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节 单兵掩体的妙用
    “报告!”外面传来战士的声音,让我打消了继续赖床的念头。

    “进来。”没等我开口,一直待在掩蔽部里的克罗希科夫已经先说了话。

    我掀开将行军床与指挥所隔开的布帘,探出头去张望。只见一名戴钢盔背着上着刺刀的步枪的战士,正规规矩矩地站在克罗希科夫面前,向他报告说:“一级指导员同志,我看见有一队带篷的卡车正向我们开过来。”

    “什么样的卡车?是我军的卡车吗?”他听了以后追问道。

    “是的,是师部炮兵连的牵引卡车,每辆车后面都牵引着火炮,正从阵地的后方向我们开过来。排长觉得有必要向您报告一下,所以就派我过来了。”

    “知道了,谢谢你。”克罗希科夫说着向战士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战士顿时心领神会,马上向他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指挥所。

    克罗希科夫目送战士走出指挥所,然后慢慢地转过身来,估计正打算叫我,却正好和探头出来的我四目相对。他呵呵一笑,然后问我:“中校同志,可以起床了吗?执勤的哨兵刚才来报告,说有一个炮兵连开拔过来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好的。”我本来就是和衣躺在行军床上的,说完这句话,我马上就翻身下床,蹬上了靴子,拉开了布帘,取下了挂在墙上钉子上的军大衣,边穿边对克罗希科夫:“指导员同志,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和克罗希科夫站在开阔地上,看着远处的车队越开越近。不一会儿的工夫,车队就在我们前方五六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紧接着第一辆卡车的驾驶室门打开,从里面跳出一个全副武装的上尉,使劲地吹响了哨子,大声地喊道:“炮兵连,听我命令,全体下车。”

    随着他的喊声,卡车里的战士纷纷从车里跳下来,一边挥胳膊蹬腿地活动僵硬的身体,一边有说有笑地四处张望。

    上尉跑过来,向克罗希科夫敬了一个礼,大声地报告说:“一级政治指导员同志,高炮连冈察津上尉向您报告,我率高炮连奉命前来,听候您的命令。”

    “高炮营?!”克罗希科夫说这话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天空,有些摸不清头脑地说:“我们这里需要的是反坦克的战防炮,而不是高射炮。如果要加强防空的话,你们去师部也许更合适一些。”

    “等一等,”我打断了指导员的话,直接问上尉:“上尉同志,你们接到的命令,是把高射炮用来平射打敌人的坦克吧?”

    “是的,完全正确。”上尉回答我时,好奇地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也许他心里很奇怪,怎么突然会跳出个年轻的女兵来说三道四,而一级政治指导员居然没有表示反对意见。

    “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奥夏宁娜中校。”克罗希科夫赶紧向上尉介绍我的身份。

    “您好,中校同志。”上尉赶紧向我立正敬礼,“我听候您的指示。”

    我没有还礼,而是上前握住他的手说:“欢迎你们的到来。有了你们的支援,德国鬼子的坦克就不足为虑了。”松开他的手以后,我指着阵地后方西北方向的一片树林说:“你率高炮连到那边的树林里去建立阵地,我马上安排通讯兵铺设电话线,如果需要你们火力支援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明白了,中校同志。”上尉再次向我立正敬礼,然后快步跑回他的车队,用他的大嗓门高声喊起来:“炮兵连,听我命令,全体上车。”

    看着车队掉头向西北方向的树林看去,克罗希科夫不解地问:“中校同志,您为什么要把炮兵连的阵地安排到树林去啊?要知道,根据条例,炮兵应该直接部署在阵地后面的开阔地上。”

    “我的政治指导员同志,”我耐心地向他解释说:“条例是十几年前制定的,那个时候敌人的飞机坦克都很少,防御阵地像那样布置是完全正确的。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如今敌人进攻前,先是飞机炸大炮轰,接着步兵又在坦克的掩护下冲锋。如果我们还生搬硬套地按照条例执行,把炮兵摆在无遮无拦的开阔地上,那就是让战士们去当敌人的活靶子。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听到我这一番解释,克罗希科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中校同志,外面天冷,我们回掩蔽所吧。”他不说我还没感觉到冷,听他这么一说,我感觉到寒风刮得脸蛋生疼生疼的,于是答应了一声,掉头一路小跑回到了温暖的掩蔽所里。

