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这个年代的爱情
    在其他人看来,林子轩和慕姗姗四年大学同学,有感情基础,毕业后走到了一起,都在京城上班,林子轩小有才华,慕姗姗才貌出众。

    两人可以说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李虹就是这样认为的。

    她以前是觉得林子轩的单位没什么发展前途,现在看到林子轩既能写小说还能写剧本,有才华又明白事理,加上和女儿情投意合,自然不会再阻止。

    既然双方你情我愿,那么两家人见面把事情定下来就顺理成章了。

    这不是李虹心急把女儿嫁出去,而是这个时代就是如此。

    所谓成家立业,青年男女一旦参加工作,家里就开始张罗婚事,一般半年或者一年之内结婚,领到房子后就会计划生孩子的事情。

    这是大部分人的生活节奏,过了二十五岁还不结婚就会被人认为有问题。

    李虹以为林子轩和慕姗姗年底结婚正好,过年之后也行,总不能拖到一年之后。

    这时候没有什么为了事业不结婚的说法,结婚也非常简单,就是到民政部门领张证,在饭店里招待一下亲戚朋友,骑着自行车把新娘接回家就行了。

    当然,有条件的家庭用轿车接送也行。

    没有一大本的婚纱照,最多拍几张两人的合影,没有高额的彩礼,没有大操大办。

    大家都不富裕,能添置一套新家具,加上电视机和洗衣机这种常用的家用电器就不错了。

    算下来,结婚花费两三千块钱足够了。

    所以说,在这个时代结婚真的不怎么费事,一切从简。

    对于母亲的提议,慕姗姗没有反对,她只是心里有点小慌张,觉得太过突然,还有种新媳妇即将见公婆的忐忑不安。

    她和林子轩同学四年,彼此知根知底,不讨厌对方,还喜欢两人在一起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爱情。

    这个年代的华国男女大多是通过相亲或者熟人介绍认识的,双方有好感就在一起,至于爱情是什么,倒不是那么重要。

    他们看重的是生活,爱情只是生活的点缀,过于奢侈,他们追求不起。

    然而,当多年过去,他们头花发白,仍然牵手相濡以沫的时候,在青年人眼里这就是爱情的见证,但他们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就是两个人凑在一起过日子。

    慕姗姗对此较为懵懂,她看过小说里的爱情,看过电视剧里的爱情。

    有悲壮的爱情,有平凡的爱情,有俗套的爱情……

    她想起了林子轩念给她的那首诗,那首《当你老了》,或许等他们两人老了之后才能真正懂得什么是爱情。

    现在,她觉得和林子轩在一起很快活,就足够了。

    吃过饭,慕姗姗从行李箱里拿出在国外购买的礼物,都是一些小物件,太贵重的她也买不起,每人都有份,连林晓玲都没有忘掉。

    三天后,中秋节,两家人在饭店里吃了顿饭。

    林伯清和郑秀莲对这桩婚事极为满意,慕姗姗的确是个好姑娘。

    在这件事上林子轩和慕姗姗没什么发言权,全凭家长做主。

    听着父母长辈饭后商量婚事的细节,两人悄悄的溜了出去,到了外边对视一眼,不由得松了口气,像是解放了一样。

    走在马路上,由于刚刚提到的婚事,慕姗姗有点小羞涩,少见的安静。

    “明天就要录节目了,有没有信心?”林子轩关心道。

    华国电视台第二档综艺节目《方大综艺》外景拍摄完毕,下一步就是录制节目。

    方大集团是一家位于花城的大型企业,花了一百万取得了《方大综艺》的冠名权。

    这绝对是一笔物超所值的买卖。

    电视台找了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主持人和慕姗姗搭档,这位男主持人的主持风格幽默风趣,深受观众的欢迎。

    作为新人,慕姗姗想要在节目中主导话题,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不容易。

    如果一期节目下来,观众只记得有个漂亮的女主持人在台上站着,却不记得这人说了什么,那就成了花瓶和摆设。

    这是主持人之间的竞争。

    “和你斗嘴惯了,我还怕他么?”慕姗姗颇有信心的说道。

    “这么说我还成陪练了,以后可要收费啊。”林子轩打趣道,“在节目中你要有自己的定位,他想风趣就让他风趣,你的定位是知性,这是一档寓教于乐的节目,你要展现自己的学识,让观众觉得这主持人不仅漂亮,还很有内涵。”

    “这样的话不是被定型了么?”慕姗姗担心道。

    “可以这么说,知性主持人不像其他综艺类主持人那么受欢迎,但较为高端。”林子轩解释道,“以后你可以主持益智类或者访谈类节目,打造自己的品牌。”

    “你说的太遥远了。”慕姗姗想象了一下,摇了摇头。

    “放心吧,到时候我会帮你策划好节目的。”林子轩保证道。

    听到这句话,慕姗姗有种莫名的安心,她并不是依赖林子轩,而是喜欢这种承诺。

    在家里,她受到母亲的影响多一些,性格上较为独立,不是那种小鸟依人的类型,时常和林子轩的意见不一致,但如果真是为她好,她也不会固执的拒绝。

    她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互相扶持,风雨共济。

    “你说什么是爱情?”慕姗姗心有所感,忽然问道。

    “这个可说不好,一千对恋人就会有一千种爱情,爱情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林子轩含糊道。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他也弄不清什么是爱情。

    “你这是转移话题,那咱们之间呢?”慕姗姗追问道。

    林子轩想到了一首他那个世界的诗歌,或许能回答慕姗姗的问题。

    这首诗歌叫做《致橡树》,很能表现这个年代的爱情观念。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的红硕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