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圣道 > 章节目录 第15章 欺压上门
    “果然不愧是神通级别的法门啊,修炼系数相当的大,绝逼五颗星。”孙圣琢磨了片刻,不禁感慨道,但是,其中的关键却很好理解。

    孙圣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仿佛一切都浑然天成,这些功法口诀,烙印在他的脑海中,理解起来,也得心应手,剩下的就只有花一些时间去熟悉了。

    而就在中午时分,不速之客上门了。

    马声嘶鸣,三匹高头大马,拉成这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了不远处,马车上的旗帜,赫然是白家的。

    除此之外,还有几名男子,同样起着高头大马,一个个不怒自威,身材挺拔,并且眼中蕴含着精光,一看就是气功造诣不低的人。

    孙圣眉头一皱,意识到了不妙。

    护城河中,青牛浸泡在里面,也看到了这一幕,鼻孔中喷出一道白气。

    “老牛,你可别插手。”孙圣说道,不希望青牛的秘密暴漏。

    “你自己若是搞的定,我也懒得多管闲事。”青牛说道,依然泡在水中,整个身体都沉下去,只剩下一颗硕大的牛头漏在外面。

    马车上,帘子一挑,走下来一位面白如玉的中年男子,衣着华贵,同样是白家的服饰。

    “果然如此。”孙圣冷笑,这个中年男子他认识,白化天的第四个儿子,也是自己的四舅,白景阳的父亲,名叫白云雷。

    白云雷由于天资不足,并没有在气功造诣上有多大的成就,甚至爆气都不会,但这个人却十分精通商道,一直在照看白家的一些店铺生意,虽然没有修炼气功,但在白家地位同样不可撼动。

    而那几名不怒自威的男子,来自于白家执法堂,一个个都十分的干练,是气功高手。

    孙圣早就料到,自己打了白景阳,白家的人早晚要找上门来。

    但是,孙圣猜想的可能是白景阳去邀集一些乌合之众前来,没想到这一次动静这么大,把他老子都给惊动来了,还有白家执法堂的人。

    白云雷大踏步而来,本来面白如玉,像是个书生,但是此刻却怒气冲天,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身后白家执法堂的几位男子,也紧紧相随。

    孙圣假装没有看见,继续闭目。

    白云雷走到面前来,距离孙圣不远,此刻看到孙圣将他无视,脸色变得更加铁青了。

    “孙圣,你好大的架子,你亲舅舅来了,还不行礼,目无规矩!”一位站在白云雷身边的一位执法堂男子喝道,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炼体三段,身材魁梧,人高马大。

    孙圣这才睁开眼睛,似笑非笑,慢悠悠的站起身来,微微抱拳,道:“四舅来了,刚才我在修炼,一时忘我,没有注意到。”

    他并未行礼,只是抱了抱拳,毕竟白家把他赶出来,从名义上来讲,他们已经没有那一层关系了。

    但是他的话,落在几位执法堂男子的耳中,则是心中一阵嗤笑,修炼忘我?他还真好意思说,整个白家乃至整个沐风城,有谁不知道他孙圣现在就是个废物痞子,烂泥扶不上墙,还谈什么修炼,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白云雷目光依然冰冷,脸色铁青,看向孙圣,难以掩饰眼中的轻蔑与嘲讽,对家族的弃儿,他根本看不上眼。

    “孙圣,昨日景阳回来,浑身是伤,你可知道?”白云雷冷漠的问道。

    “被削了?额……要不要我买两斤鸡蛋过去探望一下?”孙圣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不知道?”白云雷的脸色更冷,道:“我打听过了,你和景阳昨日在加上发生争执,当时许多人都看到你用卑鄙的手段陷害景阳,让景阳失去意识,才下的毒手,甚至最后还羞辱景阳,你作何解释?”

