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节 残酷的战斗(一)
    送走游击队员以后,我就回到了潘菲洛夫为我安排的房间里休息。

    刚脱了衣服躺下,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我对于这个不合时宜,跑来打扰我睡眠的人很不满意,便冲着门外不高兴地高声问道:“谁?有什么事?”

    “奥夏宁娜少校同志,您的电话!方面军司令部打来的!紧急电话!”回答我的是巴哈杜的声音,看来是有啥急事,要不他不会这么晚来打扰我。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上了衣服,打开了房门。巴哈杜站在门外,看见我开了门,立即退后一步,把手举到紧扣在额上的船形帽旁,报告说:“师部有您的紧急电话,从方面军司令部打过来的,师长让我来请您立刻到指挥部去接电话。”我点点头,也没有顾上和他说话,便几乎是奔跑着走进了师部。

    从电话机拿下来的话筒放在桌上,看到我进门,潘菲洛夫就一把抓起话筒递过来。

    我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您好,我是奥夏宁娜!请问您是哪位?”

    马上我就听到方面军司令员朱可夫大将熟悉的声音:“少校!很抱歉打扰了你的休息,方面军司令部对你的工作有了新的安排,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把你叫起来。”

    “我听从您的安排!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听到又有了新的任命,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这次将会被派遣到什么地方去。

    “你要尽快赶到第五集团军去,向列柳申卡将军报道。”朱可夫波澜不惊的声音从话筒里继续传过来,“具体的工作,他会亲自为你安排的。”

    “明白,”我简短地回答说:“我马上准备出发。”

    “还有,我听说你曾经向游击队员们作了一番精彩的、充满了战斗激情的演讲,没能在场亲自听听,真是可惜。”没等我说话,他又接着说了句:“早点去新的战斗岗位报道吧,祝你好运!”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刚搁下电话,旁边坐着的潘菲洛夫就特别关切地问:“朱可夫同志这么晚给您打电话,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大将同志让我马上去第五集团军报道。”说实话,我对这个番号的部队一无所知,便好奇地问目前这位师长:“你知道这支部队的情况吗?”

    “第五集团军是前两天才临时组建的,司令员列柳申卡少将是第一近卫步兵军的军长,统帅部还从第十六集团军里划拨了部队过去,说起来里面还有你认识的人呢。”

    “我认识的人?!”我忍不住吃惊地反问了一句,“是谁?”

    “波罗苏希上校啊。”他有些诧异地说:“您天天待在朱可夫身边,难道不知道第32远东红旗步兵师如今已经并入了第五集团军吗?”

    我回想了一下,确实没有听朱可夫提起过波罗苏希师的归属问题,也许这项安排是发生在我执行特别任务的那段时间里。朱可夫不会专门向我这样的小角色提起这种调动,所以不知道也很正常。

    几个小时后,我就出现在了列柳申卡将军的第五集团军。指挥部设在防线的一个前沿观察所里。

    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列柳申卡站在那里,弯身向着铺着地图的长桌。看见我进来时,他直起身来,绷着脸点了点头来回答我对他的问候。同时,他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希望大将同志给我派一名有丰富战斗经验的指挥员,没想到却给我派了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要知道我们是在打仗,可不是去参加舞会。”

    他这种态度使我有些恼火。“将军同志,”我冷冷地用公事公办的口气报告道,“到你指挥所之前,我不光在列宁格勒参加过战斗,即使在莫斯科郊外,我也和德国鬼子战斗过。我想朱可夫大将既然会把我派遣到这里来,是因为他觉得我能胜任这里的工作。……”

    “好吧,”列柳申卡打断了我的话,“我这个集团军是才组建的,兵力不足,指挥员也很缺,特别是缺有战斗经验的指挥员。先坐下吧,听我慢慢说。”

    听了他的话,我顺从地在长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您以前担任过什么职务?”他问道。

    “战争爆发后,我曾经在高炮部队里担任过班长、排长、连长,”我简单地向他汇报自己担任过的职位:“还在普耳科沃高地指挥过一个守备营。”

    “怎么提拔得这么快?”他充满疑问地问:“战争才爆发几个月,可您已经是少校了。”

    “战争刚爆发时,我还是个下士。我能提拔得这么快,完全是德国人帮的忙,”说到这里,我看见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赶紧补充说:“我的运气不错,每次战斗都能取得胜利,并消灭不少的德国鬼子。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有机会获得勋章和快速提升的机会。”

    “看不出来,你真不简单呢。”他对我的态度开始有所缓和了。

    “可以进来吗?将军同志!”指挥所门口传来了我熟悉的声音,扭头看去,来的正是我认识的波罗苏希上校,他后面还跟着个穿黑色坦克兵制服的上校。

    “进来吧,就等你们了。”列柳申卡说着,用手指了指我,向两人介绍说:“这是奥夏宁娜少校,她是方面军司令部派来的特派员,来协助我们作战的。”

    我的军衔比来的两人都低,赶紧站起来向他们敬礼。并主动招呼波罗苏希:“您好,师长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波罗苏希愣了一下,但马上就认出了我,抓住我的手使劲摇了摇,连说:“欢迎你到我们的部队来,我们以后就可以并肩作战了。”

    旁边的坦克兵上校淡淡地说:“我是第20坦克旅旅长奥尔年科上校,欢迎您。”然后伸手和我礼貌地握了一下。

    “都坐下吧,我们来讨论讨论天亮以后的战斗该怎么打。”列柳申卡又招呼着大家坐下后,然后开始进行战术部署。“这两天,德军在波罗金诺已经向前推进了三到六公里。我军的装备要想完全把他们挡住,是很困难的,所以目前能做的是尽量拖延他们向莫斯科推进的时间,让统帅部有充足的时间积蓄力量进行反击。”

    “您是怎么安排的?将军同志。”波罗苏希上校问道。

    “还是以你师的步兵据守阵地,等敌人的进攻减弱后,奥尔年科的坦克旅再投入反击。”

    “我的坦克可不多了,”奥尔年科生硬地说道,至少在我看来,他对将军的态度是非常不友好的。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说:“在经过连番的战斗以后,全旅只剩下了二十辆坦克,不过够折腾一阵子的。”

    会很快就开完了,趁奥尔年科和列柳申卡继续说话的时候,我面向身边的波罗苏希上校,好奇地问:“上校,那天的那个新郎嘎桑,最近怎样了?”

    “已经牺牲了,他在婚礼的第二天,就在战斗中牺牲了。不光是他,阿塞拜疆连的战士们都牺牲了,他们在战斗中表现得很顽强,直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波罗苏希有些情绪低落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