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文艺青年的对话
    两人走进一间四合院。

    四合院是京城常见的住房样式,和沪城的石库门一样,都是一个城市的标志。

    一般而言,一间四合院内会住上好几户人家,较为拥挤,邻里之间难免会发生摩擦,也会互帮互助,大家就在不断的拌嘴吵架中过着平淡的日子。

    这间四合院不同,院子不大,却不显得拥挤,应该只有两户人家。

    这让林子轩对慕姗姗的家庭背景有了更深的了解,至少是官员家庭。

    这个时代官员和群众之间的距离没那么远,彼此之间的差距不大,从慕姗姗在大学里吃穿很节省,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然而,在待遇福利上官员要高一点,住房是个硬标准。

    不过,林子轩不怎么在乎,反正只是走个过场,他又不是要攀附富贵。

    所谓无欲则刚,作为穿越者,这点自信心还是有的。

    慕姗姗看着林子轩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倒是放下心来。

    刚上大学那会,她和一位女同学关系很好,有次周末带同学到家里玩,之后她就觉得那同学对她特别热情,不住的打听她母亲的情况。

    慕姗姗的母亲叫李虹,是华国电视台的一位资深编导,负责节目的制作。

    她的同学都是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谁不想进华国电视台这个热门单位,绝对是金饭碗。

    从那以后,她就很少带同学回家了。

    今天是周日,慕致远和李虹都在家里,等着女儿带对象回家。

    李虹询问了林子轩的家庭情况,不怎么满意,她倒不是嫌贫爱富,而是林子轩的单位不太好,没太大的上升空间。

    随着电视的逐渐普及,广播电台开始走下坡路,虽然看起来还很红火,却不被看好。

    如果是国家广播电台还好说,毕竟是国家级单位,京城广播电台就有点拿不出手了,以后也不会有前途。

    她要看女儿的意思,要是两人刚开始交往,她会劝女儿和那男孩结束。

    要是女儿铁了心要和那男孩好,她就要想办法给林子轩调动工作。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慕致远的想法较为简单,他看重的是个人才华,如果林子轩真有才华,家境什么的是次要因素,他认为只要有才华就能在这个社会上出头。

    如果林子轩是虚有其表的绣花枕头,那他会坚决的反对。

    林子轩没想到慕姗姗的父母真的要考察他,他是抱着豁出去的心态上门的。

    刚进门,他就看到一对四十多岁的男女,男人带着眼镜,面相儒雅,女人风韵犹存,脸面和慕姗姗有几分相似,就是显得严厉了些。

    “叔叔,阿姨好!”林子轩礼貌的打招呼。

    京城人最不缺的就是礼数,无论男女老幼,在街上碰见都会招呼一番,寒暄几句。

    他把父母准备的一包茶叶拿了出来,不是太好的茶叶,只是中等,在这年头算是不错的礼物了,有时候走亲戚串门带着一篮子鸡蛋就去了。

    这时候送礼不讲究贵重,大家都不富裕,是那个意思就成。

    就这林子轩还颇不乐意,只是走走过场,犯不着带茶叶,十几块钱呢。

    当然,他没有把这种情绪挂在脸上,他又不是刚踏入社会的新人,人情往来还是懂得。

    慕致远夫妇招呼林子轩到屋里坐下,林子轩打量了一番房内的装饰,发现书卷气很浓,这让他有点熟悉的感觉。

    他估计慕致远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文艺青年,只有文艺青年才懂得彼此。

    在这个瞬间,林子轩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慕姗姗搅乱了他的生活,他不介意给慕姗姗的生活增添一点小插曲。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更盛,嘴巴更甜,很有礼貌的回答着慕致远和李虹的询问。

    慕姗姗陪坐在一边,看着林子轩的笑容,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危险。

    除了工作单位不好外,林子轩的家庭情况还算不错,父母的工作稳定,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家庭负担。

    如果林子轩还有几个弟弟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在经受了一轮审讯式的轰炸之后,李虹起身准备午饭去了。

    终于轮到慕致远来考考这位未来女婿了。

    “小林啊,我昨天看了你写的那首诗,有点模仿西方诗歌的意思,不过写的不错。”慕致远称赞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写的?写一个女子的老年。”

    “谢谢叔叔。”林子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一直都喜欢姗姗,只是不敢说出口,我就幻想着能陪着姗姗慢慢变老,直到哪儿都去不了,只能坐在家里聊着往事,那是我心中最美好的画面。”

    慕姗姗在一边听着,刚开始还有点小感动,又一想昨天林子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啊。

    这不是做戏吗?

    她不由得狠狠瞪了林子轩一眼。

    女儿的这个举动在慕致远看来无疑是亲昵的表现,心中有点小伤感。

    “你这个想法很好,能够互相陪伴着慢慢变老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慕致远感慨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幸福需要追求,所以就向姗姗表白了,好在姗姗觉得我还过得去,就答应考察我一段时间。”林子轩没有理会慕姗姗的警告,自顾自的说道,“这次来就是对叔叔阿姨表个态,我会一辈子对姗姗好的。”

    “我不是老顽固,你们年轻人的事做父母的要把关,但不宜干涉。”慕致远开明道。

    “谢谢叔叔。”林子轩感谢道。

    “你经常写诗么?”慕致远询问道。

    林子轩知道下面即将进入文艺青年的对话时间,这个是他的长项啊。

    于是,他和慕致远聊起了西方诗歌,什么浪漫主义、象征主义、表现主义等等。

    “你还有没有写其他诗歌?”慕致远考校道。

    从谈论中他知道林子轩的确对诗歌有所了解,但这并不能证明林子轩就有才华,谁到图书馆看些书籍都能说的头头是道,关键还是要靠作品说话。

    “叔叔,你是要长篇诗歌还是短篇的?是华国风格还是西方风格?是古典的还是现代的?”林子轩反问道。

    慕致远有点错愕,你这是开诗歌铺子么?还分门别类。

    “先来个短篇的,咱们自己的,现代的。”慕致远划定了题目范围,等着林子轩的答案。

    林子轩向慕姗姗要来了纸和笔,装模作样的想了几秒钟,然后下笔写诗。

    慕致远和慕姗姗好奇的看着,只见林子轩在纸上写了两行字。

    《一代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