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60章“东森杯”足球赛
    下午收体温表的时候,单娆又到405待了几分钟,这次她给边学道带来一听可乐。

    晚上,单娆在电话里问了边学道一些他高中时候的事,话题进行到最后,问到了关键地方,单娆问他来过学校的那个预备空姐是谁?问得边学道一脑门儿汗。

    隔离第6天,单娆给边学道带来了一罐午餐肉、一瓶雪碧。

    边学道照例讲了一个笑话:

    农夫被妻子逼着去参加邻人第三位太太的葬礼。

    他说:“我不想去。”

    妻子问:“为什么?”

    “去得太多了,实在不好意思,除非我们也能同样地回请他一下。”

    傍晚时候,校园里传来音响声、唱歌声和欢呼声。

    电话里,单娆告诉边学道,这就是之前她一直在筹备的那台晚会。

    两个人站在各自宿舍的窗前,听着音乐,想象着远处的热闹喧嚣,虽然隔着电话,心却近了许多。

    音乐一直到9点多才散去,单娆想让边学道在电话里给她唱首歌,边学道说等出去后,给单娆唱一首。

    隔离第7天,神通广大的单娆居然给边学道加了一份香菇炒肉。

    边学道知道单娆还没吃饭,她要送完隔离楼的饭才能回宿舍吃,就坚持让单娆先吃点他的午餐,边学道说自己天天圈在楼里,没什么运动量,不太饿。

    单娆吃饭的时候,边学道给她讲了今天的笑话:

    一对夫妇在几十年的婚姻里和谐相处,长期以来为人津津乐道。当地的一位记者前去采访,寻找他们之所以拥有幸福婚姻的秘诀。

    丈夫向记者解释说:这就要从我们的蜜月说起了。

    我们到大峡谷度蜜月,原本我们是要骑驴子到峡谷底﹐不过才走了没多久,我太太的驴子就跌了一跤。

    我太太平静的说:第一次。

    再次上路以后没多久那只驴子又跌了一跤,我太太又平静的说:第二次。

    还没走出半里路时,驴子又跌跤了,这时我太太拔出她的左轮手枪毙了那只驴子。

    我很不能认同她的行为,于是开始与她争论,这时,我的新婚妻子平静的对我说:第一次……

    单娆很努力地想忍住笑,但实在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

    笑完,单娆放下筷子,“不吃了,吃不下了,我吃饭你说这么好笑的故事。”

    单娆看着边学道问他:“你刚才说的,那对夫妻度蜜月的大峡谷叫什么,在哪里?”

    边学道说:“不知道,不过有枪,应该是美国夫妻,峡谷应该在美洲。”

    单娆说:“你负责找,找到了告诉我。”

    边学道问:“你想去?”

    单娆说:“我想在我蜜月的时候去,沾点吉利。”

    隔壁忽然传来铁床撞墙的声音,边学道知道每天的例行项目又开始了。

    开始时单娆没弄明白这是什么声,后来女生的呻吟声传来,单娆的脸一下红了。慌张地松开环着边学道的胳膊,说:“我得走了。”

    这样的环境,边学道也不好说什么,把单娆送出门。

    晚上,单娆没打电话,而是改成发短信。

    “你隔壁是什么人?”

    “一对大四情侣,在南方实习刚回来。”

    “你怎么知道?”

    “我来第一天,他敲墙跟我说的。”

    “他俩关在一间宿舍里隔离?”

    “女生在男生隔壁,不过经常串门。”

    “你经常听到?”

    “每天。”

    “难过么?”

    “为什么难过?”

    “不该难过么?”

    “没有啊,挺好的,不然多无聊。”

    “你很变态啊!”

    “难过啊,难过。小生中了奇淫合欢散,望女侠搭救。”

    “睡了,晚安。”

    “……”

    隔了一会儿,单娆又发来短信,“你会游泳么?”

    “会。”

    “真会假会?”

    “真会,我游泳很好的。”

    “等封校解除,你教我游泳。”

    “好的,女侠。”

    “困了,睡觉。”

    “……又来。”

    边学道把电话打到909,跟大家扯了一会儿皮。

    躺在床上,老男人边学道被单娆撩拨得失眠了,他开始盼望日子快点走,早点解除封校,好去教单娆游泳。

    单娆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边学道隔离的苦闷。

    中午时,单娆在405待的时间越来越长,有一天居然在边学道床上眯了一觉。

    看着睡在自己床上的单娆,边学道知道女人只有对环境和人产生足够安全感后才会这样放心地熟睡。边学道还知道,在空荡荡的3号楼里,单娆晚上一定睡得很不踏实。

    单娆跟边学道说,第一批隔离的学生已经陆续搬出隔离楼了,但随着答辩临近,大四学生回校和出校被抓的学生越来越多,整栋隔离楼已经住满了大半。

    边学道隔离第12天,单娆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

    连续3天的体温监测表明,一个从天津回来的大四学生体温持续偏高,如果明天该学生体温继续升高,校医院和省医院将介入处理。

    当天晚上,边学道想了很多办法,在电话里劝单娆跟校方申请换人。

    单娆说:“眼下的情况,绝对不会有人来的,说了也是白说,不如咬牙坚持。”

    边学道说:“再有3天我就隔离结束了,你怎么办?5月不可能解除封校,最快也要6月上旬。”

    单娆说:“我会注意保护自己的,在我年轻的时候,为喜欢的男生疯狂一次,留下只属于两个人的回忆,我很满足。”

    边学道隔离第13天,东森大学首届“东森杯”足球赛开赛了。

    14个学院,每个学院出一支球队,加上一支研究生队,一支留学生队,正好16支球队。

    体育部本想单独成队参赛,但被其他院系联合抵制了,于是体育部的几个足球特优生就成了各学院拼命争取的超级外援。

    “东森杯”赛制模仿世界杯,16支球队抽签分成4个小组,每组打6场循环赛,小组积分前两名晋级下一轮。因为队伍比世界杯少一半,所以晋级球队直接开打1\/4决赛。

    学校为了让精力充沛、无处发泄的学生重视这次比赛,居然开出了5000、3000、2000的三甲奖金额度。从来只见进钱、不见出钱的学校这么大方,赛程已经进行到一半的院际篮球赛立刻被压了下去。

    其实倒不是学校重视足球胜过篮球,而是几个校领导主观觉得足球的参赛人数多,比赛场地大,容纳观众多,不像露天篮球比赛,就算里三层外三层,也站不了多少人。

    在校领导心里,只要能把更多学生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当下就是最好的。

    校长甚至放出话来,半决赛和决赛,他一定现场观赛。

    各学院的体育部长忙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