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51章克赛,前来拜访!
    温师哥家在福建,几个家在南方的工作室成员因为火车票不好买,又加上赚钱心切,整个春节工作室一天都没歇。

    收获是巨大的。通常来说,春节期间是中国人手头最宽绰的时候,玩游戏的年轻人和小孩尤其如此。

    大年初四,温师哥给边学道电话,告诉边学道2003年第一个月,工作室的三块业务全面上涨,最赚钱的已经不是外挂,而是在边学道指点下建的3个玩法完全不同的《传奇》私服。

    春节前,边学道出主意,温师哥找人动手,黑了十几个跟他们相似的私服。当然,怕别人报复,他们把自己的私服也黑了,但只用两天时间就恢复了。

    于是春节前一周,他们的私服上线人数激增。

    边学道指点温师哥在他们的私服里加入了一些几年后国产网游常使用的圈钱招数,游戏的几处设计,让一些想金钱换时间、疯狂爽一把的玩家大呼过瘾,很快私服里的几个大款单人消费就都超过了5万rmb,一些中小玩家消费也都在300元以上。

    边学道初九回到松江时,工作室银行账户里的金额已经达到了120万。

    边学道只要50万,另外属于他的10万,给温师哥用各种名义奖励给工作室的成员,让大家都过个舒服的元宵节。温师哥怎么给员工分钱他不管,反正他知道,自己这个甩手大掌柜,不能拿的跟把工作室当家的温师哥一样多。

    李裕去外地过年没回来,边学道没有车,拎着50万,拦了一辆出租车。

    怕引来联想和觊觎,不敢跟司机说去最近的工行,告诉司机去东森大学。

    在学校附近那家工行门口下车,一进银行门就碰到了前几次在vip区接待他的那个女人,这次边学道注意到她衣服上的工号牌,上面标着她的名字:关淑南。

    关淑南很会来事儿,看见边学道就甜甜地笑,问边学道:“先生办什么业务?”

    边学道点头说:“存钱。”

    关淑南的目光落在边学道手里拎着的包上,看见边学道几乎微不可察地点了一下头,关淑南把边学道领进了vip区。

    把钱存进卡里,看着显示金额为105万的回执单,边学道第一次觉得自己算个有钱人了。

    站在旁边看着边学道从一个不起眼的包里,几沓几沓地往外掏钱,一直掏出50万,等边学道存完钱,关淑南再没像前几次那样轻易就放边学道走,而是软磨硬泡,一定要边学道升级成贵宾客户。

    开玩笑!固定存款已经达到100万的客户,要是还从自己手里漏过,行长知道了肯定要发飙。

    边学道清楚,自己把钱转到哪个银行,都免不了这一遭,而且vip区确实更方便,再说自己还要2年多才毕业,这里是离学校最近的校外网点,以后免不了在这里存钱取钱,就答应了。

    关淑南很高兴,算上边学道,开年就签了3个vip客户,到年底完成行长下发的贵宾客户营销指标肯定没问题,奖金又能比去年多一些。

    关淑南一直把边学道送到门口,普通区几个排队等着办理业务的,看见边学道从vip通道出来,愤愤地看着他。

    2月12日,边学道自己在家做饭,外面有人敲门。

    “谁啊?”边学道在厨房大声问。

    “克赛,前来拜访!”李裕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边学道气得差点把手里的炒勺掉地上。

    春节前边学道跟李裕说:“沈教授女儿怀孕了,老两口去北京女儿家过年了,可能要夏天才回来。”

    过完年回来,边学道把几个门锁都换了,给李裕预备了一套钥匙,省的这小子总在门外喊“克赛”。

    进屋看见边学道在做饭,李裕脱了外衣,搬个凳子守在饭桌边上,跟边学道聊天。

    边学道问李裕:“你不去陪李薰,跑我这来干什么?”

