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虎父无犬女(上)
    担任这个副司令员,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如果我不能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估计我的未来也就止步于集团军司令员,像崔可夫一样,到战争结束之时,也只能指挥一个集团军。

    朱可夫打完电话以后,又摁铃将门口的上校叫了进来,吩咐他:“你去找个参谋,但副司令员同志熟悉了一下环境。”

    “副司令员同志?”上校听到朱可夫这么说以后,脸上露出了迷茫之色,他一头雾水地问道:“元帅同志,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位副司令员?”

    朱可夫一瘪嘴,冲我所在的位置摆了一下头,不耐烦地说:“还能是谁?难道你没看到,这里就我和奥夏宁娜将军两个人。”

    上校也是个聪明人,听朱可夫这么一说,顿时心领神会,连忙点着说:“我明白了,元帅同志。”随后走到我的面前,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礼貌地说,“副司令员同志,请给我来吧,我找人带您去熟悉一下环境。”

    从朱可夫的办公室出来以后,上校对我礼貌地说:“副司令员同志,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找一位参谋过来,让他陪着您到处走走。”

    我抬手看了看表,见已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而布科夫他们还在外面等着我,便对上校说道:“上校同志,干脆这样吧,我们两人兵分两路,您去帮我找参谋,我到门口去看看我的那些部下,待会儿我们在门口汇合,您看怎么样?”

    对于我的提议,上校不假思索地答应道:“是,副司令员同志。过五分钟,我带人到门口去找您。”

    我朝沿着走廊朝门口走去的时候,看到有两名将军迎面走来。我眼尖,一下就看清楚走在前面的,是现任第38集团军司令员莫斯卡连科中将,而后面的那位将军看起来却是个生面孔。

    我连忙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将手举到额边,向莫斯卡连科敬了一个礼,同时笑着说:“您好啊,莫斯卡连科将军!”

    莫斯卡连科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先是楞了片刻,但很快就认出了我,连忙加快了脚步,走上来和我握手,友好地说:“原来是你啊,奥夏宁娜同志。你不是调到白俄罗斯方面军去了吗,今天想着到我们这里来串门啊?”

    虽然我对莫斯卡连科没什么好感,但毕竟曾经在好几处地方并肩作战,所以我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礼貌:“将军同志,我是朱可夫元帅召唤到这里的。”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扭头望着他身旁的那位将军问,“不知道这位将军是?”

    那位圆脸的中将见我问起了他,连忙上前一步,主动向我伸出手,并自我介绍说:“你好,奥夏宁娜将军!我来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日马琴科,莫斯卡连科将军在调到第38集团军担任司令员以后,我接替了他原来的第40集团军司令员职务。”

    “您好,日马琴科将军。”我和日马琴科握过手以后,扭头对莫斯卡连科说道:“将军同志,您是来找元帅的吧?他此刻在办公室。”

    “谢谢。”莫斯卡连科先向我道谢后,随即问道:“你在这里能待多长时间?如果你能多待两天的话,我还想叫上几个老朋友,和你好好地聚一聚。”

    “放心吧,我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我没有将自己即将出任方面军副司令员的事情告诉他,而是含糊其辞地说:“到时候有的是机会可以相聚。”

    莫斯卡连科没有察觉到我对他的冷漠,还在热情地问:“你现在打算去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自己会在日托米尔待多长的时间,”对于他的这个问题,我礼貌地回答说:“护送我来日托米尔的战士们,还等在外面呢,我先去把他们安顿好。”

    “那你快去安顿他们吧,”莫斯卡连科催促说:“等会儿等我见完元帅同志出来以后,我们再好好地聊一聊。”

    走出建筑物的大门,迎面扑来的寒风就让我打了一个哆嗦,这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我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四处张望,寻找布科夫他们的踪影,很快就发现布科夫和七八名战士站在路对面的一堵断墙旁,浑身已落满了积雪,变成了一群雪人。

    我快步地走到他们的面前,带着责备的语气问道:“少校,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你们为什么不找个地方避一避啊?你瞧瞧,你们一个个都变成了雪人。”

    布科夫和战士们互相对望了几眼后,呵呵地笑着对我说:“司令员同志,我担心您出来的时候找不到我们,所以才站在这里等您。”他停顿片刻后,试探地问我,“我们现在回集团军司令部吗?”

