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065章犀利的鱼腩队
    这时场上的经管队,真可谓士气如虹。

    抢断积极,出脚利索,中后场居然踢出了两次精准小短传。

    周海坐不住了,一口气换上4个人,都是中前场。

    换人后的机电队立刻不一样了,速度、抢断和盘带都明显更强一筹。10分钟内,连续发动了4次进攻,每次都攻到经管院门前,其中3次射门都在门框范围内,但一分未得,都被成大器没收了。

    周海看出来了,经管院这个门将很厉害。

    找来队员问了一下,谁见过这个门将?

    大家都说没见过。

    周海想到,这个八成是外援。

    可是奇怪啊,这么强的门将和中锋,前两场干嘛不用?

    上半场,你来我往,双方再没有进球,但场面并不枯燥,双方的射门次数都不少,可两个门将的表现更神勇。

    即使中场休息,看台上的加油助威声一直没停。

    鱼腩翻身,黑马逞威,这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桥段。现在经管队突然脱胎换骨,跟机电队死磕,看球学生的热情彻底被点燃了。

    下半场易地再战。

    机电队又换上2个主力,开场5分钟,机电队进球了。

    几个前场熟练的二过一,撕开了经管队的后防,面对机电队三叉戟,成大器也没有办法。

    2:1。

    10分钟后,消失了很久的边学道回来了。

    这次他展现的是自己的突破能力和传球意识。

    连过机电队3人,边学道在小禁区左侧外围获得起脚机会。

    整个体育场的人都以为他肯定会大力轰门,机电队门将对上半场边学道的远射记忆犹新,他的全部心神都锁定在边学道的脚上。

    康凯也是这么想的。

    但他的踢球习惯让他还是跑到了门前禁区右侧,希望能帮边学道分担点围堵力量。

    在体育场上千人的注视下,边学道起脚了。

    边学道做出一个大力抽射的动作。

    紧紧盯着边学道的机电队门将心说:来了。

    站在场边的于恒和周海心说:来了。

    四周的观众心说:来了。

    可是边学道触球时却改变了发力方式,皮球出乎意料地斜传给了门前的康凯。

    见球到了脚下,康凯脚尖一捅,已经被边学道假动作骗到了球门左侧的门将怎么着也够不着了。

    球进了!

    又一拨欢呼的声浪涌起,经管院的看台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边学道这一脚传球,比他之前两次得分远射更让人惊讶,这代表一个球员的视野和踢球风格,这样的中锋,杀伤力翻倍。

    康凯像鹿一样蹦跳着跑到班花看台下方,用力地挥动着右拳。杜与梵也跑过去,搂着康凯一起庆祝。

    经管对机电,3:1。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涉嫌放水的比分。

    机电院的一帮队员,被踢出了火气,拿出十分的劲头跟经管对攻。

    到了下半场,经管队的首发队员大多出现体力问题,于恒开始换人。

    于恒的错误在于,一口气换了4个后场队员。

    刚上场的队员还没适应比赛节奏,机电队就开始围着经管后场狂轰乱炸。

    3个新上场的后卫,身体十分僵硬,对方一晃就倒,一趟就过,成大器再怎么厉害也没用。很快,机电院的攻势取得了成效,15分钟内连进两球,将比分追成了3:3平。

    最后10分钟,周海已经开始考虑赛后跟经管院谈引援的问题了。

    他不想让经管丢面子,刚准备跟场上的队长说松一松劲儿,场上已经风云突变。

    童超、杜与梵、边学道、康凯,4个人一条线,打穿了机电的左边路。

    皮球在大禁区附近反复拼抢,经管传进去,机电后卫就大脚开出来,经管阵型前压,跟着再把球踢进去,往复几次,球到了角球附近。

    杜与梵得球,半高球传中,本来找的是门前的康凯,半途砸到一个机电后卫后背变向。

    业余后卫被砸得一缩脖子,根本不管球去哪了。

    球还没落地,突然插上的边学道凌空一脚抽在皮球上。

    因为被自己方后卫挡住了视线,机电门将没能判断出皮球的轨迹。

    比分4:3。

    帽子戏法!

