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节 司令部旁的战斗
    回方面军司令部的路上,我的心情很恶劣,伴君如伴虎这句话说得真是有道理,在克里姆林宫里当差,真让人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也许昨天还风光无限,但今天就马上被打入了另册。如今看来,我选择跟朱可夫到前线来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以后无论什么情况下,谁提议让我到克里姆林宫去工作,我都要坚决地拒绝掉。

    也许是看我心情不好的缘故,萨依特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开着车。

    “少校同志!”我正在无聊地把手中冲锋枪的弹夹拆下来安上去,再拆下来再安上去,突然听见萨依特在旁边叫了我一声。我扭头看着他,有些茫然地问:“什么事?”

    “再向前颠簸着开上两公里,我们就到方面军司令部了。”

    “是吗?!”听他这么一说,我马上扭头看窗外的森林,可不,这里的地形看起来是挺熟悉的,按照现有的车速,再过几分钟就能达到目的地了。

    “轰!”突然,在车的前方二十米的地方,突然响起了一声爆炸,一团泥浆冲天而起。

    萨依特猛地踩下了刹车,车扎进了一个水坑,溅起了大片的泥水。我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了挡风玻璃上。幸好有棉帽子起了缓冲作用,不然的话不是玻璃碎就是我的头破。我顾不上揉揉被撞的头部,打开车门就跳了出去。我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不光没有看到飞机,甚至连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也没听见。

    就在这时,又响起了一下爆炸声。现在在汽车左侧十米左右的地方,又有一股夹着泥浆的黑烟直冲云宵。

    “卧倒!”我随着萨依特的大声喊叫,扑倒在地上。过了—会儿,我才微微抬起头来,谅讶地东张西望。

    又有一股泥团冲天飞了起来,然后劈里啪啦地砸在车顶上,这一次的爆炸已经十分近了。

    “这是德国鬼子用迫击炮打的,少校同志!”萨依特大声嚷道。

    方面军司令部方向突然传来密集的枪声,虽然枪声很微弱,但仍可以听出有熟悉的波波夫冲锋枪的枪声。司令部受到袭击?德军难道也搞什么斩首战术,派出了特种部队对司令部进行偷袭么?

    “少校同志!”萨依特又在车另外一侧大声地叫我。“我们不能停留在这里了,得赶快回司令部去。”说着他拉开车门钻进去发动汽车。哪知道发动了半天,车也没有发动起来。

    “萨依特,”我从地上爬起来,冲着车内的司机叫道:“快从车里出来,我们徒步赶回司令部去。”我看见远处的森林里有几个人影晃动,也不管是自己人还是德军,就端着枪冲了过去。

    向前冲了十几步,我已经看清了那些人影是戴钢盔穿灰绿色军服的德国鬼子,他们身后的树上还挂着不少的雪白的降落伞,看来是敌人的伞兵。我急忙扑到在地,扣动了冲锋枪的扳机,向他们射出了一连串的子弹。

    我打倒了两三个,剩下的德国鬼子弯着腰,把冲锋枪抵着腹部,渐渐地跑近了,他们的五官已经清晰可见。我回头往轿车停着的方向看去,想看看萨依特怎么还没有过来帮忙。就在这时,一发迫击炮弹直接命中了轿车。一声爆炸,把汽车炸成了一团火球。

    “萨依特!”我冲着燃烧的汽车大声地喊着,战友的牺牲,让我燃烧起满腔的怒火,驱散了心中原有的恐惧。我大吼着站了起来,端着冲锋枪边开火边向对面的敌人冲了过去。等到打空弹夹里的子弹,发现刚才冲过来的几个德国鬼子都全部成了我的枪下亡魂。

    我掉头正准备向轿车跑过去,看看萨依特究竟怎么样了。这时,汽车发生了更大的爆炸,迎面扑来的热浪让我不得不爬在了地上。

    我从地上爬起来,用衣袖抹了一下不知不觉中落下的眼泪,最后看了一眼燃烧着的汽车,提着冲锋枪向司令部方向冲了过去。

    越往前跑,枪声也密集。跑着跑着就看见了交火的双方,德军人数不多,在我军警卫部队猛烈攻击下步步后退。我军的进攻队列中,除了有不少校尉级指挥员,甚至还有几个配着将军衔的指挥员在队伍里端着冲锋枪冲锋。看来对敌人这次突袭,连司令部里的参谋军官都投入了反击。

    我也加入到了冲锋的队伍中,冲锋枪的猛烈威力在抵近射击中显出巨大的威力,扫到哪里,哪里就有成片的敌人倒下。

    战斗没啥悬念,德国的伞兵们很快就被消灭了,一百多人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活捉,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我跟在一位中将的后面,来到了朱可夫的房间。一开门,我就看见朱可夫正坐在桌子前看地图,地图上摆着一把波波夫冲锋枪,看来如果形势不妙的话,他也打算亲自端着枪去和德军战斗。

    中将向朱可夫敬了一个礼,大声地报告说:“报告大将同志,敌人的伞兵已经被全部消灭。”看到朱可夫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赶紧补充说:“抓到几名俘虏,您要审讯吗?”

    “没时间。”朱可夫头也没抬地说,继续在一个本子写着什么。

    “需要把这事报告大本营吗?”中将提出了一个建议,希望能引起朱可夫的注意。

    朱可夫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中将,用冷淡地语气反问:“为什么?”

    中将没有再说什么,再次敬礼后离开了房间,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等中将离开后,我上前几步,来到朱可夫面前,向他敬了个军礼,然后报告说:“大将同志,我回来了。奉您的命令,已经从斯特列尔科夫卡村把您的母亲接了出来,并安全地送到了莫斯科。不过我去的时候,您的姐姐和她的孩子们已经提前转移了。”

    朱可夫点点头站了起来,轻轻地拍拍我的肩膀,说:“亲爱的,干得好!你真是好样的。”停了一下,又问:“萨依特在哪里?”

    听他这么一问,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哽咽地说:“我们在回司令部的路上,遇到了德军伞兵的迫击炮攻击。轿车被直接命中,他……他已经牺牲啦。”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