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二节 不一样的结局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清凉的雨水让我重新清醒过来。

    一睁开眼,我就发现自己被大堆的树枝覆盖着,透过树枝的空隙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努力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难道我在做梦吗,可为什么这个梦境会是那么的真实?女兵、准尉、德国人,这三者又有什么联系,为什么刚才听见丽达和准尉的对话,我会有一种格外熟悉的感觉啊?

    周围除了风声和下雨声,还是听不见任何其他的声音,这里真是到处静悄悄啊。静悄悄?!想到这次词,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里的情节,难怪我会感到如此的熟悉。

    我掀开身上盖着的树枝,猛地坐了起来。令人奇怪的是,刚才还浑身像搁在烙铁上一样烧着疼,这时却一点疼痛都没有了。

    想到刚才丽达对着自己的头部开了一枪,我赶紧摸了摸太阳穴,惊喜地发现那里没有弹孔,只有右眼眉骨处有鲜血渗出。也许是丽达受伤后虚弱,四肢无力,无法牢牢地握住手枪,以至于开枪时子弹稍稍打偏了一些,这样我才能死里逃生。接着我解开自己的军装,查看腹部的伤势,看见一滩深色的血水淤积在腹部包扎着纱布的地方,根本看不清伤势,渗出的血已经淌到地上,和着浑浊的雨水流走了。

    我左右看了看,菲道特准尉不见了,刚才用过的那把枪也不见了,按照剧情的发展,他应该是带着那把只有一颗子弹的手枪,去找剩余的德国兵拼命了。

    我坐在地上继续回想电影里的情节:最早是丽达晚上去城里看儿子,清晨返回时在树林里发现了两个德国兵,便回去向副排长基里亚诺娃和准尉瓦斯科夫做了汇报。因为只有两个德国兵,准尉便带着五个女兵出发去追捕这两个敌人。结果后来才发现原来不是两个,而是十六个德国鬼子。结果几天的周旋,德国鬼子被一个个地消灭掉,而五名女兵也全部牺牲,只要负伤的准尉活了下来,最后还俘虏了剩下的几个德国兵......

    参加战斗的五名女战士都牺牲了,我附身的这个丽达也牺牲了,可我为什么现在还活着呢?难道是我借尸还魂,占用了丽达的身体?

    突然,远处传来的修道院的钟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站起身来循声望去,能看见远处修道院的尖顶,这是个早已废弃的修道院,照理说里面不会有人啊,怎么钟声会莫名其妙地响起了,难道是德国人在那里?

    我认准了修道院的方向,大步地向前走去。沿路,我看到了被德国兵丢弃的一个个炸药箱、钢盔、水壶,甚至还有一把冲锋枪。我捡起冲锋枪,熟练地拉开枪栓,发现里面没有子弹,便又顺手把枪扔到了路边。对我来说,这种没有子弹的武器和烧火棍没有两样。

    不过就是这些物品成为了我寻找菲道特准尉和德国鬼子的重要路标。

    雨不疲倦地下着,仿佛要将天地万物重新清洗。我踉踉跄跄走到了湖边,湖水浩淼,连天一色。站在湖边,能够看见不远处的废弃修道院,泥泞的道路上是一个个杂乱的脚印。

    我现在是赤手空拳,贸然冲过去和送死没两样,于是我借着树木的掩护,小心翼翼地接近了教堂,非常谨慎地藏进修道院旁边的树丛中,拨开树枝,向修道院张望。

    井台旁有两具德国兵的尸体,估计是准尉干掉的,我几步迈过去,从德军的尸体旁抄起一支冲锋枪,拉开枪栓看了看,看见这支枪里面有充足的子弹,这才快步地扑向教堂的破旧的铁门。

    刚到门口,就听见准尉在里面大声吼叫着:“亨德霍赫!(德语:举起手来!)”我慢慢探头看进去,在室内的松明火把的照明下,我看见菲道特准尉正用手枪指着对面墙角站的几个德国兵。

