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节 敌后侦查(二)
    我趴在冰冷的积雪里,用望远镜观察着情况。雾气太大,几十米外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中校同志,”趴在我旁边的阿吉捅了捅我,低声地问:“您看见了什么吗?”

    我放下了望远镜,摇着头说:“雾太大了,什么都看不清楚。”

    “需要我带人过去看看吗?”他征求着我的意见。

    “不用多此一举,”我再次摇摇头说:“反正他们正朝着我们的这个方向过来,来的是什么人,我们很快就能搞清楚。”

    脚步声越来越近,但是听不见任何人说话。我再次举起了望远镜观察情况,遗憾的是只能看见一群人影在雾气中晃动,看不清究竟是些什么人。于是我把望远镜递给了旁边的阿吉,让他看看来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他刚看了一会儿,就兴奋地告诉我说:“中校同志,是自己人。”说完放下望远镜,便从雪地里爬了起来。

    “等一等!”我马上制止了他,要知道,这里可是敌占区,我军部队怎么可能大摇大摆地在这里行军呢?看到他重新趴在了雪地上,我不放心地追问道:“你刚才看清楚了吗,能确定是我军的部队吗?”

    “没错,中校同志。”阿吉异常肯定地回答说:“虽然雾气太大,看不太清楚。但我看清楚了走在前面的几个人穿的是灰色的长军大衣,和您前段时间穿的衣服一样。”

    “这里是敌后,随时要提高警惕,”听他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赶紧向他解释说:“待会等他们过来后,你带人去和他们的指挥员联系一下。”

    “是。”阿吉非常爽快地回答着我,不过这次他没有站起来,还是老老实实地趴在了雪地上,继续举着望远镜观察情况。

    “啊?!”阿吉突然低声地惊叫了一声。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不禁担心地问:“你不会是在我军队伍里看到了德国人吧?”

    “真的有德国人!”他说着把望远镜递给了我。在望远镜里,一群穿着灰色军大衣的我军战士,低着头机械地向前挪着步子,队列的前面,是一辆单人摩托,骑车的士兵戴着钢盔和挡风眼镜,穿着长长的军大衣,任谁一看,都能马上认出这是德军的打扮。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继续观察着情况,当越来越多的我军战士进入我视线的同时,我居然看到了几名拿着武器的德国人走在队伍的左右。我的神啊!看到这一切,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是我军被俘的战士,正被德军押着往他们的后方走。

    “阿吉,”我放下望远镜,回过头,看着旁边一声不吭的阿吉,吩咐道:“这是我军被俘的战士,德国人正押着他们去战俘营呢。让同志们做好准备,必要的时候,准备和这些德国人打一仗。”

    “明白,”阿吉答应一声,匍匐着离开了。

    “你过来一下。”我冲着狙击手低声地喊道。

    随着我的喊声,狙击手一声不吭地爬到了我的身边,眼睛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命令。

    “把枪架在这里,”我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灌木丛,说:“我一说开火,你就马上射击,明白吗?”

    “明白,中校同志。”狙击手非常干脆地回答着我。

    “不好意思,你叫什么名字?”我不好意思地问:“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不过我忘了。”

    “我叫阿古明特。”说着话,他已经把那支加了瞄准镜的莫辛纳甘步枪架在了灌木丛中。

    走在森林小道上的部队,已经完全进入了我的视线,清晰得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一切。整支部队大概有一百多人,被俘的战士几乎穿的都是灰色军大衣,他们有的戴着钢盔,有的带着棉帽,有的甚至还光着头,不过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我反复清点了押解他们的德国兵的数量,除了队伍前后两个骑摩托车的,中间只有五个端着冲锋枪的士兵。看到这一切,我不禁皱起了眉头,一百多苏军战俘,德军居然就派了七个士兵押送?

    “中校同志,”阿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了回来,低声地问我:“我们现在怎么办?”

    “打!”我异常干脆地回答说他。德国人才七个人,而我们有十三个人,有心算无心,这场伏击战是必胜无疑的。“狙击手的枪声一响,所有人立即开火,目标任选。”

    “是!”阿吉答应一声,又匍匐着去向战士们传达我的命令。

    “阿古明特,”我轻声地叫着旁边不远处的狙击手,“打掉队伍后面骑摩托车的德国兵。”

    “啪!”我的话音刚落,阿古明特的枪就响了。我从望远镜里看到,队伍后面骑摩托车的那个德国兵的头部爆出一团血雾,身体往后一仰,然后连人带车重重地摔倒在了雪地上。

    枪声就是命令,所有的武器一起开火,一连串的枪响过后,另外一个骑摩托车的德国兵,和靠我们埋伏地点这面的三个士兵都被打掉了。剩下的两个德国兵,因为在队列的另外一侧,我军被俘的战士挡在中间,我们无法开枪。而两人在枪响以后,就躲进了队伍中间,朝着我们埋伏的方向开枪还击。

    看到被俘的战士表情木然地站在那里不动,听任德国兵躲在他们中间向我们开枪,我就气得牙痒痒。这里毕竟是敌占区,不能把伏击战打成遭遇战,必须速战速决。于是我不知死活地站了起来,冲着那帮傻站着的战士们高喊:“快趴下!快趴下!都快趴……”

    没等喊完,我就背后一个人扑倒在地,与此同时,几发子弹打中了我刚才站立的地方,扬起了一连串的雪花。我扭头一看,原来是阿吉把我扑倒在地,我感激地冲他笑了笑,说:“谢谢你,阿吉,你刚救了我一命。”

    被俘的战士们听了我的喊声,这才回过神来,集体趴在了地上,把原本隐藏在他们中间的德国兵露了出来。对于狙击手来说,这是再好打不过的靶子,两声枪响过后,剩下的这两名德国兵毫无悬念地倒在了阿古明特的枪口之下。

    看到所有的德国兵都被干掉了,我带着战士从隐藏的地方站起身来,向那些被俘的战士们走了过去。

    “集合!”阿吉站在路边冲着那些才从地上爬起来的战士们大声发号施令。在他的口令下,战士们迅速地排成了整齐的四列队形。

    “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我走到队列前面,大声地问道。

    也许是我的伪装服上没有军衔的缘故,对于我的问话,没有人回答我。

    “中校同志问你们呢,怎么没有回答?”阿吉看不过去,上前一步来为我解围。

    “报告中校同志,”队列中走出一名佩戴着下士军衔的战士,回答说:“我们原来是第五集团军的,部队被合围,大部分的战士牺牲了,而我们剩下的人是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才会被俘的。”

    “行了,”我打断他的话,不满意地说:“我不是问你为什么被俘。且不说你们一百多人被七个德国兵押着走这样丢人的事,刚才德国鬼子躲在你们中间向我们开枪时,你们为什么不反抗?”听到我这样一说,那些战士们都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敢答话。

    “中校同志,”阿吉在旁边问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热利亚,”我冲着后面喊了一声。

    “到!”上士答应着跑了过来,在我面前立正敬礼,恭恭敬敬地问:“中校同志,您有什么指示吗?”

    “我任命你为这支部队的指挥员,把他们带回到我军的阵地上去。有问题吗?”虽然我对这些战士刚才的表现很不满意,不过现在阵地上的兵力不足,让他们回去充实一下防线还是很有必要的。

    热利亚上士看了看前面站得整整齐齐的队列,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说:“没有问题,中校同志。我保证完成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