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节 丰盛的午餐
    有一条踩得很平坦的小路,通到第十六集团军指挥所的掩蔽部。风吹着小路上的雪,在掉光了树叶的桦树林里低声呼啸。

    刺骨的寒风冻得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整个人顿时彻底清醒了,回想起刚才那个奇怪的梦,我还是感到很困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得如同我亲身体验过似的。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一间土屋式掩蔽所门前。看到门口有两名挎着冲锋枪的战士在来回走动着,我猜测这应该就是罗科索夫斯基中将的指挥部。我问其中一名战士:“集团军司令员同志在在不在?”

    哨兵站住了,挺直身子,向我敬了一个礼,回答说:“指挥员同志,您好!将军同志在里面,他们正喝茶呢!您请进吧!”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着的士兵军大衣,根本看不见自己的真实军衔啊,这个战士怎么知道我是军官呢?便有些惊奇地问他:“您怎么知道我是指挥员,而不是普通的战士呢?”

    “这一点我很清楚,指挥员同志。”那个战士很干脆地回答说:“我以前见过您。上周您和朱可夫大将同志到集团军里来时,我曾经见过您一次。”

    “您的记忆真好,那么久了还能记得我。”对于他的好记忆力,我忍不住夸了一句。

    “当然记得。像您长得漂亮,又有这么高军衔的女指挥员,只要见过一次,谁都不会忘记的。”他的几句奉承话夸得我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谢谢您的夸奖!”我向哨兵说了一句感谢的话,然后便循着踏阶下到掩蔽部去。我掀开了把指挥室和外面隔开的门帘,在油灯的亮光下,我看见一张木板桌旁边坐着几位指挥员,我立刻在里面认出了自已要见的罗科索夫斯基将军,其余的人我都不认识。根据领章来看,其中有个是少将,剩下的几位都是校级军官,估计是指挥部的参谋之类吧。

    我向前一步,向罗科索夫斯基敬了一个礼,然后大声地报告说:“将军同志,方面军特派员奥夏宁娜中校前来向您报道。听候您的命令。”

    “欢迎您的到来,奥夏宁娜中校。”罗科索夫斯基站起来亲热地欢迎我,没有还礼,也没有握手,而是给我来了一个拥抱,嘴里说道:“同时祝贺您获得高一级的军衔。”

    接下来,那些坐在的指挥员们也站了起来,纷纷和我握手表示欢迎和祝贺。

    和大家寒暄一番后,罗科索夫斯基便招呼我坐下,少将往旁边移了移,给我腾出一个坐的位置,我道了一声谢以后便坐了下来。罗科索夫斯基拿起了桌上的茶壶,先往一个空玻璃杯里倒满了茶水,又把杯子放进了纯银的杯托里,才递给了我,并说:“请喝茶。”

    我刚睡了一觉起来,正渴得厉害。我接过茶杯,先道了一声谢,然后把茶杯端到嘴边,喝了一口。茶热气腾腾的,而且太甜了,很显然将军在茶杯里放的糖太多了。

    “奥夏宁娜同志,您来得正是时候,我们正打算吃午饭。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吃啊?”将军很客气地问着我。

    “能和您一起吃饭,是我的荣幸。”罗科索夫斯基可是苏联未来的元帅,和他保持融洽的关系,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才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和他们一起吃饭,还真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况且这些高级指挥员吃的东西绝对不会太差劲,我和他们一起吃,还可以改善一下伙食,所以非常爽快地表示了赞同。

    布帘外响起了一连串的缓慢的脚步声,我先是闻到一阵烤土豆的清香,接着看见几名战士端着摆满餐具的托盘走进来,他们把托盘上的东西一一放在桌上后就退了出去。

    桌上摆的午餐品种很多,有包着锡箔纸的烤土豆、土豆烧牛肉、土豆泥、羊肉汤、酸黄瓜、腌西红柿、腌蘑菇、玉米沙拉、西红柿沙拉、黄瓜沙拉、胡萝卜沙拉、香肠丁沙拉、香蕉水果沙拉,以及几碟黄油和奶酪丝。我看到面前这么丰盛的午餐,不禁暗自流口水,心中感慨罗科索夫斯基这才叫会过日子。我跟着朱可夫混的那些日子里,每天不是面包就是面包干,偶尔会有个红菜汤之类改善改善伙食,肉类是绝对没有的。早知道这里的生活这么好,我早就申请调过来了。

    “您想吃点什么?”罗科索夫斯基非常有绅士风度地问我。

    “烤土豆吧。”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要知道,在莫斯科待了好几年,我的饮食习惯已经开始俄化,已经变得像在国内冬天喜欢吃烤红薯一样,喜欢吃烤土豆。

    罗科索夫斯基拿起一个包着锡箔纸的大土豆,放在空盘子里,用餐刀熟练地切成了两半,接着用小勺子把里面的土豆瓤捣成泥状,又加了点黄油和奶酪丝进去继续搅拌。等搅拌均匀后,指着桌上的几种沙拉问我:“需要加什么口味的沙拉?”

