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24章爱足球的男孩们
    于今回来的时候,边学道正在qq上跟静海请教问题,静海告诉他,解决他的问题的核心就是delphi+。

    两天后,于今告诉二级销售们外挂可以使用了,他们的外挂是游戏更新后第二个跟着更新的外挂。

    上学期的考试成绩出来了,边学道平均70分,于今挂了两科。每科重修要交150,不过这么点钱于今已经不在乎了。

    717的人都知道边学道和于今有点神秘,但除了李裕大多以为他俩就是在一起玩网络游戏。

    开学后第一次和603一起吃饭,于今喝醉了,拿着酒杯跟李薰说他现在日进斗金,看李薰不信,还拉着边学道去证明。边学道把于今按到椅子上说:“他说他现在玩的游戏,砍一天怪,能打不少金币,还有金砖呢。”

    于今挣扎着还要站起来说什么,让边学道死死按住了,抱着于今的脖子在他耳边说:“咱俩赚的钱是灰色的,你不想多事,就别说了。”

    开学后,于今买了个摩托罗拉,把三星还给了边学道。

    边学道恢复了他的生活规律,早起跑步、踢球,白天看报,有喜欢的新闻就写写稿锻炼思维,学英语,每天晚饭后都要去租的房子呆一会,写一会程序。

    进入3月,边学道开始主攻一键装机、一键上网、一键清理、一键搜索这样的辅助程序,统一命名为“蟹爪兰”。开发出来就扔到自己的论坛,供人免费下载使用,不过所有这些程序,里面都绑了my123。

    3月中旬,松江市刮了两次沙尘暴。

    没经历过十年后重度雾霾的人们,很不适应。媒体纷纷发声,希望人们爱护环境、政府反思发展方式。

    边学道没空想这些,也管不了,他所有心思都放在更新外挂、推广my123和总不上qq的徐尚秀身上。

    宋佳找了边学道几次,边学道没去,宋佳便不再找他了。

    李友成也找了边学道几次,边学道没去,不过李友成还继续找他。边学道拗不过她,单独请她吃了两顿好的,但也仅仅是吃饭。

    虽然那次之后就没再收到徐尚秀的回复,但边学道的精气神还是焕然一新,他逢人打招呼,未语人先笑,心里的喜悦越来越浓,像藏着一个巨大的甜蛋糕需要人来分享品尝。

    3月下旬,东森大学50校庆筹备工作正式摆到台前。

    乏善可陈的节目,前一次边学道就看的昏昏欲睡,这次更不会有什么期待。

    对于校庆节目演出,学生中流传一个说法,说学校会请《同一首歌》来,边学道知道,前一次也流传过这个说法,但后来似乎因为学校嫌对方价格高,没同意,最后自己花大钱鼓捣了一个,效果不能说惨不忍睹,反正除了最后的礼花,其他都不怎么精彩。

    4月初,南娇和艾峰确立了恋爱关系,找个周末请两个寝的人吃了饭。陈建和李裕很是着急,但又不敢惹603的姑奶奶。李裕又写了一首歌,知道边学道会弹吉他,死活拉着他给自己伴奏,弹着没啥韵律感的曲子,让边学道难受了好几天。

    为了摆脱李裕的折磨,边学道搜肠刮肚想找一首还没问世的吉他伴奏的歌,却只想到了自己唱过的《再见》和李宗盛的《山丘》,他悲哀地估计,若是把《再见》教给李裕,让他对着还没追到手的李薰唱,跟找死没区别。

    很意外的,边学道收到了几张稿费单,加一块儿有700多。艾峰听说边学道看看报纸写写稿就赚了钱,每天上课就坐旁边抢边学道看完的报纸看。

    这笔稿费成了717和603又一顿饭的资金,卡里有钱的边学道,找了一家很上档次的饭店,菜要好菜,酒要好酒,还替女生要了两瓶红酒。

    席上有两样菜,份很小,女生吃了都说好吃,开玩笑说没吃够,边学道直接要了24份,女生一人两份,男生一人一份。

    点菜的时候,陈建就注意到了菜的价格,看边学道似乎没怎么看价格,就替他担心。旁边的于今和李裕可是一点不担心,他们知道,这么一顿饭吃不垮边学道。

    吃到最后,除了酒量奇好的陈建,和不喝酒的边学道、苏以,其他人都喝多了。见边学道跟服务员出门去结账,陈建问苏以身上还有多少钱,他怕边学道钱不够。

    拿着苏以身上的300,和自己身上的500,追到前台一看,总共消费4800。

    边学道看到陈建,跟他摆了摆手,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数出一半递给前台。陈建看见边学道手里那叠钱的厚度就知道是1万。

    两人没回包房,在大厅门口抽了根烟,陈建问边学道:“你和于今鼓捣游戏赚的钱?”