    “怎么就只有你们几个人,其他人呢?”我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朝四处张望了一番,没有看到随我同来的坦克装甲车和卡车,所以关切地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布科夫抬手朝旁边一指,说道:“那边有个广场,卫戍司令部的同志让我们们把车队停在那里,警卫部队也在那里休息。”他在汇报完车队的所在位置后,又接着问我:“司令员同志,我们现在回莫济里吗?”

    “我们暂时不回莫济里了。”面对归心似箭的布科夫,我摇着头对他说:“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不回莫济里了?”我的话让布科夫感到很意外,他楞了片刻后,小心地问:“司令员同志,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让您在短期内无法回莫济里吗?”

    虽然我刚刚没有对莫斯卡连科说出实情,但当着自己最信任的部下,我却没有隐瞒:“元帅同志打算让我担任方面军副司令员,所以在短期内,是不会在回莫济里了。”

    “方…方面军…副…司…司令员?”布科夫听了我的这几句话以后,有些结巴地问:“这是真的吗?”

    “没错,”我使劲地点了点头,然后吩咐布科夫:“少校,你去找卫戍司令部的人,让他们给你们安排一个地方,你们就先住在这里吧。”

    “是!”布科夫答应一声,带着人就想离开,但走了没两步,他又停下了脚步,向我伸出手,恭谨地说:“司令员同志,我祝贺您担任更高的职务。”

    “谢谢,”我和他轻轻地一握,然后松开手,吩咐他说:“好了,你去执行命令吧。”

    …………

    朱可夫主持召开的见面会,在下午准时举行。

    朱可夫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我和参谋长坐在他的右手边,而坐在他左手的则是两位军事委员会委员:赫鲁晓夫中将和克赖纽科夫少将。之所以会出现两位军事委员,是因为在收复基辅后,赫鲁晓夫就被任命为乌克兰人民委员会主席,并兼任乌克兰中}央委员会的第一书}记。由于他长期不在部队里,而政治宣传工作又不能停顿,所以上级便任命了克赖纽科夫来协助他在部队的工作。

    看到我在朱可夫的身边落座,坐在不远的莫斯卡连科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就在他准备开口问话的时候,朱可夫宣布会议开始。

    朱可夫站起身,双手支在会议桌的边缘,身体微微向前倾,对在座的指挥员说道:“各位指挥员同志们,大家都知道,瓦图京同志在昨天遭遇敌人的伏击,负了重伤,暂时不能指挥部队,所以大本营让我来暂时接替他方面军司令员的职务。而方面军的副司令员库罗奇金将军,也在前段时间调走了。为了让方面军的工作能正常运作,我在经过报请最高统帅本人同意后,决定任命奥夏宁娜同志代理方面军副司令员的职务。”

    朱可夫的话说完以后,整个屋里立即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看到这种情形,我的心里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我暗自想道:“难道真的像我猜测的那样,大家对我就任副司令员一职,哪怕是临时的,也因为我的资历太浅,而不愿意接受吗?”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坐在我斜对面的一名中年将军站起身,冲着朱可夫说道:“元帅同志,我的部队曾经和奥夏宁娜将军的部队并肩作战,对于她的能力,我是非常认可的,我觉得上级任命她来担任方面军副司令员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我盯着对方看了片刻之后,立即就认出这位光头将军是第13集团军司令员普霍夫中将,以前的确曾经和他并肩作战过,对于他力挺我的这种举动,我心存感激地冲他微笑了一下。普霍夫看了我一眼,也点了点头,随后重新坐下。

