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1237章 组队过年
    不同城市的年味各不相同,但过年的感觉是相似的,就连在美国也不例外。

    旧金山,因为是第一代华人移民聚居的城市,所以不仅春节气氛比其他美国城市更浓郁,其年味甚至比国内一些城市还要“正宗”一些。

    苏以的父母不在了,国内的房子也卖了,找不到回国理由的她决定留在美国过春节。

    老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担心苏以一个人在美国太孤单,单娆决定也留在美国过年。

    苏以家的变故让单娆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亲人的珍贵,于是做出在美国过年决定的第二天,单娆就帮父母买好了节前飞美国的机票。

    买完机票,单娆打电话到家里,说机票已经买好了,让父母来美国过春节。

    拿着话筒,单娆爸爸什么都没多问,只说了一句:“好,我跟你妈说一声。对了,有什么想吃的给家里来电话,我和你妈给你带去。”

    听着爸爸的话,单娆鼻子突然一酸,她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美国什么都有……嗯,家里要是腌糖蒜了,给我带点也行。”

    春节前一周,戴玉芬和丈夫飞抵旧金山。

    单娆订机票没跟两人商量,怕再惹女儿不高兴,戴玉芬和单父没提改签的事,好多歹说跟各自单位请出一周假期,如期抵美。

    单娆爸爸是第一次来旧金山,知道他们这一代人喜欢游览繁华都市更甚于田园风光,于是单娆和苏以把家从圣拉蒙搬到顶层公寓,决定在旧金山过春节。

    好吧,说是搬家,其实就是拿了几套衣服,因为公寓里什么都有。

    边学道一年到头在旧金山住不上几天,倒是单娆和苏以一年有半年住在这里,所以说这套公寓基本等于是边学道买给单娆的。

    去年10月戴玉芬来过一次,对公寓的“无敌景观”有一定免疫力。

    单娆爸爸就楸同了,整整一周,他每天都要抽出两三个小时,泡一壶茶,坐在全景落地窗前一边喝茶,一边看外面的城市、大桥和海面。

    戴玉芬问过不下十次“有什么好看的”,单娆爸爸笑而不答,依然故我。

    腊月二十九这天,艾峰为童超夏宁的事把电话打到于今手机上时,于今正在旧金山顶层公寓里陪单娆爸爸喝茶聊天。

    自从上次发现有人跟踪自己,于今多数时间都待在国外,怕被人守株待兔,春节也只是给家里汇了一些钱,根本没有回国的打算。

    提前打电话拜年时得知单娆和苏以也在美国过春节,于今立刻退了拉斯维加斯酒店的房间,跑到旧金山跟两个美女一起搭伴儿过春节。

    要问于今为什么住拉斯维加斯的酒店而不住之前买的独立屋,两个字——孤独。

    落地窗前。

    接到艾峰电话后,于今一连打了几个电话。

    五分钟后,在旁边听得真切的单娆爸爸问于今:“联系不上边学道?”

    于今说:“电话打得通,就是没人接。”

    单娆爸爸关心地问:“不会出什么事吧?”

    于今放下手机笑着说:“伯父这你真是想多了,我估摸十有八九是拜年电话太多,老边把手机调成静音丢一边了。”

    单娆爸爸想了想说:“也是,他这一年到头,比我们这些人累多了,他也想放松过个年。”

    于今“嘿嘿”一笑,算是认同单娆爸爸的说法。

    知道于今“无处可去”,单娆和苏以本想加副碗筷留于今一起过年。

    进门前于今也是这么打算的,可是见单娆爸妈在,他临时改主意了,苏以都难得地开口挽留了,于今还是执意告辞。

    走出公寓来到大街上,随着人流漫无目的地游荡,一路走到渔人码头,在码头上站了半小时,于今打车直奔机场,买了一张最近飞往奥斯汀的机票。

    他想了半?小时也没想出自己在美国还有什么熟人,最后勉强想到李香——同是天涯沦落人,组队过年应该不会被撵出门吧!

    公寓里。

    单娆拿着抹布靠在门上,看着正用吸尘器吸尘的苏以说:“还记得夏宁吗?听于今说她病了,好像很严重。”

    关掉吸尘器,苏以直起身问:“说什么病了吗?”

    单娆摇头:“没说,但是好像吐血了。”

    苏以轻叹一口气说:“那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生。”

    单娆也跟着轻叹一声:“我到现在都记得在北戴河她掏钱包拿自己aa那份钱时边学道和李裕脸上的表情……还有童超咬牙陪她玩大摆锤时的样子……”

    单娆的话让苏以回忆起很多当年一起旅游时的片段,和李裕李薰婚礼上播放的童超夏宁每张都笑的照片,几秒钟后,她感慨道:“是老天嫉妒他俩太幸福了吗?”

    扭头看着窗外的城市,单娆幽幽地说:“也许是吧!”

    ……

    ……

    老天会嫉妒一些人,也会照顾一些人。

    被老天照顾的人头上通常会有三个标签——“幸运的”、“好命的”、“走运的”。三个标签具体怎么用,视关系远近好坏是否有求于人而定。

    1月25日,燕京,天气预报说轻度浮尘。

    晚上18点,樊家一家人在樊青雨贡院六号的房子里吃年夜饭,饭桌上气氛跟千千万万的家庭一样其乐融融,甚至犹有过之。

    尽管自打上次来燕京看病樊家几人就没再回成德,可“樊家好命的二女儿在燕京出息了”的消息还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樊家所有亲朋故旧那里传开了。

    跟所有传言一样,成德县里关于“樊家二女儿”的传言越传越玄,越传越夸张,最后夸张到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那是真的,可还是有些人继续添油加醋地杜撰,并且乐此不疲。

    所有传言中,最夸张的就是“樊青雨如何如何有钱”和“樊青雨被xxx包养”这两部分。

    关于那个“xxx”,传言版本不下20个,提名道姓或者隐晦暗指的加一块超过30人,其中有国企高管、知名企业家、曝光率很高的富二代以及海归学者。

    在传言里,樊青雨的魅力简直大到没边了,勾勾手指头就将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成功男人迷得神魂颠倒,颇有几分苏妲己的道行,以至于好些没走出成德县的樊青雨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都回家找出当年的毕业照,想看看自己当年是怎么瞎眼到没看出这样一个“女神级”女同学。

    结果……

    看完毕业照后,女同学们一致认为樊青雨能勾搭上成功男人靠的不是容貌而是骚浪贱手段。

    男同学们的意见也比较统一,都认为有钱有本事的男人肯定是美女玩腻了所以口味变得比较另类。

    不管怎么说,该羡慕的继续羡慕,该嫉妒的继续嫉妒,该不屑的继续不屑,只有樊青雨嫂子张丽的父母因为知道这些年女儿跟樊青雨的关系特别差而惴惴不安。

    事情是明摆着的,樊青雨哪怕只有传言里十分之一的本事,张丽在樊家兴风作浪的日子也到头了。

    为此,张丽父母偷偷给张丽打过电话,问她县里关于樊青雨的传言是真是假。

    在电话里,张丽跟父母直接交了底。

    ……

    ……

    (今天还有更新,2016年最后一天,手里还有月票的投来吧,拜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