被列为重点观察对象了。

    边学道和周航都不在此列。

    这个下午,边学道一道题也没算,但觉得比考3场语文都累。还有40分钟交卷了,周航还在闷头答题。

    边学道继续装着答题。

    还有30分钟交卷的时候,监考老师提醒考场里的一个考生注意考场纪律。

    还剩20分钟的时候,周航轻轻的踢了两下椅子腿。

    边学道精神一震。

    看上去周航依旧在纸上计算着什么,没人特别关注他左手转着一只2b铅笔。事实上他转得很慢,远不如考场里另外几个考生转的虎虎生风、花样翻新。更没有人发现周航手里转动着的铅笔头,上下左右每次指向都不一样。

    边学道不动声色地在演草纸上写下了12个阿拉伯数字,最大的是4,最小的是1。

    把12个数字再次记在自己的透明手袋上,边学道已经开始等铃声交卷了。

    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不能提前交卷。

    万一两个监考有一个是教数学的,稍稍看一眼自己的卷子,就会发现自己的大题全是乱写,而选择题却准确率极高,那简直就是在嘲讽两个监考老师是睁眼瞎。

    边学道感觉到周航又踢了两下椅子。然后他看见前面的周航似乎调整了一下演草纸,一小截草纸压在了他的左胳膊肘下。

    边学道看见上面用铅笔写着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