    我指了指玉米沙拉、西红柿沙拉和黄瓜沙拉说道:“就要这三种吧。”

    他用勺子舀了几勺我要的沙拉到土豆里去,然后又搅拌了一下,才递给我。然后他又招呼大家:“同志们,别客气,都开始动手吃吧,从早晨到现在,大家都还没有吃过饭,估计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听到这么一说,大家哄然大笑,然后也不继续客套,把自己喜爱吃的东西往自己面前一扒拉,便开始埋头大吃。因为随时要打仗的缘故,餐桌上找不到任何含酒精的饮料,大家都是边吃边喝茶。

    “烤土豆的味道怎么样啊?”罗科索夫斯基叉起羊肉汤里的土豆块,边吃边问我。

    “很好,味道非常棒。”我赶紧咽下了一口香甜可口,又有些烫舌的烤土豆,非常开心地回答说:“要是能经常吃到这么美味的土豆就好了。”

    “呵呵,”将军笑着说:“等打跑了德国鬼子,我天天请你吃。”

    我吃着这久违的美味的烤土豆,不禁回想起后世在莫斯科吃过的那些好东东。威登汗里的烤肉,虽然竹杠敲得厉害,不过凭心而论,味道还真的不错;马雅可夫斯基广场附近的那家俄式自助餐厅,味道好品种多,价格也便宜,每次国内过来的朋友想品尝正宗的俄罗斯风味,我就会带他们去那里吃个痛快。

    “丽达。”将军的话打断了我的遐想,我赶紧搁下手中的叉子,抬头望着他,还没等我说话,他又接着说:“我听说了你在波罗金诺的表现,你组织的那次反击,居然把德军打退了三到六公里,并收复了全部失去的阵地,真是不简单啊!”他冲我翘了一下大拇指,然后端起了桌上的茶杯,说:“如今在打仗,不能喝酒,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干杯!”

    听到这么说,我赶紧也端起桌上的茶杯,和他手中的杯子轻轻地碰了一下。见到将军开了头,其他几个人也不甘落后,纷纷学着他的样子,以茶代酒和我碰杯。我心里暗想,幸好不是喝酒,否则的话,我就不是醉卧沙场,而是醉卧指挥部啦。

    等大家给我敬完茶,将军又说:“你也许不知道吧,在你离开后不久,最高统帅部又给第五集团军任命了新的司令员。今天德军清晨再次对波罗金诺发起了猛烈地攻势,据最新的情报显示,许多阵地被德军重新占领,我军部队伤亡惨重,剩余的部队正在向后退却。”

    听他这么一说,我不禁大吃一惊,才一天多的时间,怎么形势就恶劣到了如此地步。幸好朱可夫把我召回了方面军司令部,如果我继续留在第五集团军指挥战斗的话,除了有负伤、被俘、阵亡的可能,甚至还有可能要承担部队被迫退却的责任。

    远处突然传来了隆隆的炮声,指挥部的一部电话也随之响了起来。离电话最近的一位中校拿起了话筒,听了一会儿,然后捂住话筒对将军说:“司令员同志,电话是潘菲洛夫将军打来的,德国鬼子正在坦克的掩护下,向他的防线发动进攻。”

    “知道了,命令他坚决顶住,我马上就到他那里去。”

    “是,”那个中校答应了一声,然后放开手,对电话线另外一端的潘菲洛夫将军大声地说:“司令员有命令,让你们坚决地挡住敌人,一步也不许后退,他马上就到你那里去。”

    罗科索夫斯基站起来,边系皮带边对大家说:“同志们,都去忙自己的工作吧,我到潘菲洛夫的师里去看看。”然后又对我说:“丽达,你跟我走一趟。”

    “是。”我赶紧放下吃了一半的烤土豆,站起来回答他。心里暗骂这帮该死的德国鬼子,连饭都不让我们好好地吃完。等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会天天组织部队进行夜袭,让你们连个踏实觉也睡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