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1236章 一个动物园没装下
    李正阳几乎可以肯定,陈海庭的岳父母是最近搬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跟徐家做邻居,借此攀交边学道。

    最让人佩服的是,这里面还有几个聪明的小细节:

    其一,陈海庭说他岳父母住在徐家楼下,这本身就是一种姿态。其二,住在楼下的是陈海庭的岳父岳母,徐康远李秀珍是边学道的岳父岳母,两家都是女婿有本事,共同话题会比较多。其三,边学道在岳父岳母家过年,陈海庭也在岳父岳母家过年,心理上会比较亲近。

    想通以上几点后,看着举止对答无不得体的陈海庭,在天河也算“场面人”的李正阳彻底坚定了一个想法:老实在沪市买房子当寓公,干别的,自己这样的人混不开。

    李正阳不知道,他在“清醒认知自我”前提下做出的这个决定让他优游惬意的后半生成为天河故友久久羡慕的谈资。

    很多时候,人的成就和幸福感取决于对自己的定位是否清晰、明智。

    这玩意就像高考估分报志愿年代流行的一句话——“学的好不如考的好,考的好不如估的准,估的准不如报的巧。”

    所谓“学的好不如考的好”,说的是平时成绩没用,全看最后这一场的发挥。

    所谓“考的好不如估的准”,说的是一个学生考了650分的高分,可是他估分时估高了,估了个680分,并且报了个680分左右的学校,这样等待他的只有两个结果,落榜重读或者被差几个档次的学校捡漏,等于白考了个高分。

    而如果一个学生考了550分,恰好估了550分,然后报了一个550分档次的学校,这就属于一分都没有浪费,算得上非常幸运。

    所谓“估的准不如报的巧”,说的是某名牌大学的某名牌专业在某省只招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录取名额少,导致很多人不敢报,结果一个胆大的压线考生超级幸运地录取了。

    现在……

    李正阳就属于估分估的准,然后志愿报的巧。

    现实生活中,考进名牌大学名牌专业读四年书,未必会成为人上人。

    可是如李正阳这样,2009年在沪市买10套甚至更多套房子,等到10年后再出手,财富增长带来的社会地位变化,就算不够格“人上人”,恐怕也相距不远。

    茶几前。

    陈海庭发挥了他的好口才,始终极好地掌控话题。

    估计是看边、徐、李三人都是北江人,聊着聊着陈海庭就说到自己父母当年在北江插队7年,对北江很有感情。

    徐康远心思比较直,闻言立刻问:“你爸妈后来回过北江吗?”

    陈海庭点头说:“回去过好多趟,前些年还想着拿钱投资,帮助一下地方经济。”

    “然后呢?”徐康远问。

    陈海庭苦笑了一下说:“上世纪80年出国潮,我父母带着我和我姐姐移民美国,后来我回国发展,他们仨在美国一待就是10多年。人越老越念旧,几年前一个当年跟老两口一起插队的老知青病重,召集一帮老伙计回插队的地方找回忆,到地方后,不知怎么就被地方官员架住了,凑钱投资了一个‘正处级动物园’。”

    “动物园筹建阶段,在运营规范、管理规章和收费模式等问题上,资方和地方意见相左,矛盾不断,后来看在一些老相识的面子上,资方勉强让步。最终,动物园从上到下,除了里面的动物,全是各级官员的七大姑八大姨小舅子,到这时我们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给动物园挂上正处级。”

    “噗哧!”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边学道身后听几人聊天的李碧婷听到“除了里面的动物”这句,一下笑出声来。

    冲李碧婷笑了一下,陈海庭继续说:“这还不算完,一年后,地方以开‘忆当年座谈会’的名义,把我父母这帮有经济实力的老人又组织到一?。座谈会上,还是那个班子,又拿出一个‘正县级旅游度假区’项目让这帮人投资。”

    “唉……”听到这儿,徐康远一声长叹。

    喝了口茶,陈海庭放下茶杯说:“我父母毕竟在国外待了多年,思维方式发生变化,比较敢言,我父亲当场就跟在座官最大的领导说——看来领导们家里亲戚多,一个动物园没装下。”

    “哈……”

    这次没憋住笑的是李正阳。

    忍了好几忍,实在忍不住了,李正阳拍着大腿说:“恰当!妙!!”

