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节 残酷的战斗(五)
    从指挥部到230团的阵地,只有五六百米远,但是没有交通壕直接通到那里,以至于我大部分时间不得不走在开阔地上。

    德军的进攻虽然暂时停止了,但是他们还是向我们的阵地这边不停地打着冷枪冷炮。在行进的过程中,一听到炮弹尖利的呼啸声,我就赶紧卧倒,等爆炸过后再爬起来继续前进。

    就这样走走停停,到230团防线的时候,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战壕后面一字排开的坦克还在向敌军开炮,不过我观察了一下,只有五辆是完好无损的,其它的不是被击毁就是履带被打断了,看来是无法参加进攻作战了。

    我看见几个坦克兵坐在一辆被炸断履带的坦克后面包扎伤口,便走了过去,大声地问他们:“战士同志们,你们的指挥员在哪里?”

    他们闻声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有个人指着旁边不远处正在开炮的一辆坦克说:“就在那里,古谢夫中尉在指挥战斗。”我向他点头致谢,快步地向那辆坦克走去。身后传来一个战士嘀咕的声音:“男人都死完了吗,居然派个女的到前线来!”

    听到这话,我没有回头搭理他,径直走到了那辆坦克旁,用枪托敲了敲炮塔的外壳,见里面没有动静,又加大力度使劲敲了几下。这一次马上有了回应,舱盖咣当一声打开,一名坦克兵中尉探出身来,看了看我,大声地问道:“您有什么事啊?中士同志。”

    中士?!他在叫谁啊?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看见别人啊,然后用手指指着自己,有些犹豫地问他:“您是叫我吗?中尉同志。”

    “那是当然。你看看,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他用不满意的口吻回答道。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士兵军大衣,顿时释然了。从到莫斯科开始,我就一直穿着士兵的军大衣,虽然后来有机会换成军官的军大衣,但我却没换,我可不想在战场上穿着崭新的大衣,成为德军狙击手的靶子。

    “我是方面军特派员奥夏宁娜少校。”我赶紧向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对不起!少校同志,我没有看清楚您的军衔,我是古谢夫中尉。”中尉赶紧给我敬礼道歉,然后追问我的来意:“您有什么指示吗?”

    “是这样的,在过几分钟,我就将带领部队向敌人发起反攻,我希望你能带领剩下的坦克,在前面为步兵开路。有困难吗?”

    “没有问题,少校同志。”古谢夫中尉兴奋地回答说:“您就瞧好吧,只要您下命令,我就会亲自去压死那些德国佬的。”

    “那好,待会儿我军会再对德国鬼子进行一次齐射。炮火一停,你就马上带领剩下的坦克向敌人发起冲锋,为我们开辟出一条进攻的道路。明白了吗?”

    “非常明白,少校同志。”

    和古谢夫中尉交代完任务,我跳了半人多深的战壕,沿着交通壕向团的掩蔽部走去。走着走着,我被前面围着的一堆人挡住了去路。我有些不满地说:“同志们,请让一让,我要到团指挥部去。”

    挡在前面的几个人立即把身体贴着一边壕边,给我让出了条路,让我看清了眼前的情形,原来是位年轻人抱着一位老人的遗体在哭泣,他身后站着的几个人也在不停地抹着眼睛。

    “怎么回事啊?”我悄声地问旁边站着的一个战士。

    “这是我们团的巴甫洛夫父子,”那个上了年纪的战士向着哭泣的年轻人努了努嘴,接着说:“年轻人是小巴甫洛夫,他刚才跳出战壕炸德军坦克的时候,他父亲发现有个德国鬼子想开冷枪,便毫不犹豫地跳出去为儿子挡了子弹。”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这对巴甫洛夫父子,上次和朱可夫视察阵地的时候见过他们。当时朱可夫还向老人承诺,等战斗结束了,就提拔他当上士,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牺牲了。看到小巴甫洛夫如此悲伤,我的情绪也不禁受到了影响,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随时都有可能顺着脸颊流下来。

    不过我转念一想,马上要对敌人发动进攻了,如果让小巴甫洛夫再这样继续悲伤下去,会影响到士气的。于是我擦了擦眼睛,走到巴普洛夫的面前,大声地对他:“巴甫洛夫同志,现在可不是伤感的时候,擦干眼泪站起来。”

    巴甫洛夫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茫然地看了看我,放开了他父亲的遗体,机械地站起身来,和我对视了好一会儿,才用沙哑的声音说:“我认识您,指挥员同志,上次您和大将同志一起到阵地上来视察过。”说话时并没有那种下级对上级应有的态度,周围站着的几个人也用不友好的目光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这样突兀地打断了别人的哀思,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引起别人的反感也是在所难免的。我感到在我和其他人之间出现了一堵无形的墙使彼此疏远了。我想赶快打通这堵墙,拆毁这堵墙。于是我指着阵地的前方大声地说:“眼泪是无济于事的。杀害我们亲人的德国鬼子就在对面,拿起手中的枪和他们去战斗。血债要用血来还,让他们用生命来偿还欠下我们的这笔血债。”

