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节 夜袭(下)
    克罗希科夫去挑选参加夜袭的人员,我则在掩蔽所里拉上布帘换衣服。从进入这个时代开始,我几乎每天都穿着裙子,平时还不觉得什么,打起仗来才觉得这裙子碍事。马上要带队伍去偷袭敌人的营地,估计到时候的战况一定很激烈,如果再穿着裙子的话就不太方便了。所以我刚才向克罗希科夫借了一条军裤,虽然大了点,但穿裙子行动方便多了。

    穿好了裤子,又在外面罩上了一件白色的伪装服,才斜挎着冲锋枪走出了掩蔽部。

    参加夜袭的战士们已经在战壕里排成了整齐的两列队形,看见我出来,原本还有些窃窃私语的队伍马上安静下来。克罗希科夫过来向我敬礼,报告说:“中校同志,参加的夜袭的三十名战士已经准备就绪,请您指示。”

    我从队列前面走过,掩蔽部里透出的灯光,让我勉强能看清面前这些年轻的面孔。我大声地他们说道:“同志们,在今天的战斗中,你们狠狠地教训了德国鬼子,让他们一步也没能前进,你们都是好样的!”

    “为苏联祖国服务!”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回应着我。

    “白天我们狠狠地揍了德国鬼子一顿,晚上也不能让他们清闲。现在,我要带你们去进攻他们。这次行动非常危险,也许我们都会牺牲,所以我不勉强你们,如果有不愿意去的,可以留下,我不会怪你们的。”

    “瞧您说的,少校同志。”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们早就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投入战斗,没有人会临阵退缩的。”

    “说话的是谁啊?”虽然声音很熟悉,但我看不清说话人的面孔,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我,巴哈杜。”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些沮丧和失望,“少校同志,您不认识我了?”

    “认识,认识,哪能不认识呢,毕竟都是老相识了嘛。”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想到你也参加夜袭队了。”

    “是的,少校同志。”巴哈杜不知道我已经晋级为中校,还称呼着我以前的军衔,“当初师长同志可吩咐我要像保护自己眼睛一样,保护您的安全,这个命令到如今依然有效。您带部队去袭击德国鬼子,我当然要跟在您的身边保护您啊。”

    “谢谢!”我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使劲地摇了几下。

    “可以出发了吗?中校同志。”克罗希科夫在旁边轻声地问我。

    “同志们,出发。”我向战士们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从我军的阵地,到德军驻扎的树林,大概间隔五百多米。要通过这么长距离的路程,而不被德军发现的话,就只能匍匐前进。幸好当年在单位当民兵时,练过匍匐前进,所以这几百米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德军每隔几分钟就往空中打一发照明弹,这时候我们就停止前进,一动不动地趴在雪地上。等照明弹消失了,再继续往前爬。

    进入树林后,我隐约看见前面有排列整齐的帐篷,我猜测应该就是德国士兵休息的地方。我们继续向前缓缓地爬行着,极力搜寻着德军哨兵的踪迹。

    “少校同志,看那边。”我旁边的巴哈杜轻轻地说了一句,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不远处有一个红色的亮点在一闪一闪的。接着照明弹的光明,我看清原来是一个戴着钢盔的士兵,正倚在树上抽烟。

    “谁过去把哨兵干掉。”我轻声地询问后面的战士们。

    “我去。”一个声音答应着,然后我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战士,手脚并用地从我身边爬了过去,快速地向哨兵靠上前。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个战士爬回到我的身边,轻声地说道:“指挥员同志,哨兵已经干掉了,请指示下一步的任务。”

    空气传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哨兵还站在原地,嘴里叼着的香烟还继续闪着红光。我有些不高兴地问那名战士:“你确定哨兵已经被干掉了?”

    “是的,指挥员同志。”他听出我语气中的不满,赶紧向我解释说:“我用匕首从哨兵的下巴向上捅的,他连啃都没啃,都咽气了。”听他这么一说,我抬头仔细地观察着不远处倚在树上的哨兵。在照明弹的光亮照耀下,我隐约看见哨兵的下巴处插着一个长长的物体,有液体正沿着这物体往下滴呢。

    “我刚才仔细看了看,除了这名哨兵外,没有再发现其他的哨兵。”战士继续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心中暗喜,真是老天保佑啊,没想到德国人的警惕性会这么差,也许他们认为苏军只会躲在阵地后面消极地防御,根本没有胆子来进攻他们,所以晚上连执勤的哨兵都没有多安排几个。

    我刚爬起身,身后的战士们也纷纷爬了起来。我们以树木为掩护,向德军的帐篷所在地快速地移了过去。

    突然,巴哈杜拉住我的袖子,低声说了句:“小心,前面有德国人埋伏。”

    有埋伏?!听到这句话,我本能地低叫一声:“卧倒!”然后率先爬在了地上。

    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没见前方有任何动静,便问巴哈杜:“你看见的德国鬼子在哪里?”