    德军的进攻,在上午十点开始。他们又是老一套的战术,飞机到阵地上先转悠一圈,扔下几颗炸弹,然后追着地面活动的目标,用机枪一通劈头盖脸地扫射。接着他们的大炮开始轰鸣,密集的炮弹铺天盖地般落到我军阵地上。

    面对德军这老一套的打法,我早有应付的办法。敌机刚飞过来的时候,我就通知各连连长,除了几名观察哨以外,其余的战士们都躲进早已挖好的避弹洞里。只要战壕里不是密集的战斗队形,德军的轰炸和炮击,对我军造成的伤害就减弱许多。我非常自信地认为,在我的指挥下,警卫营绝对不会在一两天内就被全部打光。否则的话,不用上级追究失败的责任,我就会像斯米尔诺夫少将那样,直接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上一枪。

    炮击还没有结束,我就听见战壕里传来了两声急促的哨音,这是事先和观察哨说好的暗号,代表请指挥员立刻过去的意思。我赶紧从避弹洞里跑出来,弯着腰沿着战壕,冒着敌人的炮火向观察哨跑去。一看到负责观察的那名战士,我就不高兴地问:“敌人的炮击还没有结束,你吹哨子做什么?”

    “中校同志,你看,德国鬼子,”被我责备的哨兵没有反驳,而是指着阵地前方对我说:“您看,德国鬼子的步兵过来了。”

    我举起望远镜向外面看去,只见德军的散兵队形已经渐渐逼近了我军阵地了。没想到啊,没想到,指挥部队的德军指挥官的学习能力还是挺强的。昨天我用这个战术带来部队夺取了阵地,没想到他们今天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趁我军被炮火压制的时机发动进攻。

    不过既然这个战术是我首创的,我自然有应对的方法。我马上吩咐观察哨吹哨子,招呼战士们赶快进入阵地。随着观察哨的一连串急促哨音过后,藏在避弹洞里的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进入了战斗位置。

    炮击刚结束,德国步兵的冲锋就开始了。不过他们没有我们昨天那么幸运,没能冲进阵地,因为迎接他们的是我军密集的火力。德军步兵暴露在十几米外无遮无拦的开阔地上,简直是战士们射击的活靶子,泼水般的子弹打出去,打得步兵接二连三地栽倒在了我军的阵地前面。一些士兵为了躲避我军密集的火力,急不择路地跳进了我们挖好的单兵掩体里。

    “冲啊!”正打得激烈,一个被射击声压低了的喊声从旁边传来,我扭头一看,居然是克罗希科夫带头开始冲锋了。看到越来越多的战士跳出了战壕,开始向敌人发起进攻。我心里暗自叫苦,待在阵地里打敌人多安全,你带队瞎冲什么啊?不过看到敌人已经潮水般地往后退去,我便站直了身体,端着冲锋枪冲着敌人后撤的队列猛扫一通,等打完一个弹夹,换上新弹夹后,我才跳出战壕,跟着战士们向前冲锋。

    冲锋部队前进三百米以后停了下来,然后整体后撤。克罗希科夫指着单兵掩体说:“我现在明白你当初为什么要叫我们把掩体挖这么深了,德国鬼子掉进去就爬不出来了。”

    “嘻嘻,明白就好。”

    “掩体里的德国鬼子怎么办?”他问道。

    “找懂德语的战士向他们喊话,想活命的就把武器扔出来投降。否则的话,”说到这里,我从旁边一个战士的腰间扯过一颗手榴弹,拉燃了引线,等燃烧了五秒钟以后,把手榴弹扔进了其中一个掩体。“轰!”一声巨响中,浓烟夹杂着一阵血雾从掩体里冒了出来,随即一切都恢复平静了。我接着补充说:“不投降的就这样处置。明白了吗?”

    “明白了。”克罗希科夫和周围的战士们同时回答着我。

    对困在单兵掩体里的德军喊话开始了,不少掩体里的德军乖乖地把武器扔了出来,被战士们拽上来以后,高举着双手当了我们的俘虏。不过也不时传来一两声爆炸的声响,这是战士们用最直接的手段,来收拾那些顽固的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