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看上去很美
    秋日京城的夜晚很惬意,不时刮来阵阵的凉风,让人浑身舒爽,适宜饭后散步。

    米佳山和林子轩走在夜色里,米佳山对京城很熟悉,他在京城电影学院进修过两年。

    说起来,他们算是两代人,却谈的很投机。

    “小林,我本来以为你至少要三十岁,也只有到了那个年纪才能对生活有点感悟。”米佳山感慨道,“不过和你谈了之后才发现我有点落伍了,你的思想很成熟,没有年轻人的焦躁气。”

    “米哥,您别捧我,我就是早熟,平时爱琢磨事,京城话叫蔫坏。”林子轩自贬道。

    在家里他不好称呼米佳山,可也不想把米佳山当长辈,便有了这个称呼。

    “也是,要不也写不出《顽主》那种不正经的小说来,我好久没看过这样嬉笑怒骂,无所顾忌的故事了。”米佳山笑道,“前些年流行伤痕文学,恐怕以后就流行这种痞子文学了。”

    “痞子文学?”林子轩疑惑道。

    “你还不知道吧,《京城文学》杂志社的编辑给的说法,我去过杂志社。”米佳山解释道。

    “倒也形象,不少读者来信都说我写混混和痞子,是给社会抹黑呢。”林子轩自嘲道。

    “我看重这个故事是因为其中的喜剧元素,但这个故事不仅有喜剧元素。”米佳山认真道,“在这个看似荒诞的故事里,有着这个时代平常百姓的生活。”

    “您言重了,我写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林子轩谦虚道。

    他不能说我写的小说多么有意义,多么深刻,反映了时代的风貌等等,那不合适。

    “这很正常,每个人看小说的感受都不同。”米佳山点头道,“我想在电影里展现出……”

    一旦说起电影,米佳山就有一种激情,在林子轩看来,这是工作狂的典型症状。

    米佳山来到京城,就是为了和林子轩面对面的聊一聊自己的想法,要把这些想法融入到剧本之中,这些抽象的念头光靠打电话和写信很难表达清楚。

    他需要林子轩理解他要表达的意思,还不能和小说剧情冲突。

    他希望林子轩能够尽快拿出剧本来,然后两人再讨论修改。

    “你要不要在拍摄期间跟组?”米佳山询问道。

    如果跟组的话可以拿到一份薪酬,不跟组的话只能拿到剧本的酬劳。

    这样在拍摄期间剧本遇到需要修改的地方,两人能够尽快沟通,不耽误拍摄。

    “我还有工作,不方便请假。”林子轩婉拒道,“咱们都在京城,米哥你只要需要,我随叫随到,一有时间我就去剧组。”

    “那好吧,我也要回蓉城一趟,把设备和人员带过来。”米佳山同意道。

    林子轩不知道米佳山和巴山电影厂签订了一份合同,这才如此急切的拍摄电影。

    他其实对拍电影挺感兴趣,只是不想一直呆在剧组里,看着演员一遍遍的表演,刚开始或许有意思,时间长了就无聊了。

    而且,到了九月底,慕姗姗就该回来了,他哪有时间在剧组耗着。

    在欧洲的一座大峡谷旁,华国电视台正在拍摄大峡谷的画面,慕姗姗拿着话筒站在一边。

    这座峡谷叫做韦尔东大峡谷,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之一,也是攀岩爱好者的胜地。

    慕姗姗往下看了一眼,有点害怕。

    这些天,她在欧洲各地游览,观赏美景,品尝美食,可谓是风光无限。

    但这一切只是看上去很美。

    想要拍摄美景,就要到野外去,野外不仅有美景,还有各种虫子,叮在身上痒的不行。

    说起美食,慕姗姗有种想吐的感觉。

    那些味道稀奇古怪的美食挑战着她的味蕾,吃到嘴里就算再难吃也不能在外国人面前表露出来,不然太不礼貌了,还要对着镜头表现出很好吃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特别想念京城胡同里的各种小吃。

    由于时间紧迫,资金紧张,他们都是加班加点的拍摄,很少有放松的时候,她都没有休息好,面对镜头还要强颜欢笑。

    外景主持人实在是太辛苦了。

    这个时候还没有公费旅游的概念,摄制组每天花着来之不易的外汇,哪里敢放松享受,还要尽量节省,如果花费太多,担心回国后被人举报。

    正是这种兢兢业业的态度才能拍摄出精彩的综艺节目。

    大峡谷是计划中的最后一站,拍摄结束后,大家在巴黎住上一天,采购一点礼物,接着就乘飞机返回华国。

    慕姗姗采访完攀岩者,并提出了问题,那就是攀岩者身上的一件设备是做什么用的。

    这个年代华国国内还没有流行攀岩这项运动,对于攀岩设备更是不了解,这就是这档节目的意义所在,开阔华国百姓的眼界。

    临走之前,慕姗姗看着一眼望不到底的大峡谷,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一个想法。

    林子轩会不会拿着铁锹从大峡谷底下钻出来,想象着这个画面,慕姗姗忍不住笑了。

    摄像机刚好拍摄到主持人这个灿烂而幸福的笑容,定格在镜头之中。

    返回巴黎,慕姗姗终于好好的休息了一晚,她只有半天时间闲逛,下午就要回国。

    这次出国她换了一些外汇,只有几百块,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走了一圈,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穷人,根本买不起这里的东西。

    西方世界的物质实在是太丰富了,难怪那些出国的人会不愿意回去。

    想着在京城那间酒吧里和林子轩说起的担心,慕姗姗不仅问自己,我变了么?

    如果我有留在这里的机会,我还会想着回去么?

    慕姗姗想到了父母,想到了林子轩,想到了她生活了二十二年的那座古老的城市,那里或许并不发达,却有着她念念不忘的人。

    她想起了林子轩在酒吧里唱的那首歌。

    此时此刻,她站在巴黎最繁华的大街上,想到那首歌的另外一个意义。

    就算是华国一无所有,就算是林子轩一无所有,她还是愿意跟着他走。

    欧洲只是看上去很美,就像那些美食一样,不合她的口味,她还是愿意吃京城的火烧、酱肉、焦圈和炒肝。

    好在她就要回去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