    李裕说:“李薰16号才能回来,家里不放她走。你怎么没去找你梦中情人啊?”李裕一说徐尚秀就说是边学道的梦中情人。

    边学道说:“冷处理一段时间,追姑娘也是力气活,我得歇几天。”

    李裕说:“你们热乎过么?还冷处理,小心冷几天人家把你忘了。”

    李裕在边学道家赖到开学,天天跟边学道混吃混喝,没意思就到校外的音像店租光盘看。

    这小子不知道在哪租到了几盘86版聊斋,于是经常边学道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客厅里响起86版聊斋的片头曲,吓醒好几次后,边学道告诉李裕:“再半夜看鬼片就收回钥匙。”

    李裕再看鬼片就改在白天了,边看边傻笑,逮着边学道在家,就抓着边学道问:“这个女鬼卸了妆咋样?漂亮么?不漂亮么?跟昨天那个比呢?”

    终于开学了!

    孤孤单单过了情人节,又孤孤单单过了元宵节,边学道实在不愿意继续在红楼里住了,就跟李裕一起回717住一段时间。

    大学上到大二下学期这个阶段,寝室每个人的性格和爱好基本都暴露无遗,全寝行动越来越少,单独行动和小组行动越来越多。

    这学期最拉风的是童超,他从家里带来了全套的四大名著,在床头堆起老高,开始一本一本地啃。

    周玲回老家了,还没回来。于今也嫌在家没意思,回寝室住了几天。

    于今拿起童超床上的《西游记》翻了一会,说:“孙悟空定住七仙女之后,居然吃桃子去了,猴子就是猴子。”

    李裕听了这话,笑得不行,拍着床板说:“巾哥,现在知道卫生巾是怎么用的了?”

    于今最怕寝室人说他这事:“去去去,找你家李薰玩去!”

    陈建从导员那儿回来,带回来一个消息,班级里不少同学反映现任班长不管事,班级凝聚力不强,跟导员要求重选班长。算上现在的班长,导员定了3个候选人,明天晚上全班投票。

    3个候选人里有陈建。

    大家一致说这是好事,然后商量怎么出去拉票。

    陈建说不用。

    他把三个候选人名字一念,边学道就明白了,另外一个纯粹是凑数的。

    晚上的时候,班长郑强到717跟大家说话,然后单独把陈建喊到了门外。一会儿,陈建回来了,跟大家说郑强支持他当班长,投票的事不用他担心。

    边学道心想:这郑强心思挺活的啊,怎么没守住班长的位置?难道有其他事在里头?

    事后不久,证明了边学道的猜测是正确的,郑强大二上学期就已经把大三的学分修完了,正在冲击大四的课程和学分。他的计划是大学最少提前1年毕业,然后出国留学。

    这样的一个人,根本不会在乎所谓的班长名头。边学道觉得,郑强和他的心境有点像,但方向完全不同。

    国贸1班3个男生寝室,每个寝室一个候选人,郑强支持陈建,另一个候选人在他寝室同学的撺掇下,突然活跃了起来。

    大学快两年了,边学道对这个叫白鹤的另一个候选人原本没什么印象,这次事后印象极深。

    郑强走后不久,很少进门的白鹤也来717聊天,只是语气有点不对味儿,有点像领导春节看望慰问困难户。

    白鹤没找陈建去走廊或阳台单独说,在717寝就提议陈建把班长让给他,他说自己就是想争取毕业后保个研,陈建可以当“影子班长”,班里还是陈建说了算。

    艾峰问白鹤:“上学期你不是挂了一科么?怎么保研?”

    白鹤看似腼腆地笑了笑:“不就是因为不小心挂了一科么,想用班长拉点印象分。”

    白鹤走了,717屋里笑开了。

    于今说:“看见没?他刚才说话那样儿,‘不小心挂了一科’,以前怎么没发现咱班还有这么一个人才?他当自己是养鸡场里的天鹅蛋呢吧!”

    第二天班会,陈建以绝对多数票当选班长,白鹤和寝室几个男生没等陈建说完当选感言就提前走了。

    导员看着他们的背影,脸色有点难看。陈建笑着跟导员说:“白鹤他们寝有人吃坏肚子了,去趟厕所,估计一会儿就回来。”

    自选完班长以后,白鹤所在的715寝就成了国贸1班的另类,交班费要拖两周,活动不全员参加,总之班级里什么事他们都要别扭一下。

    很快他们就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