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章节目录 第1241章 安全原则
    在美国,人们心里有一个普遍共识,那就是:如果你触犯了美国法律,只要及时越过边境进入墨西哥,就可以避免受到惩罚。

    正是出于这个认知,很多美国影视作品中的主角杀人越货复仇后最终都逃亡墨西哥,法外逍遥。

    电影里演的一点都不夸张。

    现实中,在美墨边境,从美国一侧入境墨西哥,比在国内出入封闭小区还容易,无论开车还是步行,全都畅通无阻,甚至都没人过来看你一眼问你一句,几乎等于不设防。当然,若想从墨西哥一侧入境美国,那可就严格了,即便手持美国护照,最少也得排两个小时的队。

    没办法,谁让一边是第一世界,一边是第三世界呢?

    第三世界的墨西哥,政府腐败,毒贩横行,治安很差,犯罪率很高,墨西哥警察连自己国内的案子都忙不过来,怎么可能有精力帮美国警察抓逃犯?

    再者说,辛苦帮美国人抓逃犯有什么好处?给加薪吗?给升职吗?算工分吗?还是抓满10个逃犯有移民美国的优待政策?

    都没有!

    劳心劳力不说,相当一部分逃亡墨西哥的美国逃犯都有本地帮派接应,把人抓了送回美国,遭到本地帮派报复怎么办?美国人管吗?

    显然不管!

    所以,墨西哥真真是在美国犯事后跑路的不二选择。

    墨西哥也是于今的选择。

    于今敢在房子里下辣手连杀6人,依仗的正是有墨西哥这个退路。

    事实上,从刘行健把李香转移到奥斯汀那天起,就已经在做灭口的准备了,只不过因为于今力保,才暂时搁置。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美国有四个州跟墨西哥接壤,分别是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德克萨斯州。

    李香所在的奥斯汀,是德克萨斯州的首府,距离美墨边界只有300多公里,开车走高速公路一直往南开,不到4个小时就可以入境墨西哥。

    4个小时,只要不是弄出来的动静太大第一时间惊动警方,以刘行健团队的物力、财力、人力和充足准备,足够无惊无险地逃出生天。

    之前为了让于今点头同意灭口,刘行健曾详细跟他说过整个逃亡计划和路线,以示万无一失。

    当时于今坚决不同意,使得计划搁置,没想到,最终却是于今下的手,亲手杀了他竭尽全力想保的人。

    没办法,于今也好,刘行健也好,他们跟边学道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友谊和忠诚,说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都是不准确的,他们是真正的唇亡齿寒、巢倾卵破。

    边学道如果倒了,牵扯的利益纠葛定然极大,那时有道集团其他人和边家旁支也许可以太平,但刘行健和于今想隐身逍遥是痴人说梦。

    因为就连听过评书的村妇都知道有一个词叫“斩草除根”,作为边学道手里的“黑色力量”,有童某人的遭遇在前,哪个从边学道身上分肉吃的人会放心地让刘行健和于今活着?

    所以,两人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地保边学道,也是在保他们自己,保他们自己的富贵,保他们自己的性命。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只是……

    怀里抱着因为饥饿啼哭的女婴,于今忽然莫名难过。

    他一共没见过李香几面,每次还都勾心斗角,要说他对李香有多深的感情那是无稽之谈。保李香,相当程度上是于今想在边学道和刘行健心里存一个“信义”的印象,因为他要走的路很窄,只有让老板和同僚相信他讲道义,才能给人信心用他保他。

    事实上也是如此,尽管在灭李香口这件事上跟于今存在分歧,但对于今力保李香的行为刘行健是欣赏的,也因此更亲近于今,原因很简单,谁也说不准将来自己会不会也有将亲人托付于今那么一天。

    可是今天,李香死前的举动,在于今心里重重地烙下一个印记,一个终生都磨灭不去的印记。

    这个印记是“不如”。

    因为李伟,因为李香是李伟的女朋友,因为李香怀了李伟的孩子,所以在于今心里李香跟李伟一样早早挂上了“可以牺牲”的标签。

    尽管接触后于今调高了对李香的评价,可他依然不认为一个会看上李伟的女人是“珍稀品”。

    结果,在痛下杀手后,于今发现自己错了。

    一个唇印、一张纸,李香在死后告诉于今:我比你聪明,我比你勇敢,我肯死在你手里,是为了保护我的孩子。

    这时,回想李香站在门外犹豫的那几秒,回想推门而入的那个蓝色背影,于今想象不到是何等的勇气让那个柔弱女子毅然赴死。

    扪心自问,于今知道自己做不到,所以自己不如李香。

    这原本应该是个精彩的女人,却无声陨落于异乡的新年之夜。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于今宁愿付出一些代价也要让这个女人继续活着,他甚至可能会娶这个女人为妻,一生恩爱相扶到老。

    可惜,她永远不会再醒来。

    命运弄人,弄的既是无辜的李香,也是骄傲的于今。

    终此一生,于今都忘不了李香的蓝色背影和匆忙妆容,再遇不到让他真心“不如”的女人。

    放下怀里的婴儿,于今回到李香倒地的房间,他跪在李香身旁,拿起手帕,仔细叠好揣进兜里,想了想,伸手摘下李香的一只耳环,攥在手心里,轻声说:“我于今在此对着亡灵起誓,终生不娶,终生不育,将你和李伟的孩子视如己出,把她抚养成人,让她幸福安乐,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

    ……

    出于安全原则,李香身边的人全是拐着弯儿花钱雇的。

    出于安全原则,刘行健在奥斯汀留了一个精干小组,以应对突发事件。

    也是出于安全原则,刘行健不在德克萨斯州,而是住在临近的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

    是夜。

    极其自律的刘行健丝毫不受“异乡佳节”影响,像平时一样准时在房间里做睡前放松瑜伽。

    做到最后一组动作时,他的3号手机发出“嘀”的一声,进来一条短信。

    中止动作,刘行健起身走到桌前,拿起手机点开一看,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一串数字和字符的奇怪组合。

    盯着短信里的数字和字符看了几秒,刘行健迅速穿上衣服,揣着钥匙和枪出门。

    这条短信别人看不懂,刘行健看得懂,因为这是他教给于今和另外三个团队骨干的隐秘传信手法。

    短信内容翻译过来就是:急!速与我联系!危!

    因为后面这个“危”字代码,刘行健不能使用手机,只能找一个不在监控区的公用电话亭跟对方联系。而且,打完这个电话,他必须立刻转移,离开阿尔伯克基。

    发短信的会是谁?

    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奥斯汀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