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迁坟(一)
    清明时节鬼门开,这一日是阴气最盛之际,日历上记载:宜下葬,迁坟,忌喜事。

    离上次公安局事件已经过去了六天,那天秦宇给莫咏星手铐打开后,市局局长不一会就到了,秦宇甚至在想这魏局长是不是早就到来了,只是莫咏星手铐没有打开不好意思进来。

    魏局长到来后和郝建国一起召开了公安局党委会议,在会议上直接宣布了对任远彭的处置,免去县公安局副局长职位,同时市局纪委办将会对任远彭的问题进行彻底调查,任远彭不但官职不保,还要被彻查经济问题。

    在我党什么事就怕认真,市局现在是铁了心要办任远彭,凭他的作风不要想也知道屁股不干净,等待他的将会是牢狱之灾,不过这一切都和秦宇没有关系了,在魏局长到来之后他们三人就离开了。

    因为阿龙在警察局的出手,莫咏星对他倒是颇有好感,两人很快就打成一片,在歌舞厅里喝了个酩酊大醉后,两个醉货大吵着要去炸掉警察局,秦宇无奈只能叫阿龙小弟把他两给扶去休息,而他自己也在二楼找了个房间睡觉。

    第二天莫咏星就离开了,阿龙睡醒后和秦宇进行了一番深谈,最后决定把歌舞厅留给手下的这些人,他打算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经过了警察局的事情,阿龙一夜之间似乎成熟了很多,用他的话讲:“原以为我龙哥在县城怎么也算是一号人物,结果在人家手里任由别人揉捏,我算是看明白了,混,永远是没有什么名堂的,有权有势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自家兄弟能想明白这点,秦宇很为他高兴,两兄弟一起回想高中时期的年少岁月,曾经喜欢隔壁班的女生,谈论起对方的囧事,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只是这眼里难免有些心酸。

    次日,阿龙就踏上了去北方的火车,秦宇目送着他上车,心里默默为兄弟祝福,阿龙终于找到了方向,可自己呢,摆在自己和孟瑶前面的阻碍,自己能否踏破……

    ……

    关于凯旋歌舞厅的纵火案,也有了结果,警察的调查报告上说明是因为隔板里的线路突然起火造成的,至于线路为什么会突然起火,众人就不得而知了,最后只能归结为线路老化引起的。

    只是凯旋歌舞厅才装修了几个月而已,怎么会线路老化,秦宇看着警察给出的报告笑着摇摇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其中的原因了,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阿龙走了,那任远彭也被抓了,这件事情到这里落下帷幕了。

    …………

    清明一大早,秦宇的父亲便和秦家宗亲去祭拜祖先,秦宇并没有一同前去,因为他还要更重要的事情,秦宇画的新墓地的设计图已经完工,今天正是郝建国祖父迁坟的日子。

    秦宇今天穿着一件黑色长袖单衣,有点类似九十年代的书生装,整个人看上去儒雅秀气。

    “秦宇,上车!”

    门口响起了喇叭声,悍马车的车窗放下,莫咏星的头伸出来喊道。

    “莫小姐也在啊!”

    秦宇推开车门,才发现莫咏欣也坐在车上,今天的莫咏欣穿着一件白色褶皱连衣裙,领口高高竖起,脚上一双平底白色运动鞋,加上全身白皙透红的肌肤,整个人就像一个白雪公主一般。

    “秦先生,我听说今天是你给雇主祖先迁坟的日子,特意跟去看看。”

    莫咏欣解释了一句,秦宇也不客气,直接钻进车里,警察局的事情自己就欠了莫家的人情,既然他们想去看看那就跟着吧。

    郝建国此刻已经到了祖父的坟前,陪伴他的还有一些人,其中有六旬老者,也有一些青年幼童,想来是郝家这一脉的宗亲。

    “秦大师,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秦宇几人上得山来,郝建国神情激动,和秦宇握手说道。

    秦宇看了一下时辰,此刻太阳还未升起,坟墓前已经摆好了案桌,上面摆放着香炉、三牲、白酒、糯米、茶叶、阴阳无垠水,香炉上插着三支一米半高香三支,烟气袅袅升起。

    秦宇走在案桌前,合手三拜,拿起桌上的无垠水,双指一沾,甩向四方位置,口中吟道:

    “此间土地神之最灵升天达地出幽入冥

    为吾关奏不得停留有功之日名书上清”

    一边吟唱,一边脚踏罡位,秦宇此刻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神韵,还真有那么一丝仙风道骨。

    “姐,这秦宇还真适合当一个道士。”莫咏星在一旁瞧着好笑,莫咏欣横了他一眼,打断道:

    “不要乱说,他是在拜祭四方山神,敬拜土地,以免冲撞太岁!”

    “燃得三尺安土神符,此刻借天一道招魂光!”

    秦宇脸色凝重,一把抓起案桌上的桃木剑,剑尖刺起一张符箓,桃木剑在空中挥舞,符箓飘飘,突然燃烧起来。

    “姐,这……这秦宇是玩的什么戏法!”

    莫咏星瞧见那桃木剑上的符箓突然燃烧起来,嘴巴张的老大,这种场景只有在香港的抓鬼片中才会出现。

    “郝氏子孙,上来摇幡!”

