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燃烧的莫斯科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向国境线挺进(三)
    朱可夫耐心地听完了我的高谈阔论后,缓缓地点了点头,随手将自己面前的一张纸递给了我,同时说道:“看看吧,这是我打算在战役进行一周后,向部队所下达的命令。”

    我一脸纳闷地接过他递过来的纸,低头快地浏览起来。这一看,顿时让我目瞪口呆,只见上面写着:“……各集团军追击德军的度要快,以防止敌人逃脱。要广泛地使用强有力的先头部队,去抢占道路交叉点和隘路,并打乱敌人的行进和作战队列。

    ……我绝对禁止对加固的德军防御阵地实施正面攻击。第一梯队的部队应好不停留地绕过去,让后继的梯队来消灭他们。”

    我看完他所写的内容后,额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看来生姜还是老的辣,朱可夫这种在军队里待了几十年的指挥员,所具有的军事指挥才能,是我望尘莫及的。

    他看到我见看完的命令重新放在他的面前后,笑着问道:“丽达,看了我的这份命令,你有什么想法啊?”

    我知道朱可夫的问题,多少带有一些考察我的因素在内,所以在经过仔细的思考后,我字斟句酌地说:“元帅同志,我们和德国人打了差不多三年的仗,我们的指挥员也在战争中成熟了起来。他们不再像战争刚爆时那样缺乏进攻作战的经验,不会担心部队被德军合围,而迟迟不敢将部队投入战线的突破口。如今我们所拥有的数量庞大的技术装备,也使突破敌人防御坚固的阵地变得更加容易……”

    我和朱可夫在探讨学术问题时,一直在看各种战报的赫鲁晓夫抬起头,饶有兴趣地望着我们,静静地聆听着我们的对话。

    在探讨完战术上的问题后,朱可夫又以一位长者的身份对我说道:“丽达,我知道你喜欢往前线跑。这种冒险的举动,在你当师长、军长甚至集团军司令员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影响。可一旦你成为了方面军司令员以后,就要坚决地改掉这个毛病。只要战斗一打响,方面军司令员就必须在司令部里,随时与下面的指挥员、友邻部队的长、最高统帅部和总参谋部保持经常的通讯联系。”

    为了不让我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他甚至还举了巴甫洛夫大将的例子:“比如说西方面军的前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在战争爆后,就没有待在指挥部里,而是跑到下面的集团军,导致失去了统一指挥的部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听到朱可夫提到被处决的巴甫洛夫,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因为我想到我和巴甫洛夫一样,都属于晋升太快的那种。他在担任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员以后,这种缺乏经验的不称职,就表现出来,居然将两个最精锐的集团军部署在比亚韦斯托克突出部,没有留下足够的预备队。军区所属的空军战机,都集中在前线的少数几个机场,成为德军进攻时的靶子。而这些问题,梅列茨科夫和朱可夫两任总参谋长都曾经向他指出过,不过他们却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整改措施。战争开始后,惊慌失措的巴甫洛夫居然跑到一个集团军的司令部,等于放弃了对方面军部队的整体指挥,结果加剧了混乱,导致部队被德军击溃。

    看到我的沉默不语,朱可夫显然是猜到了我心里在想什么,连忙又继续说道:“丽达,虽然你从普通的战士晋升为将军,只用了短短的几个月。但根据我的观察和你在战斗中所展示出来的军事才能,我认为你是胜任所担任的这些职务的。”

    赫鲁晓夫等朱可夫说完以后,也笑着点头补充说:“没错,朱可夫同志,这一点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我和丽达打交道,是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期间,说实话,当时我看到一个女指挥员带着一支刚组建的部队,去防御重要的马马耶夫岗,我的心里是非常不踏实的,我甚至担心敌人会很快攻占那里,切断城里部队和伏尔加河东岸的联系。结果最后的事实证明,是我错了,丽达所指挥的部队,就像钉子一样钉在山岗上,始终没有让敌人前进一步。”

    两人对我的夸奖,让我显得局促不安,我正在考虑如何化解这种尴尬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朱可夫拿起耳机贴在耳边听了片刻,便笑着说:“是华西列夫斯基同志,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啊?”

    “没错,朱可夫元帅,我有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您。”我离朱可夫比较近,所以能听到华西列夫斯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由于您的部队在今天的进攻战役中,所取得的巨大战果。斯大林同志刚刚决定,对表现突出的部队,将授予‘普罗斯库罗夫’、‘切尔诺维策’、‘乔尔特科夫’等荣誉称号。”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朱可夫听到这个消息,果然是喜形于色,他连声地说:“谢谢,谢谢你,华西列夫斯基同志,我会将你的这个好消息,转告给我们的指战员,这样可以激励他们在明天的战斗中,取得更佳的战果。”

    “还有,”华西列夫斯基最后补充一句:“科涅夫将军的部队,也将在明天正式投入战斗,希望你们两个方面军在这次的配合中,能取得更加辉煌的战果。”

    朱可夫接完电话,把华西列夫斯基告诉自己的消息,对赫鲁晓夫复述了一遍,吩咐他说:“赫鲁晓夫同志,我相信这个消息,一定可以大大地鼓舞我军的事情,所以你抓紧时间将资料整理一下,然后明天就在部队进行宣传动员。”见赫鲁晓夫点头表示认可以后,他抬手看了看表,随手对我们说,“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们两人先回去休息吧。”

    离开了朱可夫的办公室,我和赫鲁晓夫并肩走在走廊上时,他忽然开口说道:“丽达,我听说了你落选方面军司令员的事情。怎么样,心里有负担吗?”

