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节 夜袭(上)
    德军的第一次进攻被我们打退了,但间隔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又发起了新的进攻。

    当时我和克罗希科夫正在掩蔽部里谈论刚才的战斗。他非常虚心地请教我:“中校同志,真没想到,你让战士挖的单兵掩体是为了抓俘虏用的陷阱啊。不过我有一个疑问,就凭这几十个陷阱,能抓多少俘虏?”

    “其实,我让战士们挖这样的陷阱,并不是为了抓俘虏,只是为了更多地消灭敌人。”

    “啊?”我的回答让他有些疑惑不解,“你事先怎么会那么有把握,知道敌人会乖乖地跳进我们挖好的掩体啊?”

    “敌人进攻时,为了躲避我们密集的火力,肯定要找地方躲避。看到那么多没人的掩体,很自然地就会跳进去躲子弹。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掩体会挖的那么深,一跳进去就成了瓮中之鳖,只能任我们宰割了。”

    正说到这里,桌上的电话响了,克罗希科夫随手拿起话筒,听了几句后,冲对方说道:“我知道了,让战士们做好战斗准备。”放下话筒后告诉我,说:“德国鬼子又进攻了。”

    我赶紧来到瞭望孔前,举起望远镜,观察外面战场上的情况。

    这次的进攻,德军比刚才谨慎多了,坦克冲在前面开路,步兵则远远地落在了后面。看来他们采用的还是老一套战术,先用坦克突击把我军的防线撕开一个缺口,步兵随之跟进并占领阵地,把突破口扩大。不过不得承认,这种进攻方式是非常有效的,因为苏军的防御阵地通常都是一条线型的,缺少或者根本没有纵深配置,所以往往德军突破其中一点,然后整个防线就崩溃了。

    面对隆隆驶来的德军坦克,克罗希科夫表现得异常镇定,毕竟316师开拔到这里后,也打过好几仗了,已经有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对待德军的坦克已经不会像战争初期那般束手无策了。每个连里都配发有十支反坦克枪,是专门用来对付坦克的。

    他对我说了一声:“我到阵地上去指挥战士们打坦克。”随即掀开布帘便要跑出去。

    “等一等。”我急忙叫住了他,叮嘱说:“德军的步兵距离还很远,让战士们先打坦克。如果敌人的坦克推进太快的话,就放他们通过我们的防线,然后用密集的火力把后面的步兵截住。明白了吗?”

    “那冲到我们后方的德军坦克怎么办?”克罗希科夫不解地问。

    “那些没有步兵掩护的坦克,你只要派上几个战士从后面投上几个燃烧瓶,那些大家伙就会变成一堆堆燃烧的废铁。”

    “明白了,中校同志。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他便一路小跑地出了掩蔽所。

    我在望远镜里,看着行进在最前面的一辆坦克突然一顿,然后猛地停了下来,随即整个车身冒出了滚滚浓烟。看到这一切,我知道是战士们用反坦克枪打中目标了。

    看到有辆坦克中弹,其余的坦克纷纷放缓了速度,在行进中向我军阵地开炮了。我数了数外面的坦克,除了被击毁的,还有十三辆,估计凭借那几十支反坦克枪是顶不住的。于是我拿起桌上的电话,摇了几下摇柄,对著接线员大声地说:“给我接炮兵连。”电话一通,我就大声地说:“是冈察津吗?我是奥夏宁娜中校,炮兵连准备开火,用穿甲弹攻击德军的坦克,动作要快。”说完,我挂断了电话,接着去瞭望孔观察外面的战况。

    不一会儿的功夫,高炮连的炮弹就呼啸着落到了德军坦克的进攻队列中,有的直接命中目标,轰歪了坦克的炮塔或者炸断了履带。但更多的炮弹,则是落在了空地上,一团团泥土冲天而起。

    德军的坦克太多了,虽然被接连击毁了七八辆,可剩下的坦克还是越过了我们的战壕,往后方冲去。其中一辆居然在离我的掩蔽所仅仅十几米的地方冲过了战壕,看到这一情况,我赶紧放下望远镜,提着冲锋枪跑了出去。

    那辆坦克刚冲过战壕,就有名战士跳出战壕,追了上前,连着投出了两个燃烧瓶。第一个扔偏了,落在坦克的左边地上,瓶子摔得粉碎,里面的液体撒了一地。第二个瓶子准备地击中了坦克的炮塔,车身顿时便被一团大火包围了。那个战士在原地愣了一下,看清楚敌人的坦克已经燃烧起来了,才调头往回跑。

