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32章激情摩天轮
    几人走到法物流通处,李裕给李薰买了一个玉制护身符,边学道给董雪买了一个海南黄花梨手串,董雪开始嫌价高,坚决不要,边学道递给她后,她立刻小心地戴在了左手上。

    从心恩寺出来,李裕说既然都到这了,去游乐园转一转吧。

    李裕带着李薰去玩碰碰车了,董雪拉着边学道陪她坐摩天轮。

    边学道之前没坐过摩天轮,坐到近半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有点恐高。

    尽管极力压制,边学道还是脸色发白,浑身紧绷,董雪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边学道,这个冷静、酷酷的小子居然恐高!

    去年毕业时在学校楼顶怎么没发现?不够高?

    看见边学道那紧张的样儿,董雪突然勇敢起来。

    轻轻握住边学道的手,见他还是很紧张,眼睛已经不敢往外面看了,董雪一下坐到边学道腿上,搂着他的头,放在自己胸前。

    感觉着怀里边学道的呼吸和紧绷,看着窗外越来越小的建筑物,董雪有一种想要真正拥有这个男人的想法。下一秒,她双手捧着边学道的脸,轻轻吻在边学道的嘴上。

    开始的几秒,边学道还没有度过恐高的紧张阶段,既对董雪的热情和突然袭击不知所措,又不敢松开紧紧抓着椅子的手,过了一会儿,闻着董雪的体香和唇香,边学道的注意力转移到董雪身上,他呆了一下,然后双手抱住董雪,闭着眼睛寻找董雪的嘴唇。

    董雪调皮地亲一下,抬一下头,然后又轻柔地舔着边学道的嘴唇,等边学道的舌头寻找过来,她又退开,然后再主动凑过去吸住边学道的舌头。

    此时的边学道,浑身像着了火。

    一段时间以来他等待徐尚秀的坚持,在这个远离地面的封闭空间,被恐惧和激情合力击碎。他是一个尝过女人滋味的男人,他知道其中的种种妙处,像是身体里的某个封印被撕了下来,他用力地吮吸着董雪的舌头,搂抱董雪的力气越来越大,仿佛要把董雪揉进自己的身体。

    边学道狂野地亲吻着董雪的嘴唇、脸颊、鼻子、眼睛和额头,两只手用力地抚摸董雪的后背然后伸进衣服,向下游去。

    董雪没想到边学道的反应会这样激烈,高三毕业时她曾给过边学道相似的机会,但当时他表现得像一根木头。董雪知道自己一旦失守意味着什么,但她并不抗拒。从三天前在东森大学门口见到这个自己久久不能忘怀的男人起,她就读懂了这个男人身上隐藏得很深的孤独。

    董雪放开了自己,只要她有,只要他要,她就给。

    董雪一边用嘴回应边学道,一边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方便边学道在她身上放肆。

    当边学道像饿极的婴儿一样咬着她的**时,董雪居然联想到如果有一天她和边学道的孩子就这样从她的身体里吸取成长养分,那时的她该多么幸福。

    地面上其他游乐项目产生的尖叫声渐渐传来,边学道也渐渐清醒。他把自己的头埋在董雪胸前,不知怎么面对不能从他这儿获得承诺的董雪。

    董雪轻轻地吻着他的头发,小声说:“我爱你,你不要有什么不安和愧疚。我爱你,真的,我爱你,我喜欢你亲吻我的身体!”

    见边学道抬起头,董雪微笑着跟他说:“帮我把胸罩戴上,把衣服扣上。”

    对董雪的胸围,高考前边学道猜测了好几次,刚才又亲又咬、又吸又揉了半天,但都是无缝接触,现在两人身体稍稍分开,边学道第一次近距离全景无遮挡地看见了董雪两个**的全貌,第一感觉是大,第二感觉是白,第三感觉是挺。

    实话实说,董雪的**一个顶徐尚秀两个。边学道两世为人,见过的所有女人中,包括婚前两次一夜情对象,单论身体的性感程度,董雪第一。

    见边学道看着自己的胸部发呆,董雪既高兴又害羞还着急,她伸手轻轻掐了一把边学道:“还没看够?一会被别人看见了。”

    董雪不动还好,这一动,胸前的两个白宝宝跟着颤了两下,边学道觉得一股热流忽地一下集中到了下身。

    回学校的路上,董雪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学校放假了,正在路上,一会儿就到家。

    回到宾馆拿上行李箱,董雪问李裕能不能送她一趟,李裕说没问题。

    在门口,当着李裕的面,董雪亲了边学道一口,然后上车。李裕在车上给边学道打了一个ok的手势,开车走了。

    回到红楼,边学道打开qq,点开彬彬的头像,彬彬更新了签名,上面写着:原地踏步一年,是为了遇到你吗?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徐尚秀遇到了谁?

