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十五节 高地保卫战(十)
    胸前传来的剧痛,让我坐在地上迟迟不敢动弹。这个时候别说站起来继续向前走,就是呼吸的力度稍微大一点,心脏的部位也感到一阵阵的刺痛。不少战士从我旁边冲了过去,却没有人停下脚步,甚至回头看上一眼。

    对于大家的无视,我一点都不恼,毕竟这是在战场,对战士们来说,流血死亡早已是家常便饭。谁也不知道自己在下一刻,会不会被一颗子弹或弹片所打倒,在这种自顾不暇的情况下,谁还会关心倒在地上是一个普通的列兵还是一个军官。

    疼痛稍微减弱一点后,我轻轻解开了上衣的纽扣,低头查看自己受伤的部位。只见一片黑乎乎的弹片正镶嵌在胸前悬挂着的长柄铜钥匙上,钥匙已经严重变了形,看来我的命真大,是钥匙帮我挡住了致命的弹片。不过钥匙周围白皙光滑的皮肤早已红肿一片,轻轻一按便感到钻心的疼痛。

    我揉着胸部艰难地站了起来,却发现手中的手枪早已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左右看了一下,看见不远处躺着一个被打死的德国兵,他的手中抓着一把冲锋枪。我踉跄着走了过去,弯身抓住冲锋枪,用力一扯就把枪抓到了自己的手中。

    我不会去和敌人拼刺刀,这可是男人们干的事情。别说我现在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就是在前世,这种需要勇气和技巧的技术活,对我来说也是不适合的。我把冲锋枪挂在胸前,右手放在扳机上,左手轻轻地揉着受伤的部位,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

    走到战壕边缘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大多数的德国鬼子,不是被乱枪打死,就是被战士们用刺刀捅死了。大多数的德军都装备有冲锋枪,使用步枪的人数很少,用来攻坚的话,火力倒是非常的强大。可要是近身肉搏的话,拿着打光了子弹的冲锋枪的德国兵们,可打不过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的战士们。

    战壕里已经看不见正常颜色的土壤了,地面不是紫色就是红色,血肉已经是完全涂抹了此处。德军的士兵在那里哭号求告,战士们在那里大声地喊杀,天地之间犹如是人间地狱,身处其中,除却绝望就只有暴虐。

    我扣动扳机打倒了一个挣扎着向我扑过来的德军伤兵,心里没有丝毫的怜悯。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是来不得半点妇人之仁的,不然的话,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战壕重新回到我军的手上以后,刚才带头冲锋的我,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在副连长萨甫钦科少尉经验丰富,他指挥着战士们一边加固工事,一边开始救治伤员。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继续向德军的阵地延伸的我军炮火,炮火所过之处,再也见不到站立着的德国兵。心想今天这个仗打得可真够窝囊的,德国鬼子居然那么轻易地就突破了我军防线,如果不是在集团军的炮火支援下反击成功,估计这个高地现在已经丢了。德军占领无名高地后,就会把这里当作出发阵地,从侧翼发动对主峰阵地的攻击。一旦主峰失守,苏军的防线就彻底崩溃了,德军便能长驱直入地进入列宁格勒市区。

    “中尉同志,”旁边有个战士碰了碰我,大声地对我说:“掩蔽部里有电话,是集团军指挥部打过来的,对方要找一个指挥员说话。”

    我跟着他进入掩蔽部,拿起了搁在桌上的电话,开始自报姓名:“我是高炮连连长奥夏宁娜中尉,正在指挥战斗,请您指示。”

    “你们哪里怎么样了?”对方用很不客气地语气说道:“霍洛波夫大尉在哪里?”

    “大尉同志牺牲了。”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能发火,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向他汇报情况:“德军在坦克的掩护下,一度攻占了我军的第一道防线。我连用高射炮火消灭了坦克后,在集团军的炮火支援下,通过反击,已经把失去的阵地夺了回来。”

    “一级政治指导员赫洛波夫上尉在哪里?”对方沉吟了一下,又问了一句。

    “也牺牲了。”对方迟迟不表明自己的身份,我也不愿和他多说,说完这句后,我就保持了沉默。

    “我是集团军司令员费久宁斯基少将,”过了一会儿,电话耳机里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汇报汇报你们现在的情况。”

    “战士们的伤亡很大,军官们几乎都牺牲了,我们需要支援。”我不确定德军啥时候会再次进攻,以目前的兵力和装备要挡不住德军新的进攻的,所以也不客气地向司令员提出了请求增援的请求。

    “我会马上派一个水兵连过去补充你们的,”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大约在一个小时以后,就可以进入阵地。”

    “是。”听见援军很快就可以过来,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你马上接任指挥,新来的部队也归你指挥,明白吗?”费久宁斯基断然地命令说。

    “是,司令员同志。”

    “我命令:不惜牺牲,坚守阵地!如果需要增援——打电话来。”没等我再说话,耳机里便没有声音了。

    一个小时后,水兵连的战士进入了阵地,带队的连长帕斯图霍夫上尉直接到掩蔽部里向我报了道。

    水兵两个排被我布置在第一道战壕里,协助原有的部队进行防御,由帕斯图霍夫上尉指挥。而剩下的一个排,和高炮连剩余的战士一起退回了第二道战壕。

    集团军的炮火停止后,德军的阵地上一片沉寂。直到天黑,德军也没有再组织新一轮的进攻。

    我松了一口气,心里非常清楚地知道:高地守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