    边学道点点头。

    “那这顿也太奢侈了。”陈建说。

    边学道说:“前阵子我找到一个人,这人对我非常重要,是件喜事,我一直想找人跟我分享一下,赶上今天大家都高兴,也就这么一次,回去别说。”

    603的女生在饭店时,看上去醉得不行了,好几个都是男生扶回去的。可一进了寝室,立刻都清醒了。

    张萌换了衣服趴在床上说:“你们说这顿饭谁出的钱?得多少钱?”

    苏以说:“边学道结的账。”

    张萌翻了个身:“我点菜时注意了菜谱,菜都可贵了。就咱们吃那个小玩意,一个就48,咱们吃了多少?8+24,32个,乖乖,这就1500啊!”

    “是吗?那么贵?我没注意。这顿饭不得好几千?一年学费啊!”南娇边换衣服边说。

    李薰说:“回来路上李裕说了,这顿差不多得5000。”

    张萌突然坐起来,踩着床问自己上铺的李友成:“老四,还是你有眼光,你这是人堆里挖出一个小金人儿啊!你俩都这么久了,有没有进展啊!你不要,我可要了啊!”

    张萌坐到椅子上,手拄着腮说:“717这个边学道,第一次看很普通,除了高,没什么,还不喝酒,一点不男人。可是仔细看,虽然不觉得帅,但很有味道,对,很有男人味。哎,你们觉不觉得看着他有一种好安全的感觉?”

    “是有点。”接话的是苏以:“边学道不笑的时候很酷,笑的时候又觉得他很可爱。”

    “不是吧老七!”几个还没男朋友的女生一齐抗议:“你都有帅得天怒人怨的陈建了,这个就留给我们吧。”

    “去去去!”南娇说话了:“现在边学道是老四的菜,你们都别发骚。”

    李友成躺在床上,一颗心悠悠的,一会儿想到和边学道一起唱歌的情景,一会儿想到两人单独吃饭时候的样子,只是这个边学道像天边的云,怎么捉也捉不住。怎么办呢?

    边学道的稿费还是花了,他买了一套踢球装备,两个足球。

    外挂更新和网站推广,都进入了稳定期,短时间内边学道也找不到什么其他更好的门路了。再说,他知道,在《奇迹mu》出来以前,整个2002年都是《传奇》年,这一年是《传奇》的黄金期,《传奇》的玩家人数在这一年呈现爆炸式发展,他根本不用担心外挂的收益会下滑。

    当然,边学道也知道除了外挂这部分的分成,于今线下卖装备也赚了一些钱,但边学道不会点破这个事,水至清则无鱼,再说于今这个天天泡在网上的推广员给他省出好多时间干别的,这比什么都强。

    有了球,边学道去场地练球的次数就多了。日子久了,边学道发现一伙10多岁的小男孩,经常在他们踢球场地的边缘,或者旁边的红砖地上踢球,踢一个破破烂烂没什么气的足球。

    一次边学道在场边休息,看了一会儿小男孩们人数不足的对抗,前锋中场后卫三条线居然踢得有模有样,很有层次。

    之后几天,没课的下午边学道就去踢球,然后在旁边看一会儿小男孩们踢球。直到有一天,边学道买了一箱雪碧给这帮孩子送了过去。

    男孩们早就知道边学道在一旁看他们,知道他是这个大学的学生,所以也就没什么戒备心。通过聊天,边学道才知道这些孩子居然是一个濒死的小足球学校的学员,而这个足球学校就藏身于学校后身那片棚户区边上的废弃修车厂。

    边学道印象里几个球踢得不错的,一个叫段奇峰,一个叫许志友,一个叫倪恒,一个叫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