    简短的几句话就足以使我跟那些原本对我有些反感的人重归于好了。

    “少校同志。”230团的团长不知道啥时候挤到了我面前,“您的战斗动员真是太有特点了。您放心,待会我们一定会把德国鬼子打得鬼哭狼嚎的。”

    就在这时,新一轮的火箭弹呼啸着从我们头顶掠了过去,再次消失在敌人的进攻队列里。在惊天动地的爆炸后,一切归于了沉寂。

    我跳出战壕,高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大声地喊着:“成散兵队形散开,为了祖国!前~~进~~!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前~~进~~!”虽然我在大声地喊叫,传到耳朵里的声音却很小,估计是刚才的爆炸声让我的听力减退了。

    我军的坦克抢先越过了战壕,发起了冲锋。接着战士们也纷纷跃出了战壕,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成散兵队形跟在坦克的后来,向前进攻。我紧紧地跟着一辆坦克的后面,因为这是安全地带,只要敌人不开炮,冷枪是打不到这里的。

    经过我军火箭炮的两轮齐射,德军的进攻部队已经损失惨重,原本正在慌乱地后退,我军的突然反击更加大了这种混乱的程度。我军的空军此时也飞临了战场的上空,虽然只有九架飞机,但是他们对德军的坦克部队进行一番猛烈的轰炸后,德军失去了他们所倚仗的看家法宝,更加士气低落,再被我军一冲,顿时溃不成军。

    原本我们的散兵线是跟在坦克后面大步向前走着,不知道是谁先带头小跑起来,顿时整个队伍由走变成了小跑,很快又演变成了快跑。大部分德军都在拼命地逃跑,只有少数的几个顽固分子躲在掩体后面向我们开枪。战士们猛冲过去,那些德国兵不是被乱枪打死就是被刺刀捅死,这种零星的抵抗马上便土崩瓦解了。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的反击部队就到达了波罗金诺原野上的一个制高点。我看见高地上耸立着一座纪念塔,呈八棱柱形,顶端是一个老鹰的雕塑,塔的下部密密麻麻地刻满了俄文。我拉住身边一位战士问道:“这是个什么纪念塔啊?”

    “指挥员同志,您连这都不知道?”战士用诧异地目光看着我:“这是波罗金诺的俄军纪念塔啊,下面的文字记载了波罗金诺会战的经过。”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他又补充说:“这个地方是当年俄军的主要阵地,由拉耶夫斯基将军指挥的俄军第七军守卫,在整个会战中,这里争夺最激烈,伤亡最惨重,据说仅此一处双方就死了好几万人。”说完他就跑开了,去捉拿四散奔逃的德军士兵。

    “指挥员同志,”我正看着纪念塔出神的时候,巴甫洛夫在旁边叫我,我扭头一看,他正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押着几名垂头丧气的俘虏走过来。他走到我的身边报告说:“我觉得这几名德国鬼子很奇怪,他们说的不是德语。”

    “你们谁懂俄语?”我冲着几名俘虏问道。

    几名俘虏茫然地看着我,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懂德语,”巴甫洛夫补充说:“我刚才就问过他们,不过他们都听不懂。”

    不懂德语又不懂俄语,那他们肯定不会是被俘的苏军所充当的伪军,既然不是伪军,又会是什么部队的呢?我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结果来。

    这时有个战士跑过来向我报告:“少校同志,第四坦克旅的部队和我们会师了,他们的指挥员正在找您呢。”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马上过去。”

    刚走了几步,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停住了脚步,回到几名俘虏的面前,用英语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是哪支部队的?”

    “我们是法国人。”其中一个俘虏听懂了我的问话,赶紧也用英语回答我。虽然英法曾经爆发过百年战争,但是会说英语的法国人,和会说法语的英国人一样多,毕竟懂外语在他们的国度是一种时尚。他接着说:“我们是由法国志愿者组成的法国军团。”

    “志愿者组成的法国军团,哼!”我冷笑一声,吩咐巴甫洛夫:“你带几名战士把他们送到方面军司令部去,这些不是德国鬼子,而是一群法国佬。如果他们企图逃跑的话,不用废话,一律格杀勿论。”

    “是!”巴甫洛夫高兴地答应了一声,押着那群俘虏离开了。

    我在前往第四坦克旅的路上,看见了路边摆着刚才进攻高地时,被德军打坏的一辆坦克。在已经烧坏的坦克旁,躺着几名已经牺牲的坦克手的烧焦的遗体,我一下子就认出了其中的一个:这就是古谢夫中尉。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