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做事和做人
    林子轩之所以不把自己和李虹的关系说出来,是因为他不想把这种事挂在嘴上。

    在京城生活的人,谁家没有几个有能量的亲戚,这种拐弯抹角的关系太多了,没必要拿出来说事,平白的让人觉得轻浮。

    真是那种没事就到处说自己和谁谁有关系的人,怎么看都不靠谱。

    再说,朋友相交贵在知心。

    我把这事告诉你,就是觉得这事靠谱,不坑人,你要是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再说。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儿,和亲戚啊,后台啊没什么关系,你信我就成了。

    当然,你要是能打听出来是你的本事,我自己不会拿出来显摆,这就是做事和做人。

    第二天,林子轩接到了葛尤的回复,他们俩人愿意搏一把。

    这件事不急,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呢,不过已经可以开始活动了,至少在年底之前要把单位的工作做通,这样单位才愿意放人。

    这对林子轩没什么难度。

    这年头想要进单位很难,想要调走很容易,你调走了还能给单位腾出来一个位子。

    像林子轩这种刚进单位半年,没什么根基和业绩的人,单位一般不会留人,你又没取得重大成绩,得到什么国家奖励,不值得单位重视。

    这和林子轩平时的低调有关。

    他没有到处宣扬自己写小说和剧本,也没有提及《葫芦兄弟》的事情。

    他在京城广播电台就像一个小透明,大家知道有这么个人,却不是很了解。

    林子轩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性格温和的小伙子,经常面带笑容,待人接物很有礼貌。

    就算是在冷门的栏目组也没有抱怨,而是踏踏实实的工作,挺平常一个人。

    如果让电台知道他写了《葫芦兄弟》,还要拍摄成动画片,恐怕不一定会放他走,更别说等《渴望》播出以后造成的轰动了。

    即便他只是《渴望》的编剧之一,也值得单位把人留下来。

    留下林子轩并不一定是看重他的才华,而是看中林子轩给单位带来的荣誉,这是一个非常看重荣誉的年代。

    既然要走了,他不准备藏着掖着,而是把准备调走的消息告诉了栏目组的组长胡影。

    只说自己托关系找到一家好单位,过了年就会走人。

    这是给电台找替代者留下充足的时间,包括交接工作等等,大家总算是同事一场,山不转水转,以后或许还有碰面的时候,好聚好散,没必要闹得不愉快。

    胡影对此并不惊讶。

    她这辈子没什么追求,只想在广播电台等到退休就行了,可林子轩这大小伙子窝在这种没有前途的栏目组就不合适了。

    除非是林子轩没有上进心,但凡有点上进心的人都会琢磨着调走。

    这种事太正常了,她早就司空见惯。

    “小林啊,胡姐就不说留你的话了,咱们这里的情况就这样,年前这段时间站好最后一班岗,到新单位好好干。”胡影鼓励道,“你写个调离申请,我帮你送上去。”

    “行,那谢谢胡姐了,改天请您吃饭。”林子轩感谢道。

    “咱们就别来这套了,这一转眼老刘退了,你要调走了,变化还真快。”胡影感慨道。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员流动越来越快,那种在一个单位一干一辈子的情况越来越少。

    林子轩清楚,这只是开始,以后在公司干个一年半载就频繁跳槽的现象屡见不鲜,整个社会越来越浮躁了。

    他写了一份调离申请,交给胡影,仍然正常上下班,工作上不马虎。

    下了班就去接慕姗姗回家,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心里踏实,不慌张。

    “以后你可有的罪受了。”说起林子轩调动工作的事情,慕姗姗取笑道,“上班时间归我妈管,下了班归我管,你感觉怎么样?”

    “你这人思想真狭隘,整天就想着大权在握,发号施令呢。”林子轩批评道,“你应该换个角度想,我上班的时候有咱妈照顾,下了班有你照顾,这样一想是不是瞬间就幸福起来了。”

    “呃,你还真能自我安慰啊。”慕姗姗诧异道,“我可提醒你,我妈那人平时看着挺好,一到工作上面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她可不管你是谁,做错了事就会训人。”

    “有你这么说咱妈坏话的么?小心我去告状。”林子轩玩笑道。

    “不识好人心,我可是为你好。”慕姗姗不满道。

    “行啦,我要是连那点工作都做不好,不是跑去添乱么?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林子轩安抚道,“我是去帮忙的,不是走后门进去享福的。”

    “这还差不多,以后看你的表现了。”慕姗姗满意道。

    她心里其实有点担心,一边是她母亲,一边是她心爱的人,俩人在一起工作,要是闹起矛盾来,还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到时候只能她来居中调解,也可能是两头受气。

    不过,这是最坏的情况。

    她更希望母亲和林子轩能够互相帮扶,这才是她最想要的结果,家人就应该这样。

    在蓉城,米佳山剪辑好了《顽主》,片长100分钟,先在巴山电影厂内部放映,请了厂里的领导和同事一起观看。

    结果呈现两极化的趋势。

    一些老同志中途退场,认为这是低俗和胡闹,不庄重,年轻人则极为喜欢,甚至认为这是他们看过的最好看的电影,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华国喜剧片。

    厂里的领导意见不一,不过既然钱花了,片子出来了,就要想着收回成本,不能砸在自己手里,80多万呢,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顽主》是有点小问题,但问题不大,顶多就是反映了社会现实和调侃了一些不正之风。

    他们先把《顽主》送审,看看结果。

    半个月后,没想到审核通过,没有提出大的修改意见,那么下一步就要安排上映了。

    巴山电影厂准备从蓉城开始小范围放映,如果得到观众认可,再扩大上映范围,如果观众不认可,那就算了,靠卖录像带也能捞回点资金。

    进入1991年,蓉城的影院内出现了一部新电影,在这个冬天彻底点燃了年轻人的热情。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