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54章贵宾客户有多贵?
    2月下旬,大多数高校都开学了,手里有钱的大学生,让温师哥的工作室再次迎来一波效益高峰。

    2003年,游戏工作室是暴利行业,两人本着不在账户里留太多钱的原则,凑够一定数额就开始分钱。

    边学道从温师哥那儿拿回来25万,老规矩来到校外银行,找到关淑南把钱存好。

    刚办利索,李裕来电话找边学道。

    边学道拿着电话往门外走,一出门,迎面碰上单娆。

    边学道挂了电话,跟单娆打招呼:“这么巧?你也来办业务?”

    “嗯。”单娆含糊地应了一声,“你怎么没在学校里的银行办?”

    边学道说:“出去办点事,刚回来,就来这儿了。我先走了,再联系。”

    还没离开的关淑南,站在门里,透过玻璃惊奇地看着边学道和单娆说话。

    单娆走进银行,看见关淑南就在门口,高兴地说:“南姐,等我呢?”

    关淑南看着边学道走远,问单娆:“你认识边先生?”

    单娆被问蒙了:“边先生?什么边先生?谁是边先生?”

    关淑南往门外边学道离开的方向一指。

    单娆明白过来了:“你说边学道?”

    关淑南知道边学道的名字:“就是他。你认识他?”

    单娆找了个座儿,坐下来说:“认识啊,校友,还挺熟呢!”

    关淑南听得清楚:“校友?他跟你一个学校的?还是学生?”

    单娆说:“对啊,比我还低一届呢!”

    单娆和关淑南是发小,在一个家属楼长大,关淑南比单娆大4岁,从小就一直很照顾这个好看的小妹妹,两人都是独生子女,感情跟亲姐妹差不多。

    聊了一会儿,眼看中午了,关淑南跟领导请了一会儿假,带单娆到附近的k吃饭。

    点餐花了关淑南90块钱,看着关淑南端回来的东西,单娆大呼“终于改善伙食了”。

    关淑南的未婚夫,也是一个家属楼里的,比关淑南还要大3岁,跟单娆基本没什么交集,但单娆对那个男生印象很深。那个男生从小学习就突出,研究生毕业进了国企,随后被公派美国深造,跟关淑南已经订婚,深造回来就要结婚。

    单娆问关淑南:“你俩结婚的房子选好了么?”

    关淑南说:“我选了几个,把照片发给陈高远了,他说现在钱不够,以后去哪也说不定。”

    单娆说:“说不定?为什么说不定?你家费这么大的劲儿把你弄进银行,还能扔了跟他走?”

    关淑南听了不说话。

    单娆见气氛有点冷,转移话题说:“你刚才怎么管边学道叫边先生?他才多大?比我还小一岁呢!”

    关淑南喝了一口可乐说:“边先生是我们行的vip客户。”

    单娆睁大眼睛问:“vip?”

    关淑南点头说:“对,贵宾客户。”

    单娆问:“有多贵?”

    关淑南说:“你有多少存款?”

    单娆说:“算上各种奖学金和出去打点零工赚的,有……差不多9000吧!”

    关淑南看了下四周,确定没有银行里的同事,低头凑过来,跟单娆说:“你知道你那个校友有多少钱么?”

    单娆不理解关淑南为什么这么问,下意识地问:“有多少?”

    关淑南用薯条蘸了番茄酱在桌子上写下了“130”。

    单娆看了,不懂,问关淑南:“什么意思?”

    关淑南小声说:“130万。我们行他存了这么多,别的行我不知道。”

    单娆呆住了,过了半响:“你说边学道在你们行存了130万?你怎么确定那钱是他的?”

    关淑南说:“在银行干久了,是会计还是老板,还是能看出来的。我能确定,那钱就是他的。”

    见单娆不说话,关淑南继续问:“你和边学道关系怎么样?”

    单娆想了想说:“不是一届,也不在一个学院。经人介绍认识,认识有大半年,关系……”单娆想到自己看见边学道打架时的心动,想到自己刚刚陪边学道搬家,在同学中间引出的漫天绯闻,“关系……还行吧!”

    关淑南看出了单娆脸上的异样,就劝单娆:“你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前阵子听新闻,专家说今年是大学扩招后第一批毕业生,专家还说出一个词,叫什么‘就业压力’。大学几年也没见你带过男生来看我,你可想好了,别像我,当初只挑学习好的男生。陈高远学习确实好,好到公派出国深造,可是有什么用呢?现在想买个婚房,都要我家拿大部分,我回家看见爸妈就感觉挺对不起他们。”

    “陈高远以后可能很有前途,可那个时候我该多大年纪了?40、50、60?我还能享受到他身上的荣耀么?我最美的年华里能惬意地享受人生的美妙么?”

    “边学道有女朋友么?”

    尽管关淑南问得很突然,单娆还是马上接上了:“好像没有”,随后她想到边学道一个人搬家的情形,肯定地说:“没有。”

    关淑南说:“如果你不讨厌这个人,我建议你试试。你现在知道他有钱,就等于掌握了别人没有的信息。如果学校里和社会上其他女人知道他有钱,这个男生还会是一个人么?”

    “最关键的,我猜这些钱是他自己赚来的。一个男生大学时就有这个本事,等他毕业……想想吧!”

    单娆有点恍惚地回到寝室,从柜子里找出自己的存折,趴在床上,看着上面打印的进出钱数,最后固定在8790。

    130万是多少呢?差了3位数……

    边学道真的会那么有钱?好像差不多,他上次花1000多买了把吉他,眼睛都没眨一下。

    单娆记起寝室同学一次卧谈时说的,寝室老三的一个高中女同学,在北江大学,被一个小老板包养了,一年三万。这个边学道应该比那个小老板有钱吧?

    单娆躺在床上,想着和边学道认识以来的一幕幕,端午节时的有条不紊,张萌的主动上床,喝咖啡时的淡定自若,打人时的凶狠机智,滑冰时的体贴幽默,一起搬家时的妙语连珠……仔细一回想,这个男生确实与其他男生不太一样。

    之前单娆只觉得这个男生有点特别,但没想到居然特别到这个程度,刚刚大二就有百万身家。

    单娆还想到,边学道这么有钱,估计他身边的同学很少知道,几次接触下来,能感觉出边学道不缺钱,但他不炫富,花钱时把握得很好,这是一个心智十分成熟的男生。

    单娆拿起手机,找到边学道的名字,打开短信,想一会儿,输入几个字,又想一会儿,删掉重新输入,又删掉,又输入,这时单娆才发现自己对边学道所知甚少,除了吉他。

    单娆从床上坐起来,穿上衣服,在校内的银行提了1500元,然后出校门打车直奔乐器一条街,在上次边学道买吉他的那家店,买了一把跟边学道一样的吉他,打车回校。

    坐在床上,单娆摸着新吉他的琴弦,看着桌子上镜子里的自己,心想:我这是疯了么?

    周六,单娆给边学道电话,说她买了把吉他,但周围人都不会调音,想找边学道帮忙调一下。

    接到单娆电话时边学道正在红楼家里孤单地看电视,想到自己欠单娆人情,彼此寝室又进不去,教学楼和图书馆也不是调琴的地方,总不能俩人在操场上调,就让单娆到红楼下面等他,他来接单娆。

    单娆是第一个走进边学道房子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