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节 少将之死
    夜间下了一场大雪,刺骨的寒风在白雪皑皑的平原上呼啸。

    德军被我们的反击打乱了部署,再加上这突然变得恶劣的天气,他们在波罗金诺方向的攻势被迫暂时中止了。

    上午无战事,我正在组织队伍抓紧时间抢修加固工事,以应付德军随时有可能发动的新一轮攻势,波罗苏希上校派人来通知我,说指挥部里有我的电话,让我赶快去接。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随着来通知我的战士,沿着交通壕往新建的指挥部走。

    入口处有一名哨兵,身穿短皮大衣,胸前挂着冲锋枪,在原地不停地跺着双脚。看见我以后唰地立正敬礼。指挥部的四壁和顶棚都覆着木板。沿着一边墙壁放着几张长凳,正中是摆着作战地图的木桌,上面还有两部电话。波罗苏希上校正拿着其中一部在通话,看见我进去,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话筒说:“大将同志,奥夏宁娜少校来了。”跟着便把话筒递给了我。

    我接过电话,听见话筒里传来朱可夫熟悉的声音:“是丽达吗?”赶紧回答说:“是我,大将同志。”

    “干得不错!由于你们及时地把握住了战机,对敌人进行一次成功的反击,打乱了他们的整体部署。今天德军在其它几个方向对莫斯科的进攻减弱了,据侦查显示,他们正在重新调整兵力,准备重新对波罗金诺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进攻。”

    “大将同志,请您放心,我们已严阵以待,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说这话时,我凭借着室内微弱的光线,观察这个指挥部是否造的牢固,先看了看墙壁的覆板是怎样做的,随后又研究顶棚和支撑它的柱子,心里估量如果炮弹在逼近的地方爆炸,它的牢度经得住吗?心里刚才对朱可夫所说的,不过是一些套话而已,我和他一样清楚,以第五集团军的现状,是顶不住德军的新一轮强攻的。

    “丽达,”朱可夫突然用商量的口吻对我说:“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下一步,我想把你调回方面军司令部。至于新的任命嘛,等你回来以后再说。你没有反对意见吧?”

    “我服从方面军司令部的安排。”我虽然参加过很多次战斗,但我依然是很怕死的。从目前的形势看,再留在波罗金诺,摆明了是九死一生的结局,能有机会回到安全的地方,是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事情,我如果再推脱的话,就显得有些虚伪了,所以我才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那好吧,把你手中的工作移交给波罗苏希上校,你自己马上回方面军司令部报道。动作要快,明白吗?”

    “明白!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

    “祝你一路平安。”说完这句话,朱可夫就挂断了电话。

    傍晚时分,我乘坐运送弹药返回的卡车来到了方面军司令部外面。虽然离开了几天,不过门口站岗的士兵都认识我,没有盘问什么就把我放了进去。

    在通往作战会议室的走廊上,我意外地看见一位佩戴着少将军衔的老人站在墙边,独自手舞足蹈地在那里喃喃自语。走近以后,我听清了他正在说:“……敌人的坦克集群已经推过来了,正向我们的首都莫斯科推进。……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这些学员身上,应该把德国人拖住三天,总共三天的时间。虽然我们的武器和装备都很差,但是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应当表现出国内战争时期,红色军事学员的光荣传统,和顽强的战斗精神,……我们宣誓要努力完成自己的神圣职责,我们宣誓不准敌人接近莫斯科,让我们为保卫莫斯科宣誓。……”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身上的军大衣好像十几天没有更换过,脚下的靴子上面布了厚厚一层灰尘。往脸上看,感觉他整个人异常地憔悴,面窝深陷,眼眶发黑,目光呆滞,满脸的胡子茬。

    我边走边回头看这位老将军,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前。正准备拉门进去,却被一位坐在门边桌子前的少尉拦住了,他非常不客气地说:“战士同志,您是哪个单位的?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随便乱闯!小心我通知您的指挥员,关你几天的禁闭。”

    我看了看面前这位年前的少尉,问道:“您是新来的吗?”