    “在那里,您瞧。”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前方的雪地上趴着十几个人,虽然光线很弱,但还是能看清对方的穿着是德军制服。不过很奇怪,按理说这么近的距离,我们应该早就被发现了,但是他们却依旧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

    又一颗照明弹升到了空中,借助它的光亮,我意外地发现前面趴着的德军士兵,居然有两个是仰面朝天的。不会吧,居然摆出这么奇怪的造型,他们不会是大晚上睡不着,跑出来躺在雪地上数星星吧。

    我站起来身来,小心翼翼地向这群德军士兵靠近。“小心啊,少校同志。”巴哈杜怕我有危险,边轻声地叫着,边爬起身来,紧紧地跟在了我的后面。

    走近以后,我才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躺在这里是十几具德军士兵冰冷的尸体,他们每个人都被反绑着双手,其中有士兵也有军官。

    “这是怎么回事啊?”巴哈杜站在我的身边,好奇地问:“除了普通的士兵,还有上尉、中尉,是谁杀死了他们?”

    看着这些被反绑着的尸体,我马上联想起了在师部见到的那名上校,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便轻描淡写地告诉巴哈杜:“中士,不要大惊小怪,这些德国兵是从我们的枪口下逃脱的,虽然我们的子弹没消灭掉他们,但是他们丢失了阵地,最终还是逃脱不了自己人的严厉惩罚。”

    战士们聚集在我的身边,等待着我的命令。我原以为今晚的夜袭,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德军的营地里居然防备如此松懈,简直可以让我们来去自由。这样一来,倒让我有些为难了,接下来该怎么打呢?是带人去打德军的指挥部,还是直接打帐篷里的普通德国兵?

    “少校同志,接下来怎么打?您快下命令吧。”巴哈杜在旁边轻声地催促着。

    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平原游击队》里的一个情节:鬼子和伪军进攻李庄,李向阳通过地道出现在两军的中间,同时向两边开枪扔手榴弹。因为天色太暗,鬼子和伪军之间又缺乏有效的联络,便自己人和自己人打了起来,而李向阳的游击队却躲在一旁看热闹。

    对,目前的情况和李庄的情况差不多,就参照老李同志的这种打法打。于是我把巴哈杜和刚才干掉哨兵的战士叫过来,小声地吩咐他们该如何如何地行动。布置完任务,我让他俩各带了十个人分别向东西两个不通方向而去。

    功夫不大,先是几下手榴弹爆炸的声音,接着冲锋枪的怒吼声便响成了一片。我和剩下的几个战士在原地保持着警戒,以防有敌人意外地闯过来,从而切断巴哈杜他们的退路。

    急促的脚步声,同时从东西两个方向传了过来。“是自己人。”身边的战士欣慰地告诉我说。很快巴哈杜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跟着另外一名战士带领的小分队也回到了集结地。

    这个时候,德军的营地里打得热火朝天,射击声、爆炸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巴哈杜兴奋地向我报告说:“少校同志,我奉您的命令,带着战士们到了帐篷外面,向里面扔了几个手榴弹,然后又向其它的帐篷打了几梭子,便退了回来。”

    “指挥员同志,我的情况也一样。”那个战士在一旁补充说:“您刚才下命令的时候,我还怀疑您的计划能否奏效呢。没想到,一切事情的发展都在您的算计之中,我们只向敌人扔了几个手榴弹,开了几枪,他们就乱成了一团,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了。”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少校同志。”巴哈杜问道,听他的意思,好像还想趁机在狠狠地教训德国人一下。

    “马上撤退。”

    “撤退?!”我的命令让他们大吃了一惊,巴哈杜心有不甘地说:“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里驻扎的敌人不多,只有两个连的兵力。要不我们再去扔几个手榴弹,没准能把他们全部消灭掉。”

    看到他信心满满的样子,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扔几个手榴弹就想把德军两个连的三四百人全消灭,你以为你扔的是原子弹啊。

    “服从命令,马上撤退。”我果断地向在场的战士们下达了命令,“让他们自己人和自己人打个痛快吧,我们该回去睡觉了,等天亮以后在阵地前面再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

    接着,我们一行三十一人向自己的阵地转移,这次不再是匍匐前进,而是一路小跑着回去,德军自己正打得不亦乐乎,谁会留意是否有人通过两军中间的开阔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