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节 苦恼的罗科索夫斯基
    一路之上,我都在琢磨:刚才看见的那个人十之八九是斯大林,可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到莫斯科西南方向的尤嘎杂巴特娜亚来呢?而且身边还没有配备足够的警卫力量,就带了一个司机,难道他不怕遇到危险吗?

    因为想得太入神太投入,以至于尼娜在旁边叫了我好几声,我都没有听见。还是她抓住我的肩膀摇了几下,我才回过神。我望着她茫然地问:“尼娜,什么事啊?”

    “我们到了。”

    我向车窗外看去,可不,方面军司令部的建筑物就在百米开外。“阿给夫的车开得可真够快的,这么快就回到司令部了。”我刚感慨地说了一句,然而却意外地发现车停在原地一动不动,便奇怪地问阿给夫:“怎么不往前开了?”

    阿给夫没有说话,相反是尼娜有些扭捏起来,她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对我说:“那个……那个,丽达,剩下的路程,你能……能自己走回去吗?我和阿给夫还有点事情要办。”

    我看了看局促不安的两个人,顿时心领神会,马上说:“没问题,剩下的这点路程,我自己可以走回去的,不打扰你们好事了。”说完冲尼娜眨眨眼,拿起放在驾驶台上的纸袋,推开了车门跳到雪地上,向两人摆摆手,然后猛地关上了车门。

    我向前走了几步,听见后面的卡车又发动了起来。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看见卡车已经调过头,正摇摇晃晃地往森林里开去。

    走到司令部的大门口,站岗的哨兵迎了上来,说道:“奥夏宁娜中校,您可算回来了,大将同志正在到处找你呢。”

    “知道了。谢谢您!”说完,我赶紧加快脚步走进了大楼。

    走廊上值班的少尉远远地看见我,便从桌边站了起来,迎了过来。低声地对我说:“中校同志,大将同志刚才到处派人找您。”

    “您知道是什么事情吗?”我边和少尉并肩往门口走边问他。

    他摇着头说:“这个我不太清楚,反正刚才我在门外听见他冲几个来汇报工作的将军们大发雷霆。等将军们走了,他便让我派人去找您,说是要马上见到您。”

    “这是多长时间前的事情了?”我有些担心地问,毕竟刚才去尤嘎杂巴特娜亚买东西所耽误的时间太多了。

    “大概二十分钟前。”少尉的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还好,才过了二十分钟时间,应该不会耽误朱可夫的什么大事。

    来到门口,我把手中的纸袋交给了少尉,整理整理军装,然后猛地拉开房门走了进去,少尉在我身后帮我轻轻地掩上了房门。

    朱可夫背着手,满脸怒容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我走近他,大声地报告说:“大将同志,奥夏宁娜奉命前来,听候您的指示!”

    听到我的声音,他停住了脚步,朝我走近了几步,面带愠色地问道:“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到现在才来?”

    “对不起,大将同志!”看见他面色不善,我赶紧解释说:“我不知道您会找我,所以刚才利用您给我的半天假期,到尤嘎杂巴特娜亚去买东西去了。”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你的假期不得不提前结束了,”他从桌上拿起一张纸递给我,“你马上把这份命令送到第十六集团军司令部去,他们和方面军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了。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要坚决地守住现有的阵地,一步也不准后退。”

    “是。”我接过他手中的命令,大声地回答着。

    我坐上朱可夫为我安排的车,问司机:“您知道怎么去第十六集团军指挥部吗?”

    “是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司令部吗?”

    “是的,能开快点吗?”

    “明白,中校同志。”司机答应了一声,一踩油门,黑色的小轿车便沿着坑坑洼洼的泥路向前冲了出去。

    车开出半个小时以后,前方传来了枪炮声。我摸了摸腰间别着的手枪,没有了用惯的冲锋枪在身边,听到枪炮响,心里始终有些不踏实。不禁有些担心地问司机:“还有多久才能到司令部?”

    “如果顺利的话,再有十分钟就能到十六集团军的指挥部。”司机满不在乎地回答说。

    越往前开,枪炮声响得越激烈。路边开始陆陆续续地出现了后撤的伤员,他们有的坐着雪橇,有的步行。我让司机把车停到了路边,打开车门冲着伤员大声地问:“同志们,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第十六集团军的。”一个头上缠着绷带,柱着拐杖的一个战士回答说。

    “你知道集团军司令部在哪里吗?”我走到他的面前问。

    “不清楚,我们的阵地被敌人占领,部队也被打散了,和上级的联系也中断了。”

    “你们的指挥员在哪里?”

    “都牺牲了。全营就剩下我们这几个伤员了。”他说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站着的那几个伤员。我数了一下,只有十一个人,而且个个都是不止一处受伤,看来他们是经过了激烈的战斗才撤下来的。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伤员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回了车上。

    车又向前颠簸着开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第十六集团军的司令部。司机把车停到了门口,探出头去问门口站岗的哨兵:“喂!伙计,这里是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司令部吗?”