    见有同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莫斯卡连科也不甘示弱地站了起来,发表了和普霍夫类似的言论。接着第27集团军司令员特罗菲缅科、第40集团军司令员日马琴科、第60集团军司令员、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司令员雷巴尔科和空军第2集团军司令员,也纷纷对我担任副司令员一职表示了认可。

    见没人对我担任副司令员一职表示异议,我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放下了。接下来,在讨论其它任务时,会议室的气氛就变得融洽多了。

    会议开了足足一个小时,交代完所有任务的朱可夫先扭头问左边的赫鲁晓夫:“军事委员同志,您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赫鲁晓夫摇了摇头,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我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

    朱可夫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投向了我,问了相同的问题:“你呢,丽达,有什么需要向各位指挥员交代的事情吗?”

    “没有,元帅同志。”我也摇了摇头,回答说:“我要先花几天熟悉一下环境,然后再正式地开展工作。”

    “我给你两天的时间。”朱可夫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我说:“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和第二方面军开展新的战役,所以你要尽快熟悉方面军内部事务。”他说完这几句话以后,专门停顿了片刻,等我点头确认后,大声地宣布道:“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散会!”

    几位集团军司令员纷纷站起身,慢吞吞地从敞开的房门走了出去。我和朱可夫打了一个招呼后,也起身向门口走去,打算和雷巴尔科这位老朋友聊几句。

    谁知道刚走到门口,我就看到一名年轻的中尉,沿着走廊小跑过来。他朝从会议室内走出来的指挥员们看了一会儿后,果断地朝莫斯卡连科走去。

    莫斯卡连科显然认识这位中尉,他停住了脚步,身体靠近墙边,等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中尉。我看到那名中尉走到了他的身边,贴近他的耳朵,低声地说了几句。

    莫斯卡连科听完中尉所说的话,脸上露出了惊慌的表情,他转过身,快步地朝会议室走过来。他经过我的身边,走进了会议室,冲着还在收拾东西的朱可夫慌张地说道:“元帅同志,不好了,阿达负伤了?”

    “什么,阿达负伤了?”听到这个消息,不光朱可夫大惊失色,就连坐在旁边聊天的赫鲁晓夫也惊得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看到两人都神情慌张地朝门口走过来,我的心里不禁犯开了嘀咕:不知道莫斯卡连科嘴里所说的阿达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让两位军中大佬如此失态。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朱可夫已冲到了莫斯卡连科的面前,抬手抓住他的手臂,焦急地问:“她是怎么负伤的?”没等莫斯卡连科说出个所以然,朱可夫已连声催促道:“她在什么地方?快点带我们去,具体的情况,我们边走边走。”

    看到朱可夫和莫斯卡连科一阵风似的从我身旁经过,我正在犹豫是否应该跟上去的时候,赫鲁晓夫在旁边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奇怪地问道:“丽达,你不去吗?”

    我听赫鲁晓夫的语气,是准备让我也一起去看这位受伤的阿达。虽然不清楚他为什么要拉上我,但我还是随口答道:“去,我当然要去。既然您和元帅同志都要去,我自然也不能例外,我和你们一起去看看。”

    我们跟在朱可夫他们的后面,沿着走廊往前走的时候,那些集团军司令员都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问,而是用好奇的眼光盯着我们的背影。

    我趁左右没人的时候,悄声地问赫鲁晓夫:“军事委员同志,我能问问,这位阿达到底是什么人吗?为什么您和元帅同志听说她负伤了,会这么紧张呢?”

    赫鲁晓夫侧着脸对我说:“阿达,你可能不认识。但她的父亲,你却非常熟悉。”

    听说我和阿达的父亲熟悉,我本能地问道:“谁?!”

    “罗科索夫斯基,”赫鲁晓夫冲我一笑,意味深长地说:“白俄罗斯方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大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