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55章当爱在靠近
    单娆原本以为边学道是跟人合租,进屋后发现,整间房子只有边学道一个人。

    边学道说房东去北京陪怀孕的女儿了,心思细腻的单娆却从房间的布置、摆设和色调上看出了问题,这房子怎么看都不像老教授和房客一起住的样子。

    坐在沙发上,单娆随意地问道:“沙发新买的?”

    边学道正在摆弄吉他,没太注意,随口说:“买了两个多月了。”

    边学道调音,单娆在房子里转悠,边学道弹一个音,问这个行么,单娆看都不看,说行。

    单娆转悠了几圈,已经确定这房子八成是边学道的。她如果不知道边学道的财力,肯定不会往这上面想,但现在她知道了,就不难猜到。

    单娆在边学道身边坐下,兴致盎然地看着边学道鼓捣吉他。

    门外传来钥匙拧锁的声音,门开,李裕拎着一兜菜边脱鞋边往屋里瞅。

    看见单娆在屋子里,李裕就地一愣,随后放下菜,嘴里说着:“不好意思,走错门了,你们继续。”就要穿鞋往外走。

    边学道说:“别装了,你来帮单娆调音,我去做饭。让你买菜,买了快俩小时了,我当你去种菜了呢。”

    边学道拎着菜进了厨房,李裕脱了外衣凑过来,看到单娆的吉他,惊奇地说:“咦,你的吉他跟老边的是一样的?”

    单娆说:“上次边学道买吉他,我们一起去的。”

    李裕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吉他调好了,单娆要走,李裕从冰箱里拿出饮料、水果,又从柜子里翻出薯片、虾条,放在单娆跟前说:“别走了,尝尝老边的手艺,相当之好。”

    单娆到厨房门口看了一眼,边学道正在里面忙活,跟单娆说:“上次帮我搬家就说请你吃饭,结果没吃上,今天也没课,尝尝我手艺再走。”

    李裕在客厅里看新拿回来的影碟,不一会儿单娆就被吸引了过去,蜷腿坐在沙发里,吃着零食,看得比李裕还投入。

    三人的饭是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吃的。

    “袁兄,你看这城门像什么?”

    “像一座纪念碑,它将记载我们兄弟三人做的大事,千秋万代!”

    “王兄呢?”

    “像一座墓碑,多少人将把生命埋葬在这里。”

    “少爷,我看这不是什么碑,是‘勿悲’,有喜啊!”

    听着电视里的台词,边学道记起自己看过这个片子,演的是谭嗣同和大刀王五的事儿。

    李裕和单娆显然是第一次看,听到影片里吕方唱的《血像火》时,李裕饭都不吃了,跟着哼起来,倒回去听了3遍,直到边学道和单娆都提出抗议才罢休。

    吃完饭,看完碟,单娆要回寝了,李裕拿着单娆的吉他说:“刚才有几个地方我没调准,你先回去,我再调调,明天你来拿。”

    边学道拿起吉他想看看哪里没调准,李裕蹦了起来,拉着单娆说:“我正好下去买盒烟,我送你下楼。”

    李裕出去就没再回来,更别说给单娆调音了。

    第二天周日,李裕早早就来了,带来了几盘新影碟和一堆水果,边学道翻看了一下,《秋天的童话》《薰衣草》《大话西游》和《半生缘》。

    边学道问李裕:“今天怎么改调调了?不看女鬼了?”

    李裕没理边学道,坐在沙发上,拿着个矿泉水瓶,模仿吕方的《血像火》。唱了一会儿,问边学道:“这粤语歌换普通话唱,怎么唱才能好听?”

    边学道说:“怎么唱都不好听。”

    单娆来取吉他了,也带了一大兜水果。李裕没让单娆走,说这么多水果,吃不了都坏了,拉着单娆显摆了一下他的吉他水平,就开始看《秋天的童话》。

    单娆用眼睛瞄着边学道,发现他也专注地看电影,就安静地坐在边学道身边一起看。

    不知道为什么,在边学道身边,单娆感到一种很少有过的安全感,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看着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着了。

    单娆是被菜香味儿吸引醒的,醒来时,李裕在书房里玩电脑,边学道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单娆慵懒地靠在厨房门旁,问边学道:“要不要帮你?”