    “是的,您有什么事吗?”哨兵警觉地问道,并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走了过来。

    “别紧张别紧张,伙计!我可不是德国鬼子。”司机调侃地说:“我是送方面军特派员到司令部来找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您可不能随便开枪啊!”

    “将军在里面,特派员同志。”哨兵把枪重新背回了背上,向才走出汽车的我敬礼,然后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您请进吧。”

    集团军司令部里的光线很暗,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我要找的罗科索夫斯基,他正愁眉苦脸地坐在桌子前看地图。旁边几个看起来像是司令部参谋的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

    我走到罗科索夫斯基的面前,向他立正敬礼,大声地报告说:“司令员同志,奥夏宁娜中校向您报告。听候您的指示。”

    “你好啊!奥夏宁娜中校。”罗科索夫斯基站起来一把抱住了我,激动地说:“那天看见你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我真是担心得要命。能看到你活着站在我的面前,我真是很开心!从战争爆发到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很多共事多年的好战友。”

    当他松开我以后,我赶紧向他说明自己的来意:“我从方面军司令部给你带来了最新的命令,大将同志命令你们坚守现有阵地,一步都不能后退。”

    “困难啊,中校同志。”罗科索夫斯基向我叫起苦来,“现在的战斗昼夜不停,我们的各部队遭受了巨大损失。补充到各个师里的部队,已经不是来自后方的预备队,而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那些战士以前属于不同的部队,都是冲出了包围,和原有部队失去了联系,成为了孤独一人或者几个人的小组。我们把所有这些人临时组成一个统一的战斗集体,并充实到紧缺人手的战线去。由于时间不够,这些战士和指挥员甚至互相都不认识,就匆匆地投入了战斗,你能指望这样的部队有多少的战斗力吗?”

    “十六集团军的情况怎么样?司令员同志。”我关切地问道。

    “我们从很多地方退却了。”他异常痛心地说着。

    “啊?”我吃惊地问:“316步兵师怎么样了?”

    “也退却了。”他向我述说着发生的一切。“你负伤以后,警卫营也伤亡惨重,全营只剩下不到五十个人。我把警卫营撤了下来,重新派了一个新组建的营去防守那一段地区。在战斗的最初几天,敌人只是每天炮击那里的阵地,而没有发起过哪怕一次的地面进攻。为了更好地指挥战斗,我把集团军指挥部的观察所设在了森林边缘,和那个高炮连紧挨着。”

    “后来呢?”

    “有一天,当敌人炮击稀疏的时候,我决定去看看阵地的情况,便和参谋长一起向他们走去。没想到却亲眼看见,从离阵地2公里的山脊后面出现了德军士兵的密集散兵线,向我们走来,他们的后边有大约10辆坦克。面对敌人的进攻,防御阵地的战士嗯毫无畏惧地用机枪射击着,在森林边缘展开的高炮连也开始进行直接瞄准射击,开始一切似乎都不错。德军步兵躺下了,坦克也停止了前进。”

    “接下来又怎么样了?”我焦急地追问道。

    “但是很快地平线上出现了敌机……向我们的散兵壕俯冲,敌人的火炮和迫击炮加强了火力,坦克重新推进,飞机轮番轰炸我方阵地。面对敌人的狂轰滥炸,我们的步兵有些挺不住,开始动摇起来,起初是单个人跳出战壕向森林跑来,之后是成群地跑向了森林,我看到这一切心中十分难受。”

    “因为战士们的退却,所以我们的防线才丢失了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那倒没有。战士正奔跑着,突然间在人群中有一名士兵高声叫道:‘站住!你们往哪儿跑?回去!没有看见将军还站在那里……回去!’是的,我和参谋长站得笔直笔直的,当着所有士兵的面站着,因为我们意识到只有这样才能挽救事态。那个士兵的喊叫声和我们的表现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原本正在向森林跑着的战士们就地卧倒,一齐向敌人开火,使爬起来进攻的敌人步兵又重新趴下。我们的炮兵连,也向着敌人的坦克直接瞄准射击。但是敌人太强大了,虽然有几辆坦克被击中着火,但他们的步兵在其余的坦克、以及飞机和大炮火力的掩护下,占领了我军的阵地。面对占领优势的敌人,我们只能被迫退却了。”

    “您有信心守住现有的阵地吗?”我关切地问面前正烦恼着的将军。

    “我不知道,”罗科索夫斯基摊开了双手,有些无奈地说:“因为连续的退却,集团军部队的建制已经被完全打乱了。因为通讯的完全中断,我如今能指挥的部队,只有两三个损失严重建制不完整的步兵师。如果还得不到预备队补充的话,我们将不得不继续退却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