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时代的弄潮儿
    林子轩到慕姗姗家吃饭,慕致远和他说起一件事。

    “要不是姗姗说起,我还不知道那首《一无所有》是从你这儿传出去的。”慕致远沉声道,“现在有不少人对这首歌过度解读,影响很不好。”

    “我在报纸上看到了,那只是我写给姗姗的一首歌。”林子轩解释道。

    “我自然知道,可那些人不会管歌曲的本意,他们只会按照自己的理解看待这首歌,现在社会上思想混杂,年轻人尤其如此。”慕致远忧心道。

    自从林子轩在酒吧唱了《一无所有》之后,这首歌就像病毒一样迅速的在京城的摇滚圈子里流传开来,形成了一股风潮。

    几乎每家酒吧和歌舞厅都在唱着这首歌。

    由于林子轩没有留下原始的曲谱,那些搞摇滚的青年变着花样地翻唱这首歌,从而形成了各种不同曲风的《一无所有》。

    这个年代华国摇滚乐还处在启蒙阶段,摇滚青年都在学习和借鉴国外的摇滚歌曲。

    摇滚音乐在华国属于非主流,或者说是地下音乐。

    《一无所有》摆脱了国外摇滚乐的影响,采用华国北方民歌的曲调和口语化的歌词发出震撼人心的呐喊,这是一首正宗的华国摇滚乐。

    从这一刻起,华国有自己的摇滚乐了。

    随着歌曲的传播,对这首歌的看法也产生了分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

    很多人都想知道那天晚上酒吧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青年上台唱了这首歌,然后就消失无踪了,这件事本身就具有传奇性。

    根据当时在酒吧里的人所说,他们看到歌曲的原唱者和一位女孩一起离开了酒吧。

    如此说来,这应该是一首爱情歌曲。

    但有人不同意,认为这是一首表达理想,渴望自由的歌曲,这首歌曲里没有矫揉造作的爱情,只有发自内心的呐喊。

    还有人觉得这是失落和迷惘的青年面对前路的孤独和宣泄。

    甚至有人说这是对社会的批判,是对过去年代的反叛。

    如果这首歌只是在酒吧和歌舞厅唱唱倒是没什么,可在十一月份京城体育馆的一场大型演唱会上,一位摇滚歌手唱了《一无所有》,引起现场观众雷鸣般的欢呼声。

    如此就把这首歌推向了社会,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林子轩看到报纸上的报道,称赞者不多,批评者倒是不少。

    在这个时代的华国,摇滚乐本来就不受待见,摇滚青年和失足青年没什么区别,都是社会上闲散的混子。

    《一无所有》造就了两个极端。

    一个是青年人特别喜欢,被奉为神曲,第二个是媒体的批判,现在国家正在大力的搞建设,图发展,你唱《一无所有》是什么意思。

    “很麻烦么?”林子轩询问道。

    “只是一首歌,倒是不麻烦。”慕致远平静道,“不过以后怕是不能在正式场合演唱了,这对你没什么,你又不去唱,也没人知道是你写的。”

    林子轩明白这是下了禁令了,无论是电视还是演唱会上都不会有这首歌的影子。

    “那就好。”林子轩放心道。

    “我是担心你会冲动,被他们架在火上烤,这才和你说一声。”慕致远提点道,“那些对这首歌过度解读的人不见得有事,你要是出头,最终倒霉的还是你自己。”

    “我平时不唱歌,那天就是有点激动,这才上去胡乱的唱了一嗓子。”林子轩说明道。

    他明白慕致远是为他好。

    所谓枪打出头鸟,那些在一旁架秧子起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最后不会被追究,而站出来充当英雄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

    大家或许会认为这样的人是好样的,值得尊敬。

    但其中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英雄从来都不是那么好当的,或许他原本并不想成为英雄,可被那些人高高的抬起来了,不当也不成,只好硬撑下去了。

    林子轩没打算做什么英雄,他只想着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你啊,以后还是少激动吧。”慕致远苦笑道。

    他从女儿那里了解到整个过程,知道当时女儿要到国外出差,俩人有点争执,林子轩才唱了这首歌,从这个角度看,这的确是一首爱情歌曲。

    只是这首爱情歌曲却在音乐圈子里掀起了偌大的波澜。

    看着这位准女婿,慕致远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时势造英雄!

    无论是《顽主》还是《渴望》,包括这首《一无所有》,都和这个时代颇为契合,林子轩似乎轻易的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从而写出了小说、剧本和歌曲。

    现在国家鼓励经商,不少人都跑到南方做生意,媒体给这群人一个称呼叫做弄潮儿。

    每个时代都有那么一些人,站在潮头浪尖,笑看风云,他们就是大时代的弄潮儿。

    慕致远觉得林子轩就有成为弄潮儿的潜力,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从慕家出来,林子轩和慕姗姗走在胡同里。

    天气渐渐冷了,他们都穿着厚衣服,带着帽子,略显臃肿,走起来有点笨拙。

    “怎么说了那么久,你们聊什么呢?”慕姗姗打听道。

    “咱爸对我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让我以后绝不能亏待你,弄得我思想压力很大啊。”林子轩瞎扯道。

    “我才不信呢,我妈还可能这么做,我爸不会和你说这个。”慕姗姗揭穿道。

    “还真是知父莫若女,就是那首歌的事,这几天报纸上都在批判呢。”林子轩回答道。

    “这个啊,我和我爸说了,没多大事。”慕姗姗不以为意道,“我就想知道,你当初唱过就跑,是不是早就想到会有今天了?”

    “你当我是神仙啊,掐指一算,能知过去未来,谁能想到一首爱情歌也能惹来这么多的麻烦。”林子轩摇头道。

    “现在可有好多人正找原唱呢,你已经成为摇滚青年的偶像了。”慕姗姗取笑道。

    “我还好说,他们找不着,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兴许就有人看电视的时候认出你来。”林子轩推测道。

    “不能吧,酒吧那么暗,应该没人注意我。”慕姗姗不确定的说道。

    “像你这么漂亮,即便在黑暗中也是自带光环,散发着万丈光芒。”林子轩夸张道。

    “我怎么听着像是讽刺啊。”慕姗姗瞪着林子轩,随时准备反击。

    “这都被你听出来了,最近水平见长,有进步,值得表扬。”林子轩夸奖道。

    “你去死吧!”慕姗姗发动攻击,朝着林子轩扑过来。

    两人在胡同里追赶着,天上飘起了细碎的雪花,这是今年冬天京城的第一场雪。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