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夺文
    方运一一让所有的学生起来自我介绍,记住每个孩子的名字和样貌。

    之后,方运开始考识字,选了《千字文》的五十个字,他念一个,让学生们写一个,然后他把卷子收上来检查。

    方运迅速看完,不愧是蒙学中的甲班,二十个学生全部答对。

    “好,看来你们的基本功都很扎实,如果再教你们《百家姓》或《千字文》,我会觉得是在羞辱你们。”

    许多学生微笑,身为甲班的学生,他们有自己的骄傲。

    “那你们想学什么?说说看。”

    一个大胆的孩子道:“先生您的请圣言厉害,能不能教我们怎么解请圣言?”

    “我想跟您学词赋,我姐姐说要嫁就嫁您这样的才子,以后我也要当才子!”

    学生们踊跃发言,课堂非常热闹。

    教室外的路膺年皱眉道:“如此喧闹,成何体统!”

    “我觉得不错,这是蒙学,又不是马上靠童生,孩子高高兴兴学习才好。”一位老师道。

    “虽然和我等不同,但也无大不妥。”

    路膺年无言以对,心想文名实在太重要了,哪怕这些人跟他相熟也会不知不觉被方运的文名影响,觉得方运做什么都是好的。

    不多时,方运示意学生静下来,道:“我倒是可以教你们请圣言或做诗词,不过,在学请圣言和做诗词之前,你们还有学一些别的东西。我自己编写了一部《三字经》,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会教你们。好,拿出纸笔,我说,你们写,凡是都写对的,午休我请你们吃好吃的。”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学生们纷纷摆好纸张,用毛笔沾着墨汁,看着方运,目光炯炯有神,极为认真。

    方运满意的点点头,这些孩子未必比别的班的聪明,但主动性和自制力却要远远超过寻常孩子。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方运用很慢的语速诵出《三字经》的前四句。

    方运念完,在教室里走了一圈,发现二十个学生中有五个人写对了所有字。

    方运把五个人写的传给其他人,他们照着写一边,然后方运开始讲解。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前六个字,可以从字面上理解,人刚生下来的时候,都是好的。后六个字是说,由于成长过程的不同、学习的环境不同,性情也就有了好坏的差别。”

    “苟不教……”方运继续仔细地讲解《三字经》。

    门外的老师大都教了多年书,个个十分惊讶。没想到方运不仅会作诗请圣言,对人生和教育的认识也远超所有人。

    “这些话简洁成韵,讲解一遍就能听懂,的确适合启蒙。我怎么没听过?”

    “他刚才不是说了么,是他自编的。”

    “他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会写出这么深刻的东西?我再活十年也写不出来。”

    “所以他是十国第一童生,你不是。”

    路膺年心里很不舒服,他本身就是秀才,很清楚《三字经》很不错,就算不是鸣州,也有达府的水平。路膺年想了一阵,悄悄离开。

    不多时,路膺年来到方家大宅,见到了二夫人。

    “姨妈,我有个关于方运的重要消息。”

    “什么消息?”

    “他自己编了一本《三字经》,用来给孩子启蒙,以我多年的经验,这《三字经》非常不错。我怀疑过不了几天,族学就会把《三字经》加入蒙学,让每一个老师都教。”

    “当真?这个方运还真会搞事。”

    “姨妈,我看还是算了,那个方运聪明得很,文名又大,得罪他得不偿失,不如想别的办法跟长房争。”

    “你以为我是为了自己啊?老爷子现在活着,向着你姨夫,我还能跟长房掰一掰手腕,等老爷子死了,长房马上会把我们一家扫地出门,我现在不争,以后更没机会。方镜堂老了,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族学,你必须当上院长,把族学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可是,我资历不如那些先来的,才气又不如方运,怎么争?”

    “傻孩子,你怎么会争不过方运。这《三字经》他说是自编的就是他的?朝廷只认第一个去文院开具文书的。你没在名门里,不知道这里面的事,那些望族名门的人抢了别人的诗文提前去文院报备的事多了,事后给些银子就打发了。”

    “啊?文院不是说严查这种伪作吗?说要是查到直接取消文位,终生不得科举。”

    “敢做这种事的,谁家里在文院还没关系?你姨夫跟文院的邱学正关系极好,我带着你去找他,让他帮你开具出版文书,以后《三字经》就是你的了,有了《三字经》的文名,到时候我就力推你当院长。”

    “可方运是双甲圣前,邱学正再傻,也不可能这么做啊。万一方运奏请圣院圣裁,那我就完了。”

    “当然不能告诉邱学正这是方运写的,等出版文书下来了,你再告诉他真相。到时候给他一笔银子,他只能帮着我们。方运就算去文院闹,邱学正也有办法把这种小事压下来,不会给他请圣裁的机会。方运不过是区区寒门子弟,要不是方家帮着,早就被柳子诚绑着石头沉进长江里。就算他有文名,到了关键时候谁愿意为了他去得罪从七品的学正?他方运刚来府城,又认识几个当官的?”