    此言一出,孙圣心中不禁嗤笑,还卑鄙的手段,真会给自己的儿子脸上贴金。

    “景阳怎么说也是你的表兄,你下手如此残忍,我白家之前是怎么对你的,你恩将仇报,果然是个白眼狼!”白云雷越说越气,脸色涨红,拿手点指着孙圣,几乎指到孙圣鼻尖儿上了。

    孙圣眯起眼睛,道:“四舅,我和景阳确实发生了争执,是景阳先提出挑战,我们才动的手,公平公正,许多人都看到了,我也没用什么手段。”

    “公平公正?公平公正景阳就不会被你害的这么惨,你这糟糠之躯,若非用了歹毒的手段,能伤我儿子一根汗毛?”白云雷怒斥道,同时满面的奚落之色,即使面前时自己的外甥,依然宛若看待街头乞丐一样。

    那几位执法堂的男子也都是冷笑,孙圣这些年的情况他们都知道,连他们这些并非白家子弟的执法堂人都瞧不上眼。

    孙圣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但碍于对方是自己的亲舅舅,他还是忍了这句话。

    白云雷面带嘲讽的笑容,见孙圣没有说话,更加张狂道:“孙圣,别说我这个做舅舅的看不起你,我儿子景阳已经步入了炼体段位,就凭你,能伤到他吗?你这弱不禁风的身体,别说是景阳,就连我这个书生,推你一把,都害怕伤到你。”说着,白云雷竟然真的上手了,一巴掌推向孙圣,而且力道很大。

    在他的印象中,孙圣是废体,甚至都活不长,虽然自己气功造诣很低,但这一掌,也足以把孙圣推得一个趔趄,甚至是直接将他推倒在地上,狠狠折辱。

    可出乎预料的,白云雷一掌推向孙圣。

    孙圣动也不动,但他体内的气功在本能的运转,白云雷一掌推上来,非但没有撼动孙圣,反而被这股气劲反震的手臂发麻,踉踉跄跄的后退出去,最后脚下不稳,直接瘫坐在地上。

    这一幕,让白云雷着实吃了一惊,连几位执法堂的男子都是愕然,就连孙圣自己都出乎预料。

    白云雷口口声声称自己弱不禁风,但他自己也太弱不禁风了,自己都没动手,对方怎么就倒了。

    第十五章打狗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是被外人看到,绝对会笑掉大牙。

    白云雷自己也震惊无比,他明明已经一掌推到了孙圣,而且还用了气功,按照正常的理念,孙圣应该趴在地上了才对,怎么现在反过来了。

    “孙圣,你个狗奴才,你对你舅舅动手!”白云雷来不及考虑是什么原因,站起来怒目而视。

    孙圣冷笑道:“四舅,说话注意点,怎么说我体内也有白家的血,你说我是奴才,能与在侮辱白家。”

    “呸!狗东西,还往自己脸上贴金,白家的人绝不会流着你这种肮脏的血,你已经非我白家子弟!”白云雷怒喝道,脸色铁青,吐沫星子都快喷到孙圣脸上了。

    旋即,他对着身后的几位执法堂弟子喝道:“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把这个狗东西带回执法堂,按照族规惩治,挑断手脚筋扔到大街上,让所有人都看看,我白家是怎么惩治奴才的!”

    “是!”

    几位冷漠的执法堂男子全都向前逼近。

    一共四人,每一个人实力都不弱,全都进入了炼体阶段,其中最开始说话的那位魁梧的男子,甚至是炼体三段,剩下的三人两个是炼体二段,一个是炼体一段。

    这四人说是执法堂的人,不过是为了好听而已,实际上都是白家的鹰爪而已,但是在白家的培养下,也都进入到了炼体阶段。

    孙圣冷漠的看着逼近的四人,道:“我已离开白家,白家的家规对我没用,你们所谓的执法堂,也干涉不到我。”

    “嘿嘿嘿,以为这样说就能躲过,既然非白家子弟,身为平民,敢打伤贵族少年,你同样难辞其咎,打断他的双脚,省的跑了。”白云雷在一边阴冷的笑道。

    孙圣彻底寒心了,这就是自己的亲舅舅对自己说出的话,要打断自己的腿,当真是一点亲情都不顾了。

    既然如此,自己还有什么可留情的呢?

    当即,孙圣的目光也冷了下来,眯起的眼睛中,锐利的目光逼视着逐渐逼近的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