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发薪记
    1990年8月10日,林子轩领到了一张工资条。

    上面注明了工资的各项名目。

    基本工资80元,副食补贴20元,效益工资20元,医药费2元,文娱费五角,洗理费8元,交通补助3元,福利费10元,互助金20元。

    其中,互助金是要扣除的,到年底一起发放。

    林子轩实际领到的工资也就一百四十多块钱,这算是中等工资水平了。

    这个年代大家的工资相差无几,不同的无非就是福利,效益好的单位福利高一些,但也高的有限,不能高出几百块来,那是要出问题的。

    比如慕姗姗的工资,基本工资和林子轩一样,在补贴和福利上比林子轩高了20元。

    好单位的福利还包括逢年过节发的礼品,经常组织旅游活动,住房分配宽松等等。

    这些都算是隐形的福利,所以大家都愿意到效益好的单位上班。

    有了工资条,明天就可以到单位会计那里领工资,林子轩也算是能自食其力了。

    发了工资,他开始琢磨怎么花钱,先拿出50元交给家里,没钱的时候白吃白喝,现在该为家庭做贡献了。

    林子轩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但有两个孩子上学,在钱财上总不是那么宽裕。

    他打算给父母买件衣裳,给妹妹买条新裙子,现在穿着的裙子还是前年的。

    还有慕姗姗,也要送一件礼物,这个时代的女孩子不时兴穿金戴银,戒指项链耳环什么的都不用考虑,就算买了,她也不敢穿戴出去。

    会被人指指点点,除了那些混社会的才会不顾及这些。

    当然,林子轩那点工资也买不起,他准备送一条丝巾,这或许是女人唯一的装饰了。

    到了九月,秋高气爽的时节,女人颈子上花色不同的丝巾就会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至于慕姗姗的父母,他还没有想好送点什么,送茶叶还是烟酒,或者送一套图书。

    他还有写诗的稿酬30元,《顽主》的稿酬50元,足够花销了。

    《京城文学》是按照新人作家的稿酬支付给林子轩的,和诗歌的稿酬不能相比。

    拿到工资后,他和慕姗姗商议着该买些什么东西。

    “这样吧,我出钱给你父母买礼物,你出钱给我父母买礼物,这样就能节省一笔钱。”慕姗姗精打细算道,“我有不少丝巾呢,不急着买,咱俩先去看看,需要什么买什么。”

    “第一次发工资总要花个痛快,你们女孩子不是喜欢逛商店么?”林子轩不解道。

    “我们喜欢逛商店,但不一定花钱啊。”慕姗姗瞪了他一眼,用教训的口吻说道,“你这种消费思想要不得,以后还要过日子呢,哪能一次花完啊。”

    “行,听你的,以后咱家的财政大权就交给你了。”林子轩爽利道。

    “我怎么觉得你不怎么在乎钱啊?好像自己有个几千块一样。”慕姗姗怀疑道。

    何止几千块,几十万我也有过,可惜不是在这个世界,而且时代不同,消费水平也不同。

    现在为了如何消费这百十块钱而伤脑筋,让林子轩颇为感慨,不过他不会表现出来。

    “那当然啦,我是谁啊,以后赚钱的机会多得是,我去写小说,一个月写个几十部小说,咱们就发财了。”林子轩夸张道。

    “你就吹吧,你以为写小说是买冬储大白菜呢,一买几十颗。”慕姗姗摇头道。

    她没有告诉林子轩自己给《京城文学》打了电话。

    在慕姗姗看来,林子轩有才华,只是小说是那么好写的,需要灵感,否则早就遍地都是作家了,她觉得这个时候只要鼓励林子轩就好了。

    林子轩知道慕姗姗不相信,他也不想弄得惊世骇俗,要真一个月写几十部小说,估计会被抓起来切片研究吧。

    他要循序渐进,慢慢的出名,这才符合正常人对事物的认知,符合客观规律。

    两人虽然经常唱反调,但那只是增添生活的乐趣罢了,他们毫无疑问的在关心着对方。

    商议完毕,他们开始逛商店。

    这时候商店里的商品种类简单,服务员的态度不怎么好,爱理不理的,也不讲价。

    在京城,想要买到好东西要到招待外国人的商店去,不过那里的东西太贵,需要购物券。

    两个刚刚上班的年轻人根本消费不起,他们从各自的工资里总共凑出来90块钱,准备来一场疯狂的大采购。

    最终满载而归。

    包括给各自父母的衣服共计三件,慕致远的茶叶一包,林晓玲的裙子一件,林子轩的鞋子一双,慕姗姗给自己买了一个漂亮的头箍。

    两人很兴奋,花自己的钱的确很爽。

    他们把战利品挂在自行车的车把上,骑着车子在马路上穿行,高兴的哼唱着歌曲,一串串快乐的音符在风中飘荡。

    把慕姗姗送回家,瓜分了战利品,林子轩返回家中。

    在路上,他买了半只烤鸭和一瓶二锅头,这算是改善生活了,回到家里,把礼物一分,家里顿时快乐起来。

    尤其是林晓玲,正是爱美的年纪,拿着新裙子不舍得松手,老哥老哥的叫得那个亲热。

    林伯清和郑秀莲虽然埋怨儿子乱花钱,但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算是慕姗姗买给他们的,未来儿媳妇的礼物自然要收下,他们夸奖慕姗姗会持家,和埋怨林子轩乱花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就是不同的待遇啊!

    晚上的时候,林伯清和林子轩爷俩喝了不少酒,看着儿子踏入社会,能养活自己,还有了对象,做父亲的就知足了。

    林子轩有点愧疚,他毕竟是穿越来的,不过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融入了这个家庭。

    他喝了杯酒,看着这个面积不大的房屋,有些微醺的父亲,在一边看电视的母亲和妹妹。

    不管怎么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第二天醒来,太阳照常升起,林子轩照常上班,只是他感觉自己有些不一样了,或许是他对这个世界更为认同了。

    与此同时,八月份的《京城文学》开始发行。

    这份文学杂志主要面向的是京城的读者,也包括京城周边的省份。

    不少读者惊奇的发现这一期杂志里有一篇叫做《顽主》的小说,就像是漆黑夜里的萤火虫,在一众说教型的小说里显得那样的鲜明出众。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