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圣道 > 章节目录 第11章 小人当道(下)
    店铺的老板笑脸迎了上去,因为他看得出来,这是白家的人,是他们的大主顾,因为一般情况下,这些名门家族的子弟,都不会光顾他这个小门脸儿的。

    “掌柜,我上次在你这里预定的那株五品灵药,今天我来拿货了。”白景阳一进门就说道,对于这个店铺的掌柜,一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样子,十分自傲。

    前一段时间,白景阳在这里发现了一株五品灵药,动了心思,而且价格比天宝阁便宜不少。但饶是如此,都需要两千玉帛,毕竟五品灵药十分难得,在这片区域,是很少见的。

    当时白景阳没有那么多钱,只交了订金,显然这些日子里凑够了玉帛,今天想要收走。

    店铺老板热情招待,赶忙点头,吩咐手底下的人去取珍藏在仓库中的那一株五品灵药,这可是他们店铺中少有的几件好宝贝。

    “啪!”

    而白景阳则是很霸气的将手中一张一千八百两的银票拍在了桌子上,算上之前的两百玉帛的定金,将那株五品灵药拿到手。

    如此挥霍,一出手就是一千多玉帛,这潇洒的动作让白景阳十分享受,高扬着下巴,一副鼻孔看人的样子。

    他身边跟着两个人,都是白家子弟,而且其中还是一位秀丽可餐的少女,看到白景阳如此潇洒的拍出银票,也是跟着一阵陶醉,满眼的小星星。

    “阳哥,看那边,孙圣耶。”这时候,跟在白景阳旁边一个如瘦猴子一样的白家子弟突然说道。

    这家伙骨瘦如柴,满脸的麻子,大麻子套着小麻子,小麻子套着小小麻子,小小麻子里面有个坑,坑里面有个小黑点,俨然一副三环套月的麻子,让人看着有点慎得慌。

    白景阳也看到孙圣,脸色顿时阴沉下去,旋即一脸冷笑,表情有些奚落。

    他旁边的少女也注意到了,目光看向孙圣,有些惊讶,旋即不以为然,淡漠的别过头去。

    以前的孙圣,在白家是所有少女的偶像,崇拜者,但是现在,在所有人眼中他都是废人一个,不管是曾经多么辉煌,受多少人崇拜,但是现如今的他,谁会高看一眼?

    少女只是扫了孙圣以眼,便不在理会了,连招呼都不打算打,随手把店铺的账簿拿过来,随意翻阅,假装没有看到孙圣。

    店铺老板也只能在一旁陪笑,按道理说账簿这种东西不能随意动的,但人家是白家子弟,名门大族,他也不敢说什么。

    白景阳眼神嘲讽,朝着那麻子脸少年使了个眼色,那麻子脸立刻会意,朝着孙圣走了过去。

    “孙大少爷,许久不见了,认识我吗?你被赶出白家的那一天,我有去给你送行的。”那麻子脸少年笑嘿嘿的说道,故意提及孙圣被赶出白家的这件事,趁这个机会奚落他,笑道:“怎么?孙大少爷最近好像挺富裕啊,来收购灵药的吗?”

    “离我远点,我有密集恐惧症。”孙圣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麻子脸少年脸色一僵,嘴角的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

    “孙大少爷,你收购灵药做什么?泡酒的吗,就你这糟糠之躯,烂泥扶不上墙,灵药用在你身上能有什么作用。”白景阳说话了,讥讽的笑道。

    “关你毛线事。”孙圣嗤声道。

    他现在没有理由惧怕任何人,当年的天赋回来,脾气也回来了,不出多久,他还是可以做回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孙大少爷。

    白景阳则是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孙圣的这种举动,让他有些意外。

    自从孙圣被废掉,修为跌落之后,性格也都变得唯唯诺诺,当初在白家即使饱受欺凌,都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只能忍气吞声。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敢当面顶撞他。

    这不禁让白景阳一阵恼火,对方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而且还是当着家族子弟的面,居然被一个废物脓包给顶撞,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阳哥,你看这里。”就在这时,在一旁随意翻弄店铺账簿的少女突然说道,指向了账簿上最新一行。

    白景阳望了一眼,立刻神色一震,上面清楚的写着“十五株碧罗丹,价值一千五百玉帛”,而且这墨迹还未干,显然是刚写的,这店里除了他们之外,只有孙圣,不用说这肯定是他收购的东西。

    “好家伙,价值一千五百玉帛的灵药,而且都是三品的,这家伙哪来的这么多钱。”白景阳的眼皮狠狠的跳动着。

    在他眼中,孙圣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废物,却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而且收购了足足十五株三品灵药,要说白景阳不眼热那是不可能的。

    一个废人都能随手拿出一千五百玉帛,而他白景阳为了两千玉帛,都哭爷爷告奶奶的求人借了好久才凑集,一种嫉妒之心油然而生。

    “客人,你的东西打包好了。”一个小伙计走上来,递给孙圣一个包裹,里面是十五株三品灵药。

    “恩,谢了。”孙圣点点头,接过包裹,转身离去。

    “慢着孙圣!”猛然间,白景阳一个箭步挡在了门口,盯住了孙圣挂在肩膀上的包裹,沉着脸道:“你哪来的那么多钱收购灵药?”

    孙圣一皱眉,道:“你管的还真是多,就算是我在大街上捡的与你何干,闪一边去,别挡路。”

    “不敢承认?怕是你的私房钱吧。”白景阳冷笑道:“好啊,你背着家族藏私房钱,之前你离开家族什么都没拿,怎么会无缘无故冒出来这么多钱,你背着家族昧下了一大笔钱财,现在被我戳穿了,你有什么话好说!”

    “背着家族?我的钱何必要背着家族?”孙圣有些恼火。

    这些玉帛,是他当年还身为白家天才的时候,自己去青鸾山狩猎低级妖灵赚来的,孙圣从小就很好强,更何况他知道自己不算是真的白家之人,所以从小到大,除了修炼上得到过白家的一些补助,其他的都是靠他自己。

    而且他当初也给白家争得了荣耀,欠下的早就该两清了。

    白景阳扬着下巴,眼中闪烁着炙热之色,道:“我怀疑你之前私藏了家族的钱,这些钱本来就是白家的,一个外姓人,竟然敢染指,把灵药放下抵过,给我滚蛋!”

    十五株三品灵药啊,对于白景阳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当初白展飞勒索走了家族遣散孙圣的十株紫丹参,让白景阳羡慕无比,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又碰到了孙圣来收购灵药。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过,一定要把这些灵药夺下来。

    白景阳刚刚将气功转化为玄气,进入到了玄气炼体的阶段,正好需要一大笔灵药来提升实力,要不然他之前也不会费尽心机的收购那株五品灵药。

    “放下,滚蛋!”白景阳再次喝道。

    旁边,那麻子脸少年也是一脸不怀好意之色。

    至于那位白家少女,则是浑然当做没看见,丝毫没有劝架的意思。

    “你是打算登鼻上脸了?”孙圣的眼神也冰冷下来,天赋回归,他的脾气也回来了,眼睛里不揉沙子。

    “放肆,一个连奴才都不如的东西,敢跟白家少爷这么说话,谁给你的胆子,给我跪下!”那麻子脸少年则是大喝一声,直接动手了,他站在孙圣的后面,此刻抬脚就朝着孙圣的腘窝,也就是膝盖后面的位置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