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向国境线挺进(一)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等我赶到侦察处时,一名侦察参谋告诉我:“对不起,副司令员同志,特拉夫金少校到沃伦斯基新城去了,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明天晚上才能回来,请问您有什么急事要找他吗?”

    听说特拉夫金离开了,我的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有关格瑞特卡遇害的具体情况,就算改天问也无所谓,于是我冲参谋摆了摆手,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没什么事,我就是好久没看到他,想和他叙叙旧。既然他不在,那我改天再来找他吧。”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入睡不久,就被激烈的敲门声惊醒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发现自己睡了不到五个小时。我坐起身,不耐烦地冲外面大声问道:“谁在外面?”

    “副司令员同志,”敲门声停止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元帅同志要召开紧急会议,请您去参加。”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我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我边穿衣服边想朱可夫大半夜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讨论。说召开见面会吧,我白天已经和大多数的集团军首长见过面了;至于军事会议,那就更不太可能了,战役的发起时间是一周后,现在讨论也太早了点。

    我带着满腹的疑问,来到了朱可夫的办公室。一推开门,将长会议桌的四周,都坐满了高级指挥员。看到我进门,朱可夫朝他旁边的空位一努嘴,说:“坐下吧,就等你了。”

    等我入座以后,朱可夫站起身,双手支在桌子的边缘,身体微微向前倾,大声地说道:“各位指挥员同志们,你们的部队都将参加几天后的普罗斯库罗夫——切尔诺维策战役。我刚刚接到斯大林同志的电话,他说一周以后再发起战役,时间有点太晚了,因此我们的进攻战役必须要提前。”

    朱可夫的话如同在烧红的铁锅里撒了一把盐,顿时炸开了。看到手下人议论纷纷,朱可夫出人意料地保持着沉默,没有开口制止他们。等会场上重新变得安静以后,他才开口问道:“怎么样,谁还有什么问题吗?”

    “元帅同志,”雷巴尔科首先站起来发言道:“我们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很好。”朱可夫对雷巴尔科的表态非常满意,然后他又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卡图科夫和列柳申科:“你们两位司令员的部队,准备就绪了吗?”

    “是的,元帅同志。”身材高大的卡图科夫站起身,笑着回答说:“我们坦克第1集团军早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接着列柳申科也表了态:“元帅同志,我的坦克第4集团军也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

    朱可夫听后笑着点了点头,又问列柳申科:“列柳申科将军,你的前任巴达诺夫同志在战斗中负伤,情况怎么样啊?”

    “听说伤势挺严重的,”列柳申科撇了撇嘴,说道:“至少在今年上半年,是无法参加什么大的战役了。”

    “列柳申科同志,按照我军的军衔体系,你现在所担任的坦克集团军司令员一职,等于是被降职了。”朱可夫态度友好地问道:“你不会有什么情绪吧?”

    “不会的,元帅同志。”列柳申科笑呵呵地说道:“我非常喜欢这个职务,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跑来跑去了。”

    客套话说完后,朱可夫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三人说道:“三位坦克兵指挥员同志,将三个坦克集团军同时集中使用在方面军的主要突击方向,这在战争中,我们还是第一次。你们要克服春季道路泥泞难行和河水泛滥的不利条件,配合步兵突破德军的防御地域。你们有信心吗?”

    “有!”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我们有信心。”

    朱可夫招呼三人坐下后,继续说道:“根据最高统帅本人的指示,我们的进攻将在3月4号上午八点准时开始。在炮火准备结束后,首先由第13和第60集团军、近卫第1集团军的部队,在乔尔特科夫地区对德军的防御阵地实施主要突击。而第18和第38集团军则是实施辅助进攻。怎么样,你们都做好战斗准备了吗?”

    朱可夫的话音刚落,五名集团军司令员便站起身,整齐地回答说:“我们已做好一切战斗准备,随时可以投入进攻。”

    先后听完了八名集团军司令员的回答,我的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虽然此次的战役发起比较仓促,不过好在各部队都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随时能投入战斗,我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下,我们一定可以完成此次的战役目地。

    散会以后,朱可夫的办公室里就剩下了我、参谋长以及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小心地提醒朱可夫说:“朱可夫同志,既然我们已经确定了具体的进攻时间,应该立即将这事向斯大林同志进行汇报。”

    “嗯,赫鲁晓夫同志,你说得对。”朱可夫快步地走到了桌边,拿起放在那里的高频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后,补充了一句:“是应该向最高统帅本人报告战役的准备情况。”

    电话接通后,我侧耳凝神在听朱可夫和斯大林的对话。斯大林问道:“怎么样,朱可夫同志,你所召开的紧急军事会议,讨论出什么结果了吗?”

