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向国境线挺进(二)
    朱可夫冲我摆了摆手,态度和蔼地说:“丽达,不要着急,你刚上任不久,很多事情还不熟悉,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们的进攻战役才刚刚开始,你可以慢慢地跟着学,等战役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估计你就能独立指挥一个方面军了。”

    担任方面军副司令员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但我已经发现和担任集团军司令员有着很大的区别,不光需要全局观,要考虑的问题也更多。听到朱可夫这么说,我便乖乖地坐了下来,准备按他所说的,静下心来好好地学习那些我不懂得的知识。

    当博戈柳博夫再次拿着战报来向朱可夫汇报时,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色。他将战报递给朱可夫的时候,情绪激动地说道:“司令员同志,我们在乔尔特科夫地区的部队,已成功地突破了德军的防线,正冲向德军的防御纵深。”

    朱可夫简短地看了看战报以后,抬头望着博戈柳博夫,问道:“我们的空军出动了吗?”

    博戈柳博夫没想到朱可夫居然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迟疑了片刻后,回答说:“元帅同志,由于今天天气恶劣,清晨下雪,中午下雨,我们的战机根本无法升空作战。”

    “这怎么行呢?”朱可夫皱着眉头对博戈柳博夫说:“如果我们的进攻部队得不到空中掩护的话,一旦遭到德军空袭,我们该怎么办?”

    博戈柳博夫的嘴角剧烈地抽搐了几下后,小心地说:“元帅同志,我现在就给空军司令员克拉索夫斯基将军打电话,请他出动战机为我们的进攻部队提供空中支援。”

    “还是我来打这个电话吧。”朱可夫说着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后,吩咐接线员:“我是朱可夫,给我接空军第2集团军司令部。”

    电话很快就通了,朱可夫开门见山地说:“喂,是克拉索夫斯基将军吗?我是朱可夫。”

    “您好,元帅同志。”接电话的克拉索夫斯基连忙态度恭谨地问道:“请问您有什么特别的指示吗?”

    朱可夫语气严厉地问道:“将军同志,我来问你,为什么不出动战机,为我们的进攻部队提供空中支援。”

    “是这样的,元帅同志。”克拉索夫斯基有些慌乱地回答说:“因为这几天开始化雪,野战机场的跑道变得泥泞不堪,我们的飞行员每次起飞都要冒着生命危险……”

    “我不管机场跑道是什么样的,这都不能成为你们没有为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掩护的理由。”朱可夫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一到,我希望从前线各级指挥员的报告里,能看到他们已经获得空中支援的内容。”

    看到朱可夫说完想说的话以后,就毫不迟疑地挂断了电话,让我不由感触万千。我估计就是太好说话了,所以有时下达命令以后,手下的那些指挥员还要和我讨价还价。瞧瞧朱可夫,做事多么果断,根本不管对方提出什么样的客观原因,下达的命令就要让对方坚决予以执行,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见博戈柳博夫还站在原地没动,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参谋长同志,我有件事情想问问您。”

    “您请说,副司令员同志。”博戈柳博夫听到我在问他问题,连忙转身面向着我,客气地说:“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心里惦记着被任命为游击集团军司令员的罗曼诺夫,差不多一年没他的消息了,也不知他近况如何,因此我委婉地问博戈柳博夫。“我军发起正面进攻时,那些活跃在敌后的游击队,有没有提供帮助啊?”

    听到我的这个问题,博戈柳博夫皱了皱眉头,迟疑地说道:“副司令员同志,我们每次的大规模战役,都会有活动在敌后的游击队,为我们提供必要的帮助。他们袭击德军的交通线和炸毁铁路,使敌人补充的兵员和各种物资,不能及时地运输到前线;破坏通讯线路,使德国人的通讯陷入瘫痪等等……”

    我见他他说了半天,都没有提到罗曼诺夫所指挥的游击集团军,便提醒他说:“参谋长同志,我们在乌克兰境内,不是还有一个游击集团军吗?为什么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得到他们的帮助呢?”

    博戈柳博夫等我说完后,小心地问:“您说的是罗曼诺夫将军指挥的游击集团军?”见我点头表示认可,他便继续往下说,“难道您还不知道吗?游击集团军的司令部在去年九月,就因为遭到德军优势兵力围剿,而全军覆灭了。”

    “啊,全军覆灭了?”听到这个噩耗,我的心好像被谁狠狠地揪了一把。我楞了片刻,然后打起精神问道:“参谋长同志,您知道具体的情况吗?”

    “这个,这个…”我的问题,让博戈柳博夫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好半天他才憋出一句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因为和我的联系不大,所以我也没太在意。”

    对于他的这种回答,我也无法反驳,毕竟游击集团军从名字上就能听出,不属于正规的编制,只是一种名义上的指挥机构,我估计罗曼诺夫这个司令员能指挥的兵力,也不过就两三百名游击队员,遇到同样数量的德军都不一定打得过,要是被优势兵力围剿,那更加是凶多吉少。

    “您知道司令员罗曼诺夫将军的下落吗?”为了从博戈柳博夫那里获得更多的情报,我还特意说出了自己和他的关系:“我以前担任第79步兵军军长时,罗曼诺夫将军是我的副军长,我们曾经在很多地区并肩作战,所以我现在非常急于知道他的下落。”

    “丽达,你不要再为难参谋长了,很多事情,他也不知道的。”朱可夫出来为博戈柳博夫解了围,他望着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罗曼诺夫同志在战斗中负了重伤,被德军俘虏后表现得英勇不屈,最后被敌人杀害了。”

    此刻就算有颗炮弹落在我的身边,也绝对没有朱可夫的话带给我的震动大。在真实的历史上,罗曼诺夫将军在战争的初期受伤被俘,后来带着人从敌人的战俘营里逃了出来,在敌后打起了游击,最后因为叛徒的出卖而壮烈牺牲。我去年和他在乌克兰右岸地区并肩战斗时,还以为因为自己的出现,他的命运也发生了改变,谁知道到最后,他还是牺牲在战场上了。

    我不甘心地问:“元帅同志,您知道他是怎么牺牲的吗?”