    边学道没笑,他一脸平静地看着陈海庭,说:“老人家如此真性情,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见。”

    听到这句,陈海庭的眼睛一下亮了。

    所谓“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边学道话里用的是“拜见”而不是“拜访”,敬陈父为长辈,也就是说愿意跟陈海庭平辈论交。

    又是打折,又是送百万家具,又是让岳父母搬家,费尽心思找理由登门,陈海庭所图正是这句话。

    聪明人做事都知道见好就收,得边学道表态,又坐了两三分钟,陈海庭起身告辞。

    相对于进门时透着距离感的客气,离开时主人和客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因为陈海庭需要边学道的资源,边学道也需要陈家关照初来乍到的徐家。

    陈海庭是除夕这天徐家唯一的访客,他也是第一个收获徐家友谊的沪市本地人。

    下午17点,窗外暮色降临。

    李碧婷把房子里能打开的灯全部打开,高手设计师设计出来的灯光效果十分不俗,非常赏心悦目。

    17点15分,徐家、李家加上边学道7个人围坐一桌吃年夜饭。

    吃饭的时候,李碧婷问边学道:“姐夫,你知道逗瓣吗?”

    “逗瓣?”边学道一边夹菜一边说:“知道,怎么了?”

    李碧婷拿起杯喝了一口果汁说:“没什么,就是上学期这个网站在学校里很火,我被室友拉着注册了一个账号,上去玩了玩,随手写了两个影评,没想到被很多人点赞。”

    边学道说:“那很好啊!对了,别只玩逗瓣,写了什么,记得发到智为微博上,帮微博活跃人气。”

    “我知道。”想了几秒,李碧婷忽然说:“姐夫,我觉得你可以把逗瓣收购了。”

    “为什么?”边学道饶有兴趣地问。

    李碧婷放下筷子说:“很简单啊!你的公司不是也拍电影吗?把网站买下来,做大做强,以后有自己公司的电影上映就多说好话,给高分,肯定能卖出高票房。”

    边学道笑着问:“那其他电影呢?”

    李碧婷不假思索地说:“有合作的就照顾,交保护费的也照顾,普通关系的不捧不压各凭本事,至于有过节的……”

    李碧婷漂亮的小脸上硬挤出一个毒辣的表情,同时配音道:“哼哼……”

    徐婉见了,端着碗教育女儿:“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

    边学道不以为意地说:“一家人聊天,言无不尽。碧婷的说法是简单粗暴了点,但话糙理不糙,已经触及了商业的一些规则和本质。”

    徐婉不好意思,扭头看着李正阳说:“都是你给惯的,一个女孩子整天胡思乱想。”

    李正阳笑嘻嘻地听着,不出声,拿起酒瓶帮酒杯见底的徐康远又倒了一杯酒。

    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边学道看着李碧婷问:“假如我把逗瓣收购了,某一天有人因为某几部电影的评分低批评网站怎么办?”

    李碧婷大咧咧地说:“批评就让他批评呗,也不少块肉。”

    边学道说:“假如是必须得重视那种批评呢?”

    李碧婷转着眼珠说:“那就这样,他不是嫌分低吗?以后一律给他10分,看谁寒碜。”

    “然后……修改评分潜规则,慢慢变成分越低的电影越好看,我就不信到时他们还有脸批评分给高了。”

    边学道听了,放下酒杯笑容满面地问:“碧婷你快毕业了吧?”

    李碧婷一下坐直身体,问:“怎么?看我是个人才,想请我?”

    ……

    ……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世界上从来没有一视同仁,世界上也从来没有感同身受,因为人的感觉是独立的,于己彻骨刺心的痛,于人不过拂袖掸落的尘,而且很多时候就算你真的感同身受了,对方也未必能感觉到你感同身受了。

    除了渺于人海的孔维泽,整个909寝都知道了童超和夏宁的事,大家都很关心夏宁的后续诊断,但因为恰逢除夕,而且尚未确诊,不可能放弃与家人团聚飞到海南看望两人。

    三亚,3-0-1医院。

    夏宁父母和童超父母都到了,夏宁也做完胃镜送检了。

    病房里,夏宁妈妈强忍悲伤,问夏宁:“宁宁,你想吃什么,跟妈说,妈给你做,你都好几年没好好吃几顿妈做的饭了。”

    夏宁躺在病床上,无力地说:“我什么也不想吃,我就想跟你和我爸说说话。”

    “好,我陪你说话。”

    说话……

    说什么呢?

    病房里静了几秒,夏宁开口说:“妈你低头,你头上有两根白头发,我帮你拔了吧。”

    夏宁妈妈依言低头,一瞬间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