    “是的,斯大林同志,结果已经出来了。”朱可夫向他报告了会议的结果和各参战部队的准备情况。

    斯大林听完朱可夫的报告后,缓慢地说道:“科涅夫不久前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他们那儿也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投入战斗。他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里,摧毁德军坚固的防御工事,在敌人的防线上撕开一条口子。”

    沉默了一会儿,斯大林又慢吞吞地说:“好吧,朱可夫同志,我等着你们胜利的好消息。”

    ……

    3月4号上午八点,我们的炮兵部队对乔尔特科夫地区的德军防御阵地开始了炮击。

    以前我担任集团军司令员时,就觉得进攻前所进行的炮火准备,离我太远了。在我的指挥部里,只能听到隐约的轰隆声和看到远处腾起的烟雾。如今在方面军司令部了,更是连炮声都听不到了。

    我背着手在指挥部里来回地走动着,焦急地等待着前线传回来的战报。看到我这个样子,朱可夫不禁笑了起来,他冲着我说:“行了,丽达,别在屋里来回走动了,都快把我的眼睛晃花了。你就坐下吧,耐心地等待前沿传来的战报。”

    我长叹一口气,挨着赫鲁晓夫坐了下来,盯着摊放在桌面的地图发呆。赫鲁晓夫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朱可夫:“朱可夫同志,我们的坦克部队什么时候投入战斗啊?”

    “这个要看我军的进展情况。”朱可夫耐心极好地向赫鲁晓夫讲解说:“你看,根据我们所制定的作战计划,列柳申科的坦克第4集团军和雷巴尔科的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将从切尔尼亚霍夫斯基的第60集团军所在的位置,进入交战状态,只有这个方向是适合坦克部队展开的。”

    虽然朱可夫说的这些内容,在战前的军事会议上,赫鲁晓夫都曾经听过了,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地问:“我们的坦克部队,能迅速地前出到捷尔诺波尔、普罗斯库罗夫一带,切断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主要交通线吗?”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朱可夫信心十足地说道:“我们在主要的突击方向上,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突击集团,不管是兵力还是技术装备,我们都占据着优势。况且在这一主攻方向投入了三个坦克集团军,这是完全出乎德军意料的。根据我们的侦察,敌人是没有力量挡住我们如此庞大的坦克兵团。”

    “太棒了,这简直是太棒了。”赫鲁晓夫指着地图颇为得意地说:“我军在这么狭小的区域内,投入这么多的坦克部队,应该超过了库尔斯克会战时的坦克决战的规模吧?”

    朱可夫没有回答赫鲁晓夫,而是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我:“丽达,你是曾经率领过部队参加了库尔斯克会战,我相信在这件事情上,你更加有发言权。”

    见朱可夫将难题推给了我,我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说道:“军事委员同志,我军投入的坦克数量,可能和库尔斯克会战时差不多,但德军的坦克数量,就无法和当时相提并论了,甚至和我们相比,他们在数量和质量上也处于劣势。”

    我们在地图上进行了一番演示后,参谋长博戈柳博夫拿着一份战报走过来,递给了朱可夫,同时说道:“司令员同志,炮击准备结束后,第60集团军的部队,在坦克的掩护下,朝敌人的阵地发起了冲击。”

    朱可夫看完以后,面无表情地问博戈柳博夫:“参谋长,有关于第13集团军和近卫第1集团军的消息吗?”

    “没有,”博戈柳博夫摇着头说道:“我暂时还没有收到来自这两个集团军的战报,不过我认为他们也正在向敌人的阵地发起进攻。”

    “有什么最新的情报,随时向我报告。”朱可夫冲博戈柳博夫挥了挥手,吩咐道:“记住,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要在第一时间向我报告。”

    博戈柳博夫刚离开,斯大林的电话就到了。

    最高统帅本人居然用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激动声音问道:“喂,朱可夫同志,你们的进攻开始了吗?”

    “是的,斯大林同志。”朱可夫手握着话筒,挺直腰板说道:“目前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将军的第60集团军,正在坦克部队的引导下,向德军的第一道防线发起冲进。根据我们最新获得的战报,激烈的战斗正在敌人的前沿展开。”

    斯大林听完后,沉默了片刻,然后慢吞吞地问:“朱可夫同志,你认为我们的部队,能突破德军的防御吗?”

    听到斯大林提出了赫鲁晓夫类似的问题,朱可夫的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后语气坚定地说:“斯大林同志,我军在这次主动发起的进攻战役中,不管是兵力还是技术装备,都处于绝对的优势,我相信我们的指战员,一定能突破德军的坚固防御。”

    “嗯,我只是确认一下。”斯大林当然知道我们在主要的突击方向投入了什么样的兵力,因为这些内容,朱可夫都曾经向他报告过。他之所以还要打电话来问进攻的开展情况,无疑是因为这次的战役目标达成后,我们的部队可以解放整个乌克兰,并将战线推到国境线附近。想到战争进行了快三年,我们终于能重返国境线,一向沉稳的斯大林也会出现失态的情况。

    朱可夫非常理解斯大林的这种心情,他再次保证说:“斯大林同志,请您放心。这次进攻战役虽然发起的非常仓促,不过我们部队完全有能力击溃或者消灭敌人,您就放心吧。”

    “好吧,我祝你们好运!”斯大林说完这句话以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朱可夫放下电话以后,将博戈柳博夫叫到面前,表情严肃地说:“参谋长,斯大林同志刚刚亲自打来电话,询问我们的战役进行情况。所以我再提醒你一次,不管战场上出现什么动静,只要一有战报,你就要立即向我报告,明白吗?”

    “明白了,元帅同志。”博戈柳博夫大声地回答说:“一有最新的战报,我会立即向您进行汇报的。”

    看到指挥部里别的人都在忙碌,而我却和朱可夫、赫鲁晓夫坐在旁边无所事事,我的心里就感到极度不安。我站起身问朱可夫:“元帅同志,您能给我安排点事情吗?像这样呆坐着什么都不做,我真的是非常不习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