    听到赫鲁晓夫的这个问题,我连忙摇摇头说:“没有,军事委员同志,我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我的资历浅战斗经验也不足,就算当上了方面军司令员,也不见得能胜任这个职务。”

    “丽达,你听我说。”赫鲁晓夫看了看左右,见走廊上没有别的人,便停下脚步对我说:“如今担任各方面军司令员职务的指挥员,都是在战争的最初阶段,表现突出的将军们。而那些新组建以及将要组建的方面军,司令员的位置,则是留给在战争初期经受了最严峻考验的指挥员们。如果你当初不是因为出了点事情被降职,估计现在都是上将军衔了,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司令员,我相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不知道赫鲁晓夫说这话的目地是什么,不好随便表自己的观点,只能面带着微笑,静静地听着他继续往下说:“虽然你这次落选了,却不代表你没有机会。要知道从伟大的卫国战争开始,几乎每次重大的战役,你都是参与者,而且还取得了不少的战绩。趁如今在这里代理副司令员职务的机会,好好给朱可夫学习,没准哪天时机成熟了,你就能如愿以偿地当上方面军司令员了。”

    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迈步继续向前走。我连忙追上了上去,态度恭谨地向他表示感谢:“军事委员同志,您的意思我都明白了,谢谢您。”

    …………

    第二天一早,茹拉夫廖夫将军的第13集团军准时向赫梅利尼克起了进攻。就在我们的进攻开始后不久,科涅夫将军给朱可夫打来了电话,他以下属对上级的姿态,恭恭敬敬地报告说:“元帅同志,我主攻方向的部队,在猛烈的炮火准备后开始,目前进展非常顺利。”

    “干得不错,科涅夫将军。”虽然朱可夫目前是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的司令员,但他依旧兼着大本营代表的职务,所以听到科涅夫以下属的姿态向自己汇报,他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应。他笑着回应说:“我们同时从两个方向起了进攻,让德国人尾不能相顾,相信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他们的坚固防御就会被我们彻底粉碎。好好努力吧,科涅夫同志,希望我们两个方面军的部队能早日在国境线上会师。”

    放下电话以后,他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灰蒙蒙的天空,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样子,天要下雨了,不知道我们的战机能不能起飞。”

    说完,他走回到桌前,拿起上面的电话,拨通了空军指挥部,问道:“喂,是克拉索夫斯基将军吗?你的战机编队出动了吗?”

    听到朱可夫这么问,克拉索夫斯基连忙回答说:“是的,元帅同志,我们的炮火准备结束以后,我的歼击机和轰炸机编队,已先后起飞了五个大队,去支援在赫梅利尼克地区进攻的地面部队。”

    见克拉索夫斯基吸取了昨天的教训,看到天气恶劣,依旧派出了战机,去为地面进攻部队提供空中掩护时,朱可夫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他赞许地说道:“好样的,克拉索夫斯基将军,我会给我们英勇的飞行员授予勋章的,让他获得应有的荣誉。”

    克拉索夫斯基连忙按照条令大声地说:“愿为苏维埃祖国服务!”

    …………

    有了昨天的进攻经验,第13集团军的进展非常顺利。他们成功地突破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又继续朝第二道防线挺进。虽然进攻部队依旧被宽阔的反坦克壕挡住了,不过根据朱可夫的命令,配属给他们的舟桥营及时地开了上去,在壕沟上开始架设桥梁,以便我军的坦克和步兵能顺利通过,并继续冲向敌人的第二道防线。

    赫鲁晓夫看到这样的战报后,激动地对朱可夫说:“朱可夫同志,您瞧瞧,将主攻方向和辅助进攻方向的时间错开,还是有好处的。昨天我们的主攻部队在敌人的反坦克壕前,至少耽误了将近两个小时,而今天只用不了不到一个小时,两个坦克旅和一个步兵师就越过了反坦克壕,冲向了德军的第二道防线。我相信第13集团军今天所取得的战果,绝对不会比昨天的主攻部队少。”

    听到朱可夫这么问,克拉索夫斯基连忙回答说:“是的,元帅同志,我们的炮火准备结束以后,我的歼击机和轰炸机编队,已先后起飞了五个大队,去支援在赫梅利尼克地区进攻的地面部队。”

    见克拉索夫斯基吸取了昨天的教训,看到天气恶劣,依旧派出了战机,去为地面进攻部队提供空中掩护时,朱可夫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他赞许地说道:“好样的,克拉索夫斯基将军,我会给我们英勇的飞行员授予勋章的,让他获得应有的荣誉。”

    克拉索夫斯基连忙按照条令大声地说:“愿为苏维埃祖国服务!”

    …………

    有了昨天的进攻经验,第13集团军的进展非常顺利。他们成功地突破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又继续朝第二道防线挺进。虽然进攻部队依旧被宽阔的反坦克壕挡住了,不过根据朱可夫的命令,配属给他们的舟桥营及时地开了上去,在壕沟上开始架设桥梁,以便我军的坦克和步兵能顺利通过,并继续冲向敌人的第二道防线。

    赫鲁晓夫看到这样的战报后,激动地对朱可夫说:“朱可夫同志,您瞧瞧,将主攻方向和辅助进攻方向的时间错开,还是有好处的。昨天我们的主攻部队在敌人的反坦克壕前,至少耽误了将近两个小时,而今天只用不了不到一个小时,两个坦克旅和一个步兵师就越过了反坦克壕,冲向了德军的第二道防线。我相信第13集团军今天所取得的战果,绝对不会比昨天的主攻部队少。”(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