    尽管之后机电队全力反扑,但经管阵型回缩,新上场的队员也都活动开了,机电两次机会,被成大器左扑右挡化解掉了。

    最终结果经管胜机电,取得小组赛唯一一场胜利。

    听到这个比分,所有没来看球的人第一反应都是机电放水了。

    1、2小组已经进8强的球队领队,立刻开始托人打听今天上午经管院的中锋。

    居然给以攻守平衡、配合默契著称的机电队来了个帽子戏法,就算机电放水,肯定也是有两下子的。

    于恒的喜悦只保持了几个小时。

    下午的比赛,文法5:2胜计算机,文法院跟机电院同积6分,出线进入8强。

    6月1日儿童节,“东森杯”足球赛小组赛全部结束,8强队伍全部产生。分别是1组的交通和研究生队,2组的土木和留学生队,3组的机电和文法队,4组的传媒和材料队。

    学校宣布,为了公平起见,让4组的两只球队进行休整,休赛5天,6月7日开赛。

    同时,考虑各方的强烈意见,赛事组织方宣布,对比赛规则进行一些调整:

    第一,放宽上场外援人数,从原来的1人放宽到5人。

    第二,减少球队总人数,最高上限为30人。

    第三,每场换人数进行了压缩,换人总数变成4人。

    怕学生突然静下来闲极无聊,学校宣布校运动会于6月3日、4日举行,几场活动无缝衔接,学校的苦心显露无疑。

    休赛的几天,有人闲下来休养,有人忙得不可开交。

    5个外援上场名额,是全部8强队伍跟组织方强行要出来的。

    8个领队明确提出,如果不答应,接下来的比赛会索然无味。

    其实这也怪不得8个领队。进入8强,整个学院从上到下都对球队期望极大。可是哪怕8强队伍,其实也都只有半支好球队,另外半支队伍,怎么换人都不会有质的提升。

    而小组赛被淘汰的8支队伍,虽说整体实力不如他们,但每支队伍里也都会有几个强手,是被队友实力拖累,才没能更进一步。

    放着这些人不用,简直就是浪费。

    8个领队从学校那儿获得了满意的结果,立刻回学院召集球队全体队员开会,宣布新的比赛规则,然后裁剪球队人数,一些被抓来凑数当壮丁的可以不用跟着训练了。

    剩下主力开小会,让大家帮着参谋,划定外援范围。

    看球和踢球不一样,只有在场上踢球的,切身交过锋,才知道对手队伍中谁是真正的悍将。

    文法院的小会上,圈定了计算机院的一个后卫,经管院的杜与梵。

    机电院的小会上,则意见统一地圈定了边学道、成大器和杜与梵。

    机电院本以为不会有其他队伍注意到经管院最后一场比赛上的几个队员,随后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

    被淘汰8只队伍的领队,是最近几天最受欢迎的人,其中以于恒为最。

    经管队最后一场小组赛,实在太惊艳了。

    尽管好些人没到现场看比赛,但综合各路信息,还是还原了当场比赛。

    经管队用全新阵容踢得机电队人仰马翻,就算后来机电主力倾巢而出,还是没能翻盘。

    现场看了比赛的人回去都说,经管队从门将到前锋,拥有半支好队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一场才派出来。

    所有找于恒的人只有一个目的,让他帮着牵线,联系上最后一场比赛时的几个队员。

    其实他们绕过于恒私下也能找到人,但都怕于恒知道后下绊子,规矩还是要守的,于恒是领队,尊重于恒,也是尊重自己。

    于恒很好说话,谁来要信息,都会笑呵呵地给他,然后说抱歉,兄弟这个体育部长是个闲差,队员去不去,还得看你们的诚意。

    其实于恒不是没想过指派个关系相对更好的院队,让几个队员直接过去,自己也能收点好处,可是后来有人告诉他,边学道就是之前在女生楼下,1挑4还没受处分的那个学生后,立刻打消了念头。

    经管队的比赛结束了,边学道就不想踢了。

    爱踢球归爱踢球,但踢球没有好队友,踢得太辛苦。平时玩玩对抗赛可以不关注结果,这样的比赛却不行,压力不可同日而语。

    最关键的是他知道封校马上就要结束了,单娆快要出来了,他还要陪单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