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无招胜有招
    在慕姗姗强大的防守面前,林子轩的小计谋没有得逞。

    慕姗姗并不排斥俩人之间的亲密举动,在国外,恋人之间无论是见面还是告别都会亲吻对方,平时表达感情的时候也会这样做,非常的普遍。

    但这里是华国,国情不同,大家的观念也不同。

    别说是平常的生活里,就算是电视剧里也没有男女亲吻的镜头,男女演员之间顶多是拉拉手,拥抱一下,在电影里倒是尺度会大一些。

    有些导演为了表现艺术,会让演员有激情的演出,但这种电影逃不过被禁映的命运。

    在南方的花城,有从香江流入的录像带,里面的激情戏司空见惯。

    这些录像带被带到京城,成为影视表演专业内部的学习资料,京城广播学院的影视专业的学生就经常有这种内部学习的机会。

    一旦有这种机会,其他专业的学生也会蜂拥而至。

    慕姗姗就看过这种电影,对香江的开放程度有一定的了解,亲吻爱人并不算多大的事。

    然而,作为一位华国女孩,还是要保持应有的矜持,男人总是喜欢得寸进尺,不能太过纵容,否则他就不知道珍惜。

    这是母亲李虹对她的教导,在结婚前不能放纵,不然会被人说闲话。

    而且,慕姗姗觉得这样挺有意思,看着林子轩绞尽脑汁讲故事的模样她就很开心,这说明这个男人愿意哄她开心。

    当然,她不会一直这样,偶尔也会给林子轩一点小奖励,这叫做收放自如。

    也可以说是御夫之道,这同样是李虹的经验之谈。

    这种华国女人之间代代相传的人生经验维系着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

    作为被御的对象,林子轩倒没什么感觉。

    男人和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永远解不开的谜题,他认为只要遵循着本心就好,过自己觉得舒服的生活,不必理会别人的看法。

    比如,这个时代有个流行语叫做“妻管严”,就是怕老婆。

    在别人看来这男人真窝囊,但只要他自己过的舒心就好,生活是自己的,和别人没关系。

    如果说慕姗姗从李虹那里学到了对付男人的绝招,那么林子轩就是无招胜有招,他付出了一颗真心,这是最难抵御的武器。

    由于给慕姗姗讲童话的触发,林子轩决定写几篇童话故事。

    他在少儿栏目组看了不少本童话杂志,大致了解此时华国的童话现状。

    这时候的童话故事很教条和刻板,总想给儿童灌输思想,却忽略了童话的趣味性。

    和前些年的英雄主义电影一样,都像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不够生动。

    这和目前的童话作家有关,这些作家大多都在五六十岁的年纪,写起童话故事来就像是给儿童上课一样,而不是从儿童的角度来看待世界。

    而且,他们的思想有点落伍了,太重视童话的教育功能。

    林子轩选择了几篇在思想上没有太大争议的故事,其中一篇就是在他那个世界家喻户晓的《葫芦兄弟》。

    《葫芦兄弟》最开始以动画片的形式出现,绝对是经典之作,是儿时美好的回忆。

    故事讲述了在葫芦山里关着蝎子精和蛇精,一只穿山甲不小心打穿了山洞,两个妖精逃了出来,从此祸害百姓。

    穿山甲急忙去告诉一名老汉,只有种出七色葫芦,才能消灭这两个妖精。

    老汉种出了红、橙、黄、绿、青、蓝、紫七个大葫芦,七个葫芦成熟后,相继落地变成七个男孩,穿着七种颜色的服装。

    红娃是大力士,但有勇无谋,落入泥潭被擒。

    橙娃是千里眼和顺风耳,却被妖精的魔镜射瞎了眼睛。

    黄娃是硬铁头,被妖精用刚柔阴阳剑束缚住。

    绿娃会火功,又被妖镜的冷泉清凉酒灌倒。

    青娃有水性,被妖精用如意销魂酒醉倒。

    蓝娃有隐身术,去偷妖精的如意,解救了前五个兄弟。

    然而,紫娃的心已变黑,成了妖精的孩子,不仅不和兄弟相认,还将六个哥哥吸进自己的宝葫芦,自己也被妖精活捉。

    妖精把七兄弟送进炼丹炉,想炼成七心丹。

    这时,老汉把七色彩莲的莲子投入炼丹炉,使他们联合起来,发挥各人的法术,冲出炼丹炉,终于打败妖精,把妖精收进宝葫芦里。

    这个故事不仅有趣,还表达了正义战胜邪恶,众人联合力量大等等道理,充满了正能量。

    林子轩写的稿子第一位读者都是慕姗姗,他想听听慕姗姗的意见。

    “你觉得有没有问题?”林子轩询问道。

    “故事很有趣,这些葫芦娃各有本领,性格也不同,就连妖精都有特色,肯定会受到小朋友的欢迎。”慕姗姗称赞道。

    “不过……”林子轩接茬道,“我就知道你会转折一下。”

    “倒不是大问题,就是国家正在提倡少生少育的政策,你写的葫芦七兄弟是不是有点多啊?指不定就有人从这方面说事呢。”慕姗姗担心道。

    “这也算是事么?太上纲上线了吧。”林子轩惊讶道。

    “不是你让我挑毛病么?我就给你提个醒,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些人就是喜欢小题大做,我穿套衣服还被说成是资产阶级思想呢。”慕姗姗委屈道。

    “好啦,让你受委屈了。”林子轩安慰道,“咱们是新时代的青年,别和他们一般见识,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

    “你说的轻巧,台领导让我下一期节目换一套衣服。”慕姗姗郁闷道。

    林子轩终于知道问题所在了。

    慕姗姗没办法穿那件职业套装主持节目了,华国电视台也不想因为一套衣服惹麻烦,这才下了通知,下一期节目慕姗姗改穿华国女性的传统服装。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新旧思想在不断的交锋。

    “没关系,咱不在节目里穿,可以在家里穿,我给你当观众。”林子轩开解道。

    “去你的,在家里穿像什么样子,我有那么虚荣么?”慕姗姗不满道。

    倒不是虚荣,就是有点臭美,林子轩在心里这么想,不过他打死也不会说出来。

    “这怎么能是虚荣呢?不是说女为悦己者容么?你穿给我看很正常啊,他们不懂欣赏,我懂欣赏,要不咱们去试试?”林子轩提议道。

    “一看你就没安好心,我才不上当呢。”慕姗姗鄙视道。

    “你这就冤枉我了,我只是想和你探讨一下华国女性以后服装的流行趋势而已。”林子轩一脸无辜的说道。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