    虽然对面站着德军人数众多,可他们都盯着准尉手中的枪迟疑着。我赶紧跨进门去,背倚着门框,把手中的冲锋枪对准了他们。

    “亨德霍赫!”准尉又大喊了一句。

    一个德国兵不顾一切地向身边的冲锋枪扑去,这是他们摆脱当俘虏的最后机会。

    准尉手中的枪响了。

    但是很可惜,打在了德国兵身后的墙上。我本能地扣动了扳机,两个点射,准确地击中了德国兵,他捂住中弹的胸膛,身子向前扑倒在地上。

    顽抗的德国兵像狗熊一样的死态,让其他人残存的最后希望破灭了,“里亚嘎依!里亚嘎依!”德军军官连声大叫,在他的带领下,德国兵举起了自己高傲的手。看着敌人举手投降,靠着墙壁的准尉,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顺着墙壁滑坐到了地上,但双手依然紧紧握着枪。

    德国指挥官似乎还存在着侥幸的希望,但一看到我们手中两支黑洞洞的枪口,他的双手立刻举得更高了。

    “菲佳1”我大声地叫了准尉一声,但他却没有理睬我,而是恶狠狠地用俄语骂着对面的德国兵:“.怎么样,胜利了吧?胜利了吧……五个姑娘,总共五个姑娘,总共只有五个!……可你们别想过去,统统死掉……哪怕上级饶了你们,我也要亲手把你们一个一个地毙掉,亲手!让他们审判我吧,由他们去!……”他捡出最肮脏的字眼儿,再加上最凶狠的表情,胆战心惊的德国兵没有理由不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他用手枪比划着,命令四个德国兵互相用皮带捆住对方的双手。最后,他又把指挥官叫到跟前,自己动手捆了起来,捆得结结实实。

    这一切都稳稳妥妥做好了,准尉扶着墙,艰难地站起来,蹒跚着走过去捡起了冲锋枪,拉开枪栓,把枪口对准了那五个被捆绑的德国兵。

    “菲佳,不要!”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霎那,我冲过去把他的枪口向上一推,一串子弹都打在墙壁上,把德国兵吓得打哆嗦,他们又惊又怒地看着眼前的情形。

    “走。”准尉还是没有理睬我,径自用德国兵自己的枪对着他们,嘶哑地吆喝着。

    德国兵一个接一个走过了我们的面前,低着头无可奈何地走上了战俘之路。

    俘虏们沮丧地走在前面,德国指挥官不时偷偷回头我们,看来他的心惊胆战并没有过去,也许他担心这个苏军士兵有可能随时会再次向他们开枪,因为极度的愤怒可以让一个人彻底疯狂。

    我突然觉着全身火烧火燎的疼,可能刚才推开准尉枪口的时候,又把伤口震裂了,疼得我迷迷糊糊的,还有渴,似乎整个身体都需要拼命地喝水。我竭力保持着清醒,跟在排成一行的俘虏,和押解俘虏的准尉后面,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

    艰难地涉过了小河。就快走出森林了。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疲惫,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但是又不敢停下脚步,因为我知道一旦倒下我就再也爬不起来啦。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前面的准尉,继续向前走,一直走到目的地为止。

    沉寂的森林里,只有沉重的步伐响着。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突然,从四周的森林中,山丘上,河畔冒出无数的红军战士。他们呼喊着向我们涌来。是少校和排长基里亚诺娃带着大部队,来森林里搜寻我们了。然而菲道特准尉似乎什么也感觉不到,他还是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走过了俘虏身旁,一直向前走着。

    我停住自己的脚步,等到少校和排长基里亚诺娃来到我的面前,我站稳身体,向两人敬一个军礼:“少校同志,高射机枪独立营五连三排一班班长丽达下士向您报告,小分队奉命追击潜伏到我军后方搞破坏的德国鬼子,已经完成任务,消灭十一个,活捉五个。”说完这番话,我自己都不由地愣住了,怎么我的俄语说得这么顺畅啊,难道我成为丽达的同时,也融合了她原有的意识?

    没等我想明白,少校已经走到我的面前,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使劲地拍了两下,大声地说:“好样的!姑娘,你们真是好样的!!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本来报告完毕时,我就觉得周身极度的衰弱,有些摇摇欲坠,被少校这么狠狠地一拍,顿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整个人重重地跌在地上,昏死过去。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