    我欣慰地看着这个才干掉了一辆德国坦克的年轻战士向我飞奔而来,还打算等他进战壕后好好夸奖几句。眼看他还有两步就能跳进战壕了,突然他的身体往后一仰,然后直挺挺地栽倒在我的面前。我先是吓了一跳,一抬头才发现,原来是刚才被击毁的那辆坦克里爬出的一个坦克手开的枪,我急忙端起手中的冲锋枪,对着他就是一梭子扫了过去,那个坦克兵先是丢掉了手中的冲锋枪,然后捂住胸口从坦克上一头栽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德国鬼子的步兵上来了。”我突然听见旁边有人这样大声地喊着,扭头一看,原来我们在全力对付坦克的时候,敌人的步兵已经不知不觉地逼近了我们的阵地。

    我瞄准了几个正冲上来的德国兵,猛地扣动了扳机,一排子弹就打了出去。看到我开火了,周围的战士也纷纷开火向敌人射击。

    我们在射击,进攻的德国兵也在还击。一发子弹呼啸着擦着我的头皮飞过去,随即便感到头顶发凉,我伸手一摸,原来子弹把棉帽打飞了,顿时把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好险啊!如果子弹在低一点的话,我要想活下来,估计就只能幻想了。

    我端着冲锋枪又扫射了一通,直到把弹夹里的全部子弹打光。然后蹲下身体捡起被打了一个洞的帽子,弯着腰一路小跑地回到了掩蔽所里。一进屋,我就抓起桌上的电话,要通了高炮连,命令冈察津立即换高爆弹轰击德军的步兵。

    在炮兵的支持下,我们再次打退了德军的进攻。除了击毁十四辆坦克外,还打死打伤了将近两百步兵。不过我军的伤亡也不小,原本五百人的营,只剩下了两百人。

    要想防御住这样重要的阵地,仅仅靠两百人是守不住的,于是我在向师长潘菲洛夫汇报战况的同时,非常直接地向他提出了需要增援部队的请求。他在电话那头犹豫了很久,才很勉强地回答我,说如果集团军或者方面军给他派预备队的话,他会优先补充我营的。

    虽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但我也知道潘菲洛夫是有心无力,当初为了夺回这个阵地,他连最精锐的警卫营都用上了。如今在他的身边,估计除了一帮参谋军官和政工人员外,就只有几个警卫员了。

    克罗希科夫站在旁边看着我打完了电话,然后关切地问:“怎么样,师部能给我营派增援部队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增援部队,一切都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您有什么好的打算吗?”他又问我,对我的称呼在不知不觉中又换成了“您”。

    我走到瞭望孔前,望着外面还弥漫着硝烟的战场,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利用手中这点有效的兵力,尽可能长时间地守住这重要的阵地。

    “您有什么好办法吗?”克罗希科夫又再次追问了我一句。

    他这么一问,我突然想起了后世玩过的几款即时战略游戏。和电脑对战时,如果只是一味地防守,那么电脑的部队就会源源不断地来进攻,好像它的兵力是用不完的;而如果对它的后方发动进攻,哪怕只是小部队偷袭一下,它就会傻乎乎地停止进攻,然后把所有的兵力调回去,守卫自己的基地。

    想到这里,我的思路豁然开朗:对啊!不能老是德国人进攻,我们防守,也该换我们进攻试试了。于是我对克罗希科夫说:“一级指导员同志,我想到办法了,要想守住阵地,不能老是待在战壕里单纯地防御,我们还是该主动出击,去进攻敌人。”

    我这话一出,把他吓了一跳。他急忙反驳说:“中校同志,您这样的想法不合适,德军有多少兵力,我们才几个人?而且德军有飞机大炮,而我们只有一个连的高射炮兵,如果是单纯防御的话,还行。如果用这样的兵力去进攻的话,那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有说过对德军进行正面进攻吗?我的打算是利用夜晚,对德军发动一次夜袭。”

    “夜袭?!”他不放心地问:“那需要投入多少兵力啊?”

    “我们不是去攻坚,只是去偷袭,所以兵力不需要太多,有三十个人就足够了。”

    “您觉得谁指挥这次行动合适呢?”

    “这个方案是我提出的,所以我将亲自指挥这场夜袭行动。”

    “不行,您是营的最高指挥员,不能去冒这个险,还是我带队去吧。”克罗希科夫怕我会出危险,所以想替我去指挥这次行动。

    “我是营的最高指挥员,这里我说了算,你就不用和我争了。”为了防止克罗希科夫阻止我的行动,所以我抬出自己的身份来压他。

    “是。”他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一声。

    于是,对德军夜袭的计划就在三言两语中确定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