    朱可夫放下手里的笔,身体往后一扬靠在椅背上,慢吞吞地说:“去年罗曼诺夫同志率领第79步兵军的残部,从基辅撤出后,就一直活跃在普里皮亚季和切尔诺贝利一带。德军为了消除后方的不稳定因素,就出动了一个师的兵力,对该地区进行围剿。

    在经过艰苦的战斗后,罗曼诺夫率领剩下的一百多名指战员向东突围,企图渡过第聂伯河,与正在向第聂伯河接近的我军部队汇合。但他们在渡河时被敌军发现并被围在了。德军的指挥官很狡猾,派出了一支亲德的游击队,冒充突出重围的部队,前去和他们汇合。等确定了罗曼诺夫的具体位置后,德军便发起了进攻,和混进去的害群之马里应外合,导致他们的全军覆灭。”

    朱可夫说完后,特意观察了一下我脸上的表情,才补充说:“我们是截获了德国人的战报,才知道罗曼诺夫将军和他的游击集团军司令部全军覆灭的消息。”

    虽然朱可夫信誓旦旦地说罗曼诺夫已牺牲,但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地问:“元帅同志,真的所有人都牺牲了吗?”

    朱可夫想了想,然后摇着头说:“德军的情报里,只说剿灭了以罗曼诺夫为首的我军游击集团军,是否所有的指战员都牺牲了,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这时,一份来自坦克第4集团军的电报,被一名参谋摆在了朱可夫的面前。前沿有了最新的消息,关于罗曼诺夫的话题便戛然而止。朱可夫看完面前的电报后,抬手问博戈柳博夫:“参谋长,列柳申科将军来电,说他的坦克突击部队,在德军的第二道防线前,被一道反坦克壕沟挡住了。你立即去联系舟桥营,在反坦克壕上架桥,以便我军坦克能快速通过。”

    “第二道防线前面有反坦克壕?”这个情报让博戈柳博夫也感到很奇怪,他拿起电报看了一遍后,说道:“奇怪,敌人是在什么时候挖掘的反坦克壕,为什么在我们的侦察报告里,没有提到这一点呢?”

    “这有些什么可奇怪的。德军可能做了什么伪装,才骗过了我们的侦察员的眼睛。”朱可夫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不屑地说:“不过他们就算挖再多的反坦克壕,也无法挡住我们向前推进的步伐。你快点去联系舟桥营,让他们在反坦克壕上多建立座可供坦克和各种技术装备通行的桥梁。”

    “好的,我这就去。”博戈柳博夫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

    舟桥营在德军的反坦克壕沟上架设了十二座桥梁,我们的指战员跟在坦克的后面,冲过了壕沟,异常英勇地冲向了敌人的阵地。在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后,终于成功地夺取了德军的第二道阵地。

    接二连三的捷报,让朱可夫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看到战报,点着头说道:“不错不错,我们今天用了一个白天,突破了德军的两道防线,占领了二十几个村庄和居民点,楔入了德军的防御纵深到四到七公里之远。假如我们的部队每天都能推进这么远的距离,相信要不了多久,敌人所谓的坚固防御,就会被我们彻底粉碎了。”

    博戈柳博夫等朱可夫说完后,小心地问道:“元帅同志,我们实施辅助进攻的两个集团军,什么时候可以投入战斗?”

    朱可夫听完博戈柳博夫的话以后,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叩击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说道:“命令茹拉夫廖夫将军的第18集团军,明天向赫梅利尼克发起攻击,策应我们主要进攻方向的行动。”

    “那莫斯卡连科将军的第38集团军呢?”

    朱可夫不假思索地回答说:“虽然我们今天的攻击进行得还比较顺利,但我们还是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让第38集团军作为预备队,暂时留在现在的位置待命。”

    “可是,元帅同志。”博戈柳博夫等朱可夫说完以后,小心地提醒他说:“根据事先制定的作战计划,第38集团军的部队应该和第18集团军同时投入战斗啊。”

    “参谋长同志,计划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要根据战场上的实际情况,来进行必要的调整。”说完,他冲博戈柳博夫一摆手,吩咐道:“好了,你把我的命令传达下去吧。”

    面对如此强势的朱可夫,博戈柳博夫只好无奈的答应一声,转身去给第18和第38两个集团军的司令员打电话去了。

    看着博戈柳博夫离开的背影,我觉得应该和朱可夫谈谈在摧毁德军的防御以后,我们应该采取的行动。想到这里,我站起身对朱可夫说道:“元帅同志,我想向您提一个建议。”

    朱可夫抬起头,用奇怪的目光望着我,反问道:“丽达,你又想到了什么?”

    “德军的防御,被我军粉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我的眼睛盯着朱可夫,不卑不亢地说道:“我想我们现在应该考虑该如何追究逃敌的问题了。”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朱可夫朝我扬了扬下巴,饶有兴趣地说:“不妨说来听听。”

    “当敌人开始败退时,我们可以采取用一部分兵力尾随追击,目地是迟滞德军的撤退速度,使他们不能轻易地摆脱我们。同时,我们用主力部队从德军的两翼,实施平行追击,抢先占领他们准备占领的防御阵地,切断他们的后路,达到合围和消灭敌人的目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