    边学道说:“马上就好了,你收拾一下桌子。”

    晚上单娆离开的时候,还是没拿走她的吉他,因为李裕又找了个理由,让单娆下次来再拿走。

    边学道和单娆都知道李裕这么干是为什么,但两人都装作不知道。

    2月底,周杰伦登上了《时代周刊》亚洲版的封面,被该杂志赞许为“新一代的亚洲音乐天王”,同时还认为他“某天或许可能荣登西洋排行榜”,风头一时无两。

    3月初,边学道出奇地忙。

    边学道先是让李裕载着他,满松江市买板蓝根。

    然后边学道找了一家专门销售自行车的店,让他们帮着联系进一批双座和三座的自行车。

    自行车有眉目后,边学道通过严教授,找到了学校的相关部门,表示他想在校园内搞出租自行车业务,名义是提前创业、服务同学。

    跟边学道谈的老师很死板,认准了校园里人来车往的,骑自行车容易出现意外,就是不松口。

    后来边学道提出,他可以出钱在校园内建几个标准车棚,等他离校,车棚的使用权归学校所有,谈条件的老师终于满意地松口了。

    温师哥的工作室效益依然出奇地好,一次碰头边学道发现温师哥有点飘飘然,边学道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温师哥说:“老温,跟你交个底,我在几个游戏公司都有认识人,能把他们公司的一些动向提前告诉我。你分给我的那部分钱,我可不是一个人占了,我还养着这些人呢,要不我怎么能处处占先?这些人的用处过不久你就能看到。”

    边学道知道随着工作室收入的增加,温师哥对边学道占一半他却要养着一帮人有意见。边学道必须打消温师哥这个想法,他虚构出来的内部关系,既能平复温师哥的不平衡感,能给自己的先知先觉一个完美理由,同时还能抑制温师哥不受控制独立出去的**,这是他考虑很久才想出来的办法。

    最关键的是,边学道知道年底的五部委行动,这是他镇住温师哥最大的利器。边学道清楚,只要提前通知温师哥,让工作室躲开这次行动,温师哥短期内绝对不会再有独立出去的想法,他会觉得分给自己的钱物有所值。

    有钱干什么效率都是高的。

    边学道、李裕、单娆、陈建一起选的车棚位置,然后单娆和校方管理部门对接建设问题。

    3月底,边学道的车棚和车都就位了。前后两座位、前后三座位、左右两座位的自行车,每种边学道进了16辆。然后在宿舍区建了3个车棚,图书馆建了1个车棚,主楼和新教学楼各建了1个车棚。

    边学道的车棚用料很足,防晒防雨而且美观,见过车棚的校领导询问后很满意,跟相关部门说,以后这样的学生创业要多鼓励多支持。

    边学道给自行车起名“诚信自行车”,灵感来自于高考那篇作文。

    6处车棚,都没人收费,而是在里面挂了一个类似捐款箱的铁皮箱。贴着编号的车钥匙就挂在铁皮箱旁边,钥匙旁边是自行车的收费标准,上面写着:

    “自助取车,自律交费。车辆仅限校园内使用,请勿出校。收费标准,1小时5元。感谢您配合!”

    6处车棚的收款箱钥匙,分配问题边学道想了好久。

    他算了一下,一个车棚8辆车,按一辆车一天收入40元算,一个车棚一天是320元,一个月效益在一万左右。这么大一笔钱,绝对不能轻易送人。

    最后边学道决定,主楼的收款箱交给陈建、李裕和王德亮一起打理,每月第一周王德亮收钱,第二周陈建收钱,后两周李裕收钱。

    给陈建的钱用来做班费和恋爱经费。一个好汉三个帮,陈建能力强,现在又是班长,搞好关系没有错。

    给李裕的钱让他拿着去看望孤寡老人。最近几个月,李裕的善事越做越大,冬天出钱帮老人买煤,夏天出钱帮老人家里安纱窗,周末有时间还拎着吉他去给老人们弹唱一会儿,既练了歌,还帮老人解了闷。还有一点,边学道有事就跟李裕借车,当给他油钱了。

    至于王德亮,先用钱养着。只要对付陶庆,王德亮就是利器。

    人嘛,不能现用现交。

    图书馆的收款箱钥匙交给许志友,钱均分给几个孩子用作训练支出,用来改善伙食。做这个决定,边学道想了好久,这不是一笔小钱,对方还是几个孩子,从常理上有点说不通。可直觉里,边学道就是觉得这几个孩子里有出色的人物,未来会成为自己的助力。

    交人于贫贱时,想交人,就不能心疼钱。

    剩下四个收款箱边学道自己管理,他要是不方便,就让李裕代管。

    边学道觉得,等到过阵子**封校,这自行车业务一定会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