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艺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青春正当时
    说实话,林子轩对这些抨击并不怎么在意,他的小说骂了人家,人家反击过来是很正常的事,也算是礼尚往来。

    他和慕姗姗不过是说说好玩而已,没必要费那么大周折就为了看人家笑话。

    兴许没玩坏人家,倒是把自己弄得神经兮兮的,那就亏大了。

    还是那句话,犯不着。

    他其实应该感谢人家,这不是因为他犯贱,而是在这铺天盖地的骂声中,他出名了。

    以前大家说起林子轩,没什么人知道,现在说起林子轩,京城人差不多都知道。

    就是那个被一大票人痛骂的主,翻开报纸在文艺版面就能看到林子轩的名字。

    不管怎么说,他以这种另类的方式被人民群众所熟知,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没多少人会把写《顽主》的林子轩和真正的林子轩混为一谈。

    这不是网络时代,一搜索就能知道林子轩的资料。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写《顽主》的林子轩至少也要在三十岁以上,还是特愤世嫉俗,逮谁骂谁的那种,而不是一个性格温和的小伙子。

    在京城广播电台,时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林,知道不?有个和你重名的家伙被骂惨了,不过他写的电影真好看。”

    林子轩只是笑笑,没承认也没否认,他倒不是担心被单位知道会对调动工作有影响,就他现在这名声,广播电台知道后还巴不得他快点走呢。

    他只是觉得没必要说出来,就这样安静的离开挺好。

    除了被人熟知外,还有一样好处,那就是有出版社准备出版《顽主》,想要趁着电影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捞一笔。

    出版社从《京城文学》那里找到了林子轩的联系方式,和林子轩商量小说的出版事宜。

    林子轩和出版社谈了谈,不太满意。

    原因是在这个时代的华国竟然没有作家拿版税一说,也就是说作家出版小说,出版社付给作家一笔稿酬,然后小说和作家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无论出版社发行了多少本小说,赚了多少钱,作家都分不到一毛钱。

    在华国,所有出版社都是这样运营的。

    林子轩当然不同意,他提出了用版税来付稿酬,作家至少要拿百分之十的版税。

    出版社觉得林子轩是狮子大开口,版税付稿酬这在华国没有先例,双方就这样谈崩了。

    其实,林子轩不是不能接受只支付稿酬的方式,但稿酬应该给高点吧,你拿几百块钱就想买断一本注定要热销的小说,这也太不拿作家当回事了。

    时代在发展,以后出版社肯定会实行版税付酬制度,林子轩并不着急。

    相对于林子轩获得的骂名,《顽主》的主演们那是真的火了,张国粒和葛尤等人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走在街上都能被人认出来。

    根据米佳山来信所说,由于《顽主》在观众中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巴山电影厂把《顽主》送到了金牛电影节参赛,获得了六项提名。

    金牛电影节是华国电影行业一年一度最高规格的影坛盛事。

    电影节名字的来历是因为创办电影节那一年正好是牛年,而且牛这种动物吃苦耐劳,勤勤恳恳,这也是勉励电影工作者要踏踏实实的为百姓创作更好的电影作品。

    这六项提名是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最佳剪辑,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录音。

    其中,最佳男配角提名就是葛尤。

    由于《顽主》遭到的抨击,林子轩没有被提名为最佳编剧,为此葛尤和梁添还把林子轩找出来安慰一番。

    “小林,你这本子写的真好,否则哥几个演不出这状态来。”葛尤劝解道,“估计电影节那边怕惹麻烦,这才不敢给你提名。”

    “不是怕麻烦的事,你在剧本里连电影行业都调侃了,他们小气着呢。”梁添补充道。

    “所以说,不是咱们不坚强,而是敌人太强大,要懂得策略,暂避锋芒,以小林你的才华,以后有的是机会。”葛尤鼓励道。

    “有好事别忘了我,咱们联手再战江湖。”梁添豪气道。

    这时候俩人已经喝的有点多了,大冬天吃着火锅喝着小酒,不知不觉就上头。

    林子轩稍微节制着,他等会还要去见慕姗姗,不能喝趴下了。

    “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都是小事,两位哥哥的心意我领了,咱们过了年大干一场。”林子轩端起酒杯,高声道。

    “行,过了年再说。”俩人举杯,一饮而尽。

    三人喝了最后一杯酒,走出饭馆,外边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

    昨夜下了一场大雪,整个京城都是白茫茫一片,林子轩和他们告别,朝着公交站点走去。

    来到慕姗姗家里,她早就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俩人说好了要去什刹海滑冰。

    在京城,冬天里滑冰是常见的娱乐项目,大人小孩都喜欢。

    爱玩的年轻人还会趁着大雪天到郊外去滑雪,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严格的保护措施,很容易出事,也只有胆大的才会尝试。

    俩人穿着厚厚的衣服,围着围脖,遮住脸和鼻子,前往滑冰场。

    所谓的滑冰场其实就是结冰的湖面,旁边有出租冰鞋的地方,你不租也可以,自己在冰面上滑行也没人管。

    这里人多热闹,林子轩和慕姗姗换上冰鞋,开始在冰面上滑行。

    生活在京城里的青年男女,很少有不会滑冰的,关键是能不能滑出花样来。

    慕姗姗的身体平衡性好,滑的很顺畅,林子轩就差点,只能在后面追,俩人就这样在冰面上肆意的玩闹着。

    等玩的有些累了,他们就在一旁看着冰场上那些青春飞扬的身影。

    “怎么样?有没有天地在心中,世界任我行的感觉。”林子轩呼出一口热气,舒服道。

    “只是滑冰而已,你以为是在草原上纵马奔腾啊。”慕姗姗笑话道。

    “就是个比喻,总有一天咱们能无拘无束,自由驰骋。”林子轩肯定道。

    他陪着慕姗姗滑冰主要是为了散心,慕姗姗没能主持今年的春节晚会。

    观众对于慕姗姗主持春节晚会的呼声很高,但由于慕姗姗的资历和经验问题,台里并没有安排她主持,这毕竟是一台非常重要的晚会。

    在今年春晚的四名主持人中,两名女性主持人一个是《文艺天地》的主持人,经常主持综艺节目,另一位是新闻主持人,有着丰富的主持经验。

    “我是那么看不开的人么?”慕姗姗不满道,“来吧,我还没过瘾呢,这次看你能不能追上我,追上有奖励哦。”

    慕姗姗脚下的冰鞋一滑,人已经在冰面上飞驰起来,还回头对林子轩招招手。

    林子轩紧跟其后,整个湖面成为了俩人追逐嬉闹的舞台。

    他们正年轻,心胸开阔些,没必要在乎眼前的得失,未来的路还很长。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