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初出茅庐(二)
    修行中人除了修炼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可能把主要精力放在属地信徒日常生活的治理上,通常都是委任地方官员来治理,修行中人一般不插手地方事务。

    事实上,上面也会约束下面修士尽量不要插手世俗的民生治理,试想一群动辄闭关修炼不闻世事的修士哪懂什么地方治理,一旦插手只会越搞越乱,搞得民不聊生的话,没了信徒到哪采集愿力去?

    当然,想彻底杜绝修士插手是不可能的事情,坐镇一方的修士肯定要任命自己信任的地方官员来打理自己的领地,譬如陈飞要在东来城内安置自己的外甥女,地方官员敢不尽心办理?

    不过这都在上面的容许范围内,只要不乱来,上面也不会说什么。

    而陈飞就隶属辰路君使旗下,在东来洞洞主韩厉非手下效命,东来洞镇守的正是东来城。

    原来是这样…苗毅巨汗,发现自己果然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

    说来这事也怪老白,说起来老白懂的事情的确不少,修炼打斗方面的事情讲起来一套一套,可是有关这个世界修行界的框框架架以及细节方面,老白一问三不知。老白的理由是,我又没在修行界混过,哪知道那些,你自己去慢慢闯荡后自然就知道了。

    陈飞和苗毅碰杯后问道:“苗兄弟是散修?”

    苗毅不耻下问道:“何为散修?”

    “咳咳!”酒倒进嘴里的陈飞呛得直咳嗽,稳住后,满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苗毅,貌似在说你连什么是散修都不知道?

    陈飞最终被苗毅不耻下问的眼神给打败了,咳嗽一声道:“不归各路君使麾下辖制的修士或没有门派的修士便是散修。”

    苗毅明白了,点头道:“那我的确是散修。”

    陈飞伸手请苗毅干了杯,又问道:“苗兄弟准备一直做散修?”

    苗毅不以为然道:“散修没什么不好,至少不用受人管。”

    陈飞摆手道:“苗兄弟此言差矣,不受人管未必真自由。修行中人谁不想自己修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没有芸芸众生的愿力辅助,可谓寸步难进。天下信徒皆划分于各路君使麾下,享受香火愿力者也皆在各路君使麾下,不入彀中的散修自然难以分享。”

    苗毅皱眉道:“要受人管才能得到愿力?”

    陈飞点头,“正是。”

    苗毅犹豫了一会儿,直言不讳道:“不瞒陈大哥,小弟初出茅庐,没有门路。”

    陈飞又不傻子,到了现在岂能看不出他是初出茅庐,话说到这个地步肯定有原因,“我有一好友名曹定风,在浮光洞洞主袁正昆手下效命,颇得洞主信任,浮光洞刚经动乱,正缺人手,苗兄弟如果愿意前往,我愿修书一封引荐。”

    苗毅略显兴奋,抱拳道:“有劳陈大哥。”

    陈飞倒也爽快,当场取了玉牒,以法力在其中写了封信,交给了苗毅,让苗毅携书信去找他的好友曹定风便可。

    日后苗毅才知道自己纯粹是好运气,如果不是得到了陈飞的引荐,自己一个初出茅庐、修为又低的散修根本就很难加入各路君使麾下。

    天下散修多的是,但是能加入各路君使麾下的不多,原因无他,几乎都被各门各派的势力给垄断了,各门各派自然是要培养自己的人。

    而陈飞愿意出手揽事主动帮忙,自然也是为了报恩,报答苗毅救了自己外甥女的恩,他在世俗中就这么一个亲人被苗毅给救了下来,心中很是感激。

    次日大早,陈飞没有留客,反而催苗毅快点上路。

    倒不是舍不得招待,而是怕迟则生变,怕苗毅去晚了浮光洞的名额会被其他门派的人给占了。

    鲜衣怒马,外加一些路上用的钱财,是陈飞送行的礼物。

    马是普通的骏马,陈飞手上也没有龙驹送他。

    不过倒是让城中打铁的好手连夜赶工,选用精钢为苗毅打造了一支银枪赠送,让客人扛个木棍离开实在是太难看了。

    离开东来城后,苗毅意气风发,跨骏马提银枪,一路疾奔。

    普通马的脚力和龙驹的速度自然是不能比,差远了,甚至赶不上苗毅自己驭法驰行的速度。然而老白曾经对苗毅说过,出门在外,能不消耗法力就尽量不要消耗法力,否则遇上麻烦的时候那就真麻烦了。

    长途驭法驰行也的确太过消耗法力,只能耐着性子让马跑,几天后才赶到浮光城。

    在城中以‘仙人’身份找到守城官问明了浮光洞的位置,直接和守城官换了匹马,再次拨马调头赶路。

    没办法,苗毅路赶得急,那匹马体力消耗太大,已经不适合再赶路了。不过陈飞送的马是宝马级别的,守城官与之对换也没什么不乐意。

    浮光洞就在浮光城四十里外的深山之中,隐藏在云雾缭绕之地,倒是不容易受人打扰。

    在苗毅的想法里,浮光洞应该是个山洞之类的洞府,否则为什么叫洞?

    来到山门前才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山峦之间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配上深山溪谷云雾缭绕,的确有几分仙境的感觉。

    不过此地似乎遭过什么灾难,山门外一片乱七八糟,山体崩塌,树木横倒一片,连山门的牌坊也碎了一地,此时正有大量的平民百姓在休整环境。

    垮塌的牌坊下,一个腰上挂着酒壶的糟鼻子老头坐在石兽上,身后背着两把大斧,衣衫不整的落魄样,一身酒气,一看就是个酒鬼,却伸手拦住了苗毅。

    “小子,也不睁开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能乱闯的吗?”老头跳下石兽,一副瞪眼吓人的样子,眉心浮现出了花开三瓣的白色莲花光影,赫然是白莲三品的修为。

    苗毅有点郁闷,发现自己的修为貌似真的太低了点,下了船一上岸,接连碰上两个白莲三品的修士。

    翻身下马,提枪抱拳道:“冒昧打扰,还请海涵,晚辈受人所托,携书信拜访曹定风,麻烦通报一声。”

    说完眉心也亮起了一朵花开一瓣的白色莲花光影,证明自己也是修士。

    “曹定风…”酒鬼老头嘀咕一声,见苗毅也是修士多少有点意外,目光略显狐疑地看了看苗毅的坐骑,显然在奇怪修士怎么不骑龙驹,而骑这东西。

    “等着。”酒鬼老头扔下话慢悠悠晃走了,路上还不忘灌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