    给彬彬敲了几句留言,发送,等待,没有回复,等待,没有回复,等待……

    手机来了一条短信,董雪的:我到家了,勿念。

    勿念!

    勿念!

    边学道怔怔地默念着这个词。

    真能勿念么?

    考试全部结束,假期开始了。

    边学道把所有外挂都更新了一遍,和于今一起去了趟银行,这个学期,去了花的,边学道赚了60万,于今分了15万。当然,算上卖装备的钱,于今最少应该有20万。

    自己又添了两台电脑的于今,现在用的都是边学道给的超级挂,这时候,一本半月狗书都能卖几千块,打点套装又是几千块。

    超级挂边学道早就开发出来了,但他只给于今用。一是让于今赚点钱平衡一下心理,二是让于今测试外挂的稳定性,发现问题随时告诉他。

    于今问:“为什么不将超级挂拿出来卖?”

    边学道告诉于今:“这是营销学课上讲过的啊!一个手机厂商,开发出10个功能,先推出a11型号,让这款手机有其中3个功能,上市卖几个月,再推出安装5个功能的a12型号,再卖几个月,接着推出安装8个功能的a13型号,如此这般,才能尽快收回开发成本,实现效益最大化。”

    “运用到我们的外挂销售上,比如外挂开发到10级,然而市面上都是3级外挂,那么只需要把自己的外挂功能锁定在4级就足够获得利润了。等对手升到4级了,我们再推出5级,以此类推,才能赚到更多的钱。”

    听了边学道一番话,于今彻底服了。

    跟房东打好招呼,边学道登上了回家的火车。

    到家第七天,李裕给边学道电话,说他爸已经托关系联系好驾校了,让边学道4天后到松江。

    这是边学道回家前和李裕约好的,这个假期要把驾驶证考下来。

    两人的开车水平肯定没问题,但天天无证驾驶总不是个事儿,常在河边走早晚得湿鞋,再说边学道知道,过几年,驾驶证一年一个价,越来越难考,反正是必有的东西,越早考越好。

    边学道身体里住着的是个30多岁成年男人的灵魂,他对父母和家的依恋比同龄孩子要淡很多。

    回家的这几天,边学道交给父母2000块钱,依旧说是在同学家企业工作攒下的,然后找回了自己的厨艺,每天都给父母做一顿饭。吃完晚饭,只要天气好,就拉着父母去市政府前的广场走一会儿,让他们看看附近新建的楼盘,说等毕业赚钱了,就给父母买一个楼房。

    边学道手里已经有几十万,但他不能让父母知道,也不能现在给父母买楼。看着他长大的父母,比谁都了解他,20岁的他有没有这个本事父母一清二楚。事实上,前世他20岁的时候,还是个愣头小子,假期回到家就知道整天四处跟同学聚会,傻喝傻玩。

    再等等吧!过几年,等毕业一两年,到时一步改善到位。

    边学道在心里对自己说。

    回松江前,边学道跟父母说工作的地方通知他回去,边爸边妈没有说挽留的话,他们知道儿子早晚要离开家,在另一片天空下飞翔。

    那一晚,边爸跟他坐在院子里,说了很多话,既是男人和男人的对话,也是老男人对年轻男人的传授。

    边爸告诉边学道:一个男人,即使事业不算成功,即使没有太多钱,也要做一个可以让人依靠的男人。

    边爸告诉边学道:不要为身外之物所累,大学四年,多看看书,多出去走走,有心仪的女孩要大胆追求,不要爱在心里口难开,如果交了女朋友,就告诉他,他可以瞒着边妈每月补贴边学道几百。

    边爸告诉边学道:以后回家不要往家带钱了,如果有富余,就自己攒起来,在身边留着需要的时候用,或者多跟同学朋友出去吃吃饭维护感情。

    边爸告诉边学道:供边学道上大学,是他这个当爸的责任,这个钱只能他来出,现在他还干得动,等没人用他干活了,等他干不动了,再用边学道的钱。

    边爸最后告诉边学道:有时间多给家里来电话,你妈总说想你。

    那一晚,躺在自己的床上,借着月光,凝视着屋里的每一件家具,边学道感觉到,这里是自己真正的家,父母所在的地方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早上,边妈坚持说汽车没有火车安全,一直把边学道送上火车才离开。隔着车窗,边学道目送着边妈离开月台。

    边学道赚钱的心思更迫切了。

    他深知自己一定要在2014年之前赚到足够足够多的钱,才能保证自己的后半生能抵抗住各种自己不再知道的风险,才能保证自己、徐尚秀、双方的父母都过上殷实自在的生活。

    赚钱,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有自己的亲人们。

    如果谁恶意阻挡自己,就要把他踢开。如果谁敢觊觎自己珍惜的东西,边学道就会跟他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