    “可是,族学的几个老师和一些学生都知道那是方运自编的。”

    “到时候我去替你说话,我就不信他们敢翻天!”

    “可是,方运以后要是一路青云当了大官怎么办?”

    “我前几天听说,柳家已经准备对方运动手,连京城的柳子智都知道了,柳子智和左相的关系非比寻常,据说左相全力培养柳子智,柳子智隐隐被当成“柳党”的接班人。”

    路膺年一听,喜道:“原来如此,那方运死定了,我还以为姨妈您糊涂了。”

    “名门望族的人,没有糊涂的。就算方运最后成功夺回《三字经》,那又怎么样?他姓方,大哥亲自去找他,待他如子,他会把方家的丑事揭穿吗?他要是执意报复我,我大不了跪在大哥大嫂前,他们两个心善,绝不会为难我。有我顶着,伤不到你半根毫毛。”

    “怪不得,原来您早就料中事败也没什么。姨妈您真是女中豪杰,您要是男儿身,左相之位必然是您的。”

    路膺年大拍马屁。

    “臭小子!”

    下课的锣声响起,方运结束整堂课,道:“方才写对《三字经》的想吃什么告诉我,午休时分我给你们买。”

    一个写对了的学生起身,道:“先生能否把吃的换成您亲笔写的《春晓》?我爹最喜这首诗,念叨得我耳朵都生茧子了。”

    “这样啊,也好。”方运点头答应。

    “我也要诗!”

    “我也要!”

    五个写对的学生全都选择要方运的诗。

    方运笑道:“你们可别后悔,要是宋启明答对了,一定会选择吃的。”

    宋启明抗议道:“我有那么傻吗?我要是全对,当然要先生的诗!”

    学生们哄笑起来。

    两个人选了《春晓》,两个人选了《岁暮》,还有一人选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方运认真用柳体书写。

    一个学生小声嘀咕:“谁说先生书法难看?明明比别的老师都不差。”

    “说不定是有人为难先生。”

    “嗯,有可能。”

    “考官是县令蔡禾吧?”

    “听着就不像好人。”

    “对!”

    一众学生点着小脑袋,方运在心中暗笑,也不为蔡禾辩解。

    上完课,方运回到教习室,几个老师走过来,想要抄写《三字经》的全文,说要教给别的班的学生。

    方运让他们去抄写,自己则拿出一本《尚书》默读。今天毕竟是第一次来族学,他不好上完课就走,起码也要等到中午。

    午休十分方运辞别所有老师,自己赶着马车回家,又在路上买了三套众圣的全集,收入奇书天地。

    方运下了马车,推开门,就见一道白光迅速扑了过来,小狐狸奴奴轻轻一跳扑到他怀里。

    “嘤嘤……”奴奴开心地在方运怀里叫着,像条顽皮的小狗。

    方运摸了摸奴奴的头,笑着说几句话,抱着她进屋吃饭。

    学生和老师对《三字经》的反应都不错,饭后,方运带着《三字经》去找周主簿,准备备案出书,而更重要的是要请一个地位足够高的人给《三字经》注解。

    刚走出大门,方运却带着方大牛返回,把自己写的《三字经》往桌子上一放,道:“大牛,你抄写一遍这《三字经》。”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字难看。”方大牛诧异地问。

    “不求好看,只要一笔一划就行。”方运道。

    方大牛看了看方运的原稿,恍然大悟,笑道:“对!你的手稿现在都被当官的抢着要,以后更值钱,千万不能便宜别人!我来抄写!”

    方大牛坐下,一笔一划抄写《三字经》。

    等方大牛抄完,方运道:“没有我的手稿,周主簿定然不高兴,我就不去了,你帮我送去。我再给他一封简信,我说,你写。”

    “好。”

    方运缓缓道:“钧启,周大人。学生近日在方氏族学教学,深觉蒙学读物匮乏,于是自编一部成韵易懂的《三字经》,让学生知仁义,懂礼教,通历史。原文已托堂兄转递,望找一德高望重之人为此文注释,让学子沐浴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