    符箓燃烧,被惊到的不仅是莫咏星,很多郝家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不少人都呆住了,秦宇的一声大喝,才让大家回过神来,一位六旬老者颤颤悠悠的走出来,拿起案桌上的招魂幡摇动起来。

    少顷,一道阴风刮起,树木哗哗,老者的招魂幡被吹得呼呼作响,这场景,再联想到刚刚的符箓自燃,很多人毛骨悚然,寒毛直竖。

    “念祷告祖先文!”

    秦宇眉头一皱,又朝郝建国说道。后者连忙上前掏出祭文念诵起来,这祭文也是早就写好的,里面的内容是告诉先祖,子孙后代要为他迁坟的缘故。

    随着祭文的念完,阴风逐渐变小,最后又回归平淡,莫咏星瞧了眼四周,低声嘀咕:“不会真这么邪乎吧!”

    “好了,下面可以破土了!”

    做完这一切,秦宇朝郝建国点了点头,后者一声招呼,几个青壮男子拿着铁铲锄头朝坟墓走去,破土挖坟要注意的一些事情,秦宇早就交待过了,倒是不用他去操心。

    “秦大师,你先休息下。”

    郝建国发现秦宇此刻脸上已经是汗迹淋淋,赶忙递过一匹毛巾,秦宇擦了擦汗,看了眼正在挖坟的青年们,靠在了一颗树边休憩。

    他确实是有点累,他念的咒语和普通的道士不同,用上了念力,加上还要分心踏步罡位,这心神也是疲惫。

    “秦先生,刚那道阴风是怎么回事?”

    莫咏欣两姐弟来到了秦宇身边,他们只是看客,这会倒是无事可干,莫咏星甚至还走到坟墓前看他们挖坟,对于莫咏星,郝建国现在也算认识,知道对方的来头不小,也没说什么。

    “我要说是郝家祖先的鬼魂你会信吗?”秦宇睁开眼睛,反问了一句。

    “我信!”

    莫咏欣竟然没有犹豫,直接点了点头,这倒是有点出乎秦宇的意料。

    “秦先生可想知道我呆在铜钹山的原因是什么?”莫咏欣问了一句,不待秦宇回答,红唇轻启:“此次迁坟之后,我有事情要和秦先生谈谈。”

    “秦大师,已经挖好了!”

    秦宇刚要回答,郝建国的声音传来,这人多就是快,这坟墓已经被挖开了,秦宇赶忙走过去。

    坟墓被挖开,露出了里面的棺材,上空已经有几个人拉开了遮阳布,秦宇观摩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开棺了。”

    几个青壮的年轻人听到后,其中两个拿起撬钻,把棺盖的一角弄松动,轻轻的移开一条缝隙,顿时一股腐朽难闻的气息钻了出来,秦宇抓起一把糯米投入棺中,众人随即离远了一点。

    开棺之时,里面的尸体腐烂,难免有一股尸气,先开一道缝也是为了让空气流通起来。这样静等了十来分钟,秦宇没有再嗅到那气息,才招呼众人把棺材完全打开。

    棺盖被掀开,一具保存完好的骨骼展现在众人眼前,骨骼下方垫着一块红绸竟然还有一角,看来这棺材当初密封的很好,二十多年过去了,仍然没有腐化。

    “秦大师,现在该怎么捡。”

    郝建国也没想到自己祖父的尸体会骨骼会保存的这么完好,秦宇笑着说:“这么完整的骨骼,不能破坏他,找几个人拿一块红色绸布,铺在这骨骼下面,给完整的抬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秦宇对这死人的骨骼竟然没有一丝的害怕,甚至还用手在骨骼的颌骨处摸了摸,看来他倒还真的适合吃这碗饭。

    众人小心翼翼的将骨骼给抬出来,一些胆小的双手捂住眼睛,或者转头不敢注视,秦宇引导着抬着红绸布的人,直接把骨骼给抬到一旁早就准备好的一口金棺里。

    这金棺里面已经铺上了红布,五彩粮,秦宇戴着红手套,伸手进去把一团棉花垫在头骨下,接着又在颌骨和头骨之间仔细摸过去,保证下颌骨和头骨咬合,然后又拿起一条五彩线从骸骨的双脚系上,搭绕全身。

    从棺材外看,秦宇的整个脸就仿佛和骸骨接触到一起了,莫咏星自认胆子不小,可也不敢这么近的去接近一具骸骨。

    “撒茶叶,封棺!”

    确认一切无误后,秦宇冲着郝建国喊道,郝建国赶忙拿起大把的茶叶洒在骸骨各处,有木匠师傅拿着三个栅钉,内里一个外侧两个把棺盖给钉住,接着用遮阳红布给盖上。

    “再去原棺木下方取一袋血水土用红布袋装起来,一会一并带走!”

    血水土,原棺材下方八寸以内的土,因为棺木里面尸体的腐烂,这些土往往沾染了尸体流出的血水,因此被称为血水土,也算是尸体的一部分,要一并带到新坟墓去。

    一切做完后,郝家的那位老者拿着招魂幡在前面引路,后面八位青壮男子抬着棺木跟随,众人一齐下山,把棺木放在车上,朝着新墓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