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不负!
    苏举人严肃说道:“方运,你可不要意气用事。你还小,将来的路还很长,需要有人扶助。我苏家虽然比不上名门,但也是三代望族,勉强能支持你到三品大员!玉环如果真懂事,知道你是为了前途着想,一定会原谅你。”

    “玉环姐心善,必然会原谅我。”方运道。

    苏举人笑道:“你答应了?”

    “但我不会原谅我自己!我方运可负天下人,唯独不可负玉环姐!”

    “你怎地如此不通世故?气煞老夫!”苏举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方运缓缓道:“若是之前我为前途与你苏家联姻,或许是识时务。如今我得名师指点,如果还需要靠你苏家才能走那文位之路,是不是太无能了?”

    苏举人仔细打量方运,最后被气笑了,带着遗憾的语气赞扬道:“好一个方双甲,老夫果然没看错你,这等气节让老夫心服口服。老夫有一貌美女儿年过十二,还有嫡孙女十一,再等你三年!三年内你可任挑其一!”

    “你女儿十二岁?苏老先生老当益壮。”方运道。

    苏举人脸一红,道:“老夫的大儿子已经年过三十。”

    “谢老先生美意,不过小生心意已决,望老先生成全。”方运道。

    苏举人低头生闷气,不理方运。

    苏家毕竟是望族,而且苏举人又很喜欢自己的女儿,不舍得让女儿给方运当妾,妾的地位太低了,一旦不得宠,连管家都不如,不过是高级丫鬟而已。

    所以,方运不能让杨玉环当妾。

    快到方运家,苏举人从衣袋里拿出五张银票,塞给方运,道:“你为景国破了天荒,可喜可贺,这是一百两银子,作为我的贺礼之一。”

    “这……太多了。”方运没想到对方一送就是这么多,他略一换算,简直等于谁家孩子上了高中直接送三四万当礼金,太丰厚了。

    哪知苏举人却拍了拍另一侧的口袋,道:“这里面装着千两银票,不算在嫁妆里,你不再考虑一下?”

    “谢老先生。”方运伸手接过一百两银票。

    “唉。”苏举人轻声一叹

    县里的大户都愿意资助优秀的童生秀才,可第一次见面直接送一百两银子贺礼的,却从来没有过,更不用说带着一千两银票,而且想送还送不出去。

    马车渐渐减慢,车夫在外面道:“老爷,前面就是方童生家,好热闹,酒席摆了半条街。”

    方运准备下车,苏举人道:“听说你赴考的时候是坐牛车去的?”

    “是。”

    “那这辆马车和三匹马就送你了。”苏举人轻描淡写道。

    “啊?使不得。您太客气了,这马车我不能收。”方运知道这苏举人的马车和三匹马都不普通,加起来至少值一百五十两银子,整个济县能坐得起这种豪华马车的人不到二十个。

    苏举人却道:“我是看中你的才学和气节才赠送马车,你这等奇才若是连马车都没有,是我济县之耻,也是我景国之耻!有了马车,你去大源府求学或去他处游学都方便。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的童养媳着想,也要为你的身份想想。”

    “可是……”

    “方才还直言果断,现在怎么婆婆妈妈!我走了,我家里还有小媳妇盼着你,你要是撞了南墙,记得回头!”苏举人说完洒脱地下车离开。

    车夫把鞭子递给方运,跟着苏举人走去。

    方运喃喃自语:“可是我想说养三匹马太费钱了。”

    前方苏举人的身形一颤,加快脚步。

    方运遥遥向苏举人一拱手,算是谢过,他知道苏举人并非毫无私心,愿意给他这么多钱无非是投资,不过无论怎样,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是很大的帮助,毕竟以后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了。

    方运扭头向家门口望去,就见那里张灯结彩,十多个大红灯笼挂在半空的绳子上,灯笼下面是一张张杯盘狼藉的桌子,桌子上还有马灯,照着一张张喜悦的笑脸。

    酒席本已经结束,可很多人都没走,许多大汉正在喝酒划拳,小媳妇老妇人则在一起聊着家长里短。

    “运哥儿来了!”不知谁喊了一身,众人一起看向方运。

    随后方运家从里到外全都热闹起来,方运的亲戚、邻居、同窗,熟悉的,不熟悉的,纷纷走出来迎接。

    许多人不自觉地稍稍弯腰,露出谦恭的笑脸。

    每个人的眼里都有浓浓的羡慕之色。

    少许人暗暗悔恨,早知道方运有出息,以前应该加倍对方运好。

    最先走上来的不是亲朋好友,也不是邻居同窗,而是七八个浓妆艳抹的媒婆,她们此刻突然变得力大无穷,几个人几乎有铁索横江之能,挤开其他人,迅速扑过来。

    “哎呀,方公子你可回来了!”