    “我是不是新来的,关你啥事啊?”他的态度异常不友好,甚至还向我摆起了谱,“按照条例,您应该向我敬礼。……”

    “对不起,少校同志。”没等我冲这名少尉发火,旁边的一扇门打开了,从里面匆匆忙忙出来一名没戴帽子的中尉,看到我一脸的不爽,赶紧向我道歉说:“我刚才有事离开了一会儿,请这位新来的少尉临时帮我看一下。他是新来的,不认识您,请您原谅。”然后又冲着少尉低声说:“这就是我经常向你提起的奥夏宁娜少校。”

    少尉的脸顿时红得和关公似的,赶紧向我来了个立正,讪讪地说:“对不起,少校同志,您穿的是士兵的军大衣,所以我没有认出您来。请您原谅!”

    “没关系,这是小事。”我面朝着中尉,用手指了指在走廊上发神经的老将军,问道:“这位自言自语的将军是谁啊?”

    “他啊!”中尉看了看老将军,然后凑近我的耳边说:“这是波多里斯克步兵学校校长斯米尔诺夫少将,他学校里的学员今天全牺牲了,可能因为受不了这个刺激,所以人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从来这里到现在差不多两个小时了,就一直是这样。”

    原来是他啊,记得十来天前,我跟着朱可夫刚到前线的时候,曾经去他的防区视察过。这么说来,当时我见到过的那些年前的学员都牺牲了,我不禁暗自叹了一口气,同情地看了一眼老将军后,问面前的中尉:“报告大将同志了吗?”

    “还没有来得及。”中尉有些犹豫地说,“大将同志一直在工作,我不能去打扰他。”

    “弟兄们啊!”斯米尔诺夫少将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德国鬼子攻占了前面的那个村子,我们不能让他们把这里变成进攻莫斯科的前进基地,要马上组织进攻,把村子夺回来。……”

    看到这个情形,我有些于心不忍,摘下挂在身上的冲锋枪,交给了面前的中尉,准备亲自去向朱可夫报告这位老将军的情况。我的手刚抓住门把手,听见身后少将嚎啕大哭起来:“一切都完了,又把敌人牵制了一个昼夜。”随即便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我慌忙回转头去,正好看见少将顺着墙壁滑坐到了地上,头歪向了一边,双眼大睁着,手枪掉在了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一缕鲜血顺着他的右脸颊流了下来,像一条红色的小溪汨汨流淌,染红了他领章上的两颗金星。

    闻声赶来的人们纷纷围了上前,而我却站在原地发呆,心想如果我带领的部队被打光了,我会不会有他这样的勇气,对着自己的头部开上一枪。

    “怎么回事?哪里打枪?”身后响起了朱可夫的声音,站着我身边一直不曾动窝的中尉赶紧回答说:“大将同志,是波多里斯克步兵学校的校长斯米尔诺夫少将开枪自杀了。”

    “自杀?!”朱可夫怒不可遏冲中尉发了火:“他什么时候到方面军司令部来的,怎么没有人向我报告?还有他为什么会自杀?”

    “对不起,大将同志。”中尉赶紧为自己辩解道:“他来的时候,您正在忙,我就没有打扰你。至于为什么自杀?可能是因为他的全部学员都牺牲了,他受不了这个刺激,一时想不开才会选择走这一步的。”

    “给我闭嘴!”朱可夫涨红了脸怒吼道:“他来了以后,为什么不立刻向我报告,如果他能见到我,也许就不会走上这条绝路。现在,你把你的工作移交给别人,然后立刻到前线去,去亲身体会一下战场上战友间的这种生离死别!”

    “是!”被训得眼泪汪汪的中尉答应一声,戴上了大檐帽,向朱可夫敬了个礼,然后大踏步地沿着走廊向外走。

    “丽达,”朱可夫苦笑着对我说:“你到后勤部去找具棺材,把斯米尔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