    “恭喜方老爷高中案首,老身给您道喜了。”

    “恭喜方公子,啧啧,我早些年还抱过你呢,你还尿了我一身,那力道真足,差点把我冲了个跟头,一看就是状元的命!”

    方运哭笑不得,这媒婆说的也太夸张了。

    接着媒婆们围着方运七嘴八舌,有的问方运有没有看中的姑娘,有的让方运提条件,还有的给方运介绍张家的姑娘赵家的闺女等等。

    在她们看来,方运将来是要当举人老爷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一个童养媳当正妻,哪怕杨玉环很美。

    这时候婚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

    方运正要客气推辞,就见杨玉环站在门口,望着他和媒婆们。

    杨玉环在方运面前永远是又像姐姐又像母亲,不曾抱怨,也从不生气。

    这一刻,方运从她眼里看到深深的担忧,如同一只小猫看着自己最喜欢的线团被人抢走,只能远远地望着,却无能为力。

    杨玉环就那么看着,不争不抢,和以前一样,默默地守候。

    江州西施不曾抛弃寒门方运,方案首又怎能抛弃童养媳!

    方运心里突然很难受,不由自主脱口喊道:“玉环姐,你挑个吉日,我正式娶你过门,做我妻子,我等十多年了!”

    两人四目相对。

    全场一片寂静。

    杨玉环白净的面庞瞬间变红,原本暗淡的双目比星空都璀璨,这一刹那的绝世风华仿佛照亮整座县城。

    在场的男人全都被此刻的杨玉环迷住。

    “胡说八道!”杨玉环娇嗔道,稍稍提起裙子,转身向屋里跑去。

    她的步子很轻快。

    很多人跟着大声起哄。

    那些媒婆则变了脸色,这是怎么回事?

    方运道:“多谢各位嫂嫂婶婶,我会娶玉环姐为妻,此生绝不改变!你们还是去找别人去吧。”

    媒婆们面面相觑,但一个媒婆笑着道:“以前别人都说玉环姑娘是一朵鲜花插……咳,说她倒霉,可我一直说你们两个很般配,现在怎么样?全县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敢说你配不上玉环?不过呢,你将来可是举人老爷,就算玉环当了正妻,还需要妾室陪衬,不然人人都会骂她是妒妇。我认识好几个正经人家的好姑娘,给别人当妾室是一百个不愿意,可要是给方案首当妾室,那是一万个愿意!”

    “是啊,方姥爷你不仅需要妾室,还需要使唤丫头,我认识两个不错的小丫头,聪明伶俐,都是美人坯子。改天我带她们两个来让你看看。”

    方运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时才意识到古代的最大问题,在他看来很不可思议的事,在这里的人看来很正常,而且这些人都把传宗接代当成第一大问题。

    方运自从见识了柳子诚纸上谈兵的力量,心中危机感更强烈,现在连身体都没养好,根本不会想什么妻妾的事。

    “小毛,你帮我看着这辆马车,是苏举人送我的。谢谢各位到场祝贺,吃好喝好,我还有事,先回屋。”

    方运绕开媒婆向家里走去,一路上不断有人向他打招呼。

    平日里瞧不起他或觊觎杨玉环的几个表兄堂兄,更是处处陪着笑脸,生怕方运发迹了报复他们,所以拿了不少银钱来。

    双甲案首的名头太大,凡是跟方运有点关系的人几乎都来了。

    方运家里什么都没有,最后这些来宾自己张罗了一顿酒席。

    进了院子,方运本想跟杨玉环说说话,但院子里都是一大帮喝多了亲友,他们一起过来敬酒,这种时候不能不喝,方运只好陪着。

    喝酒的时候方运寻找杨玉环,但杨玉环故意躲着她。

    几杯酒下肚,方运感到不舒服,于是假装喝醉了往桌子上一趴。

    一直躲着方运的杨玉环急了,急忙走过来,找了几个亲戚把方运扶回屋里,放到床上。

    杨玉环让其他人离开,然后脱掉方运的外衣,又用湿毛巾轻轻给方运擦脸。

    最后杨玉环给方运盖上被子,坐在床边,借着朦胧的月光看着方运,也不知怎么的,她心中第一次有了甜蜜的感觉。

    以前的杨玉环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感情方面的事,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好好照顾方运,让方运读书成才,等以后死了,对方运的父母有个交代,这份责任一直鞭策着她。

    。

    。

    为书友希岸喜得贵子特别加更,贺,啼试英声,德门生辉。

    某单身汉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