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圣道 > 章节目录 第20章 第二十张嚣张跋扈(下)
    孙圣眼睛一眯,旋即嘴角露出了慵懒的笑容,眼中满是古怪之色。

    “奇怪了,这青年不像是沐风城的人。”孙圣叨咕了一句,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搬山犀的巢穴。

    这里一共有三个巢穴,孙圣走进去一个。

    一股芬芳之气扑面而来,这巢穴中,并不像外面一样充满了恶臭,反而香气逼人。

    洞穴不算很大,孙圣走入其中,立刻眼前一亮因为这洞穴里面,竟然种植着十几株灵药,全都扎根在墙壁上,闪烁着光泽,药香之气逼人。

    “好家伙,不愧是高阶妖灵的巢穴,藏品还挺丰富。”孙圣笑道,这些灵药,绝对价值好几千玉帛了。

    而且其中,竟然还有好几株四品灵药和一株五品灵药,其他的皆是三品灵药。

    “恩,不错。”孙圣点点头。

    他并没有着急去采摘这些灵药,而是将它们的价值先估算了一番。

    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音,那走向另一个巢穴的白衣青年,竟然跑到这一边来了,持剑立在洞口。

    望着洞内的灵药,那白衣青年也是眼前一亮,嘴角露出了笑意,道:“高阶妖灵的藏品果然不一样。”

    他说出了和孙圣同样的话,不过此刻在他的眼中,根本没有孙圣,甚至看都不屑于看一眼。

    孙圣眉头一皱,道:“这位朋友,你几个意思啊,踩过界了吧。”

    白衣青年持剑走进了洞穴中,扫了孙圣一眼,自负一笑,寒声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还有第二个人吗?”孙圣道。

    白衣青年冷哼,眉宇间倨傲之色十分明显,道:“小小沐风城的人,你可知道我是谁?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滚,我不想看到你!”

    孙圣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对方是想要独占这里的灵药。

    当下,孙圣的目光也冷了下来,虽说对方刚刚出力了,不过那也是有目的的,现在又想独揽这里的东西,而且一副鼻孔看人的态度。

    孙圣也不是好脾气,冷笑一声,道:“让我滚?蹬鼻子上脸是不是?”

    “哦?”那白衣青年漏出饶有兴趣之色,但眼神却越发的冰冷,道:“你可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留你一条命,已经很给你面子,休要再啰嗦,我数十秒钟,消失在我面前。”

    孙圣观察了一下对方的实力,也就在炼体三段那里,隐隐有突破炼体四段的征兆,却如此大言不惭,目中无人。

    面对这种人,孙圣也懒得理会,直接动手去摘洞壁上的灵药。

    “看来你是没听懂我说的话,找死,区区沐风城的乡巴佬,敢跟我争!”白衣青年见孙圣竟然敢无视他,顿时剑眉一竖,一股森寒之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手中的长剑跟着嗡鸣。

    “疾如风!”

    白衣青年沉喝一声,宝剑刺出,土黄色的气流涌动,化作锋寒之气,带着丝丝寒冷的气息,所过之处,空气竟然都结冰了。

    这一剑,十分快,宛如一阵风吹来,迅速无比,而且充满了肃杀之气。

    炼铁手

    孙圣早有防备,手掌之上金光弥漫,宛如金玉一般的手掌,直接一掌朝着白衣青年手中的宝剑劈去。

    白衣青年冷笑,以肉掌徒手对抗宝剑?这也太可笑了,他倒是见过有人施展强大的绝学,徒手接神兵。

    但面前只不过是一个炼体二段的小角色,敢这样做,无疑是找死。

    “铿锵!”

    一串火星飞出。

    出乎白衣青年的预料,对方一掌劈在他的剑上,竟然传来金属之声,而且震得他的宝剑嗡嗡作响,那金玉般的手掌,像是比精钢都要硬上几分。

    而且,一股大力传来,震得他虎口一麻,手中的宝剑险些脱手飞出去。

    “这……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这么大的力气!”白衣青年陡然一惊。

    但容不得他多思考,因为对面孙圣已经主动杀了上来,宛如一道金色电光,瞬间而至。

    同样是炼铁手,金玉般的手掌拍了上来,看似简单无奇的一掌,但却具有强大的压迫力,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铛铛铛!”

    不得不说,这白衣青年不是弱者,反应迅速,迅速的挥动宝剑抵挡,瞬间与孙圣的炼铁手碰撞了三下,迸发出一片火星。

    白衣青年震惊无比,对方不但可以凭借肉掌对抗他的兵器,而且力大无比,这股力量饶是他都被震得手臂麻木,险些失去知觉。

    “就这点本事也想做强盗?”对面,孙圣云淡风轻的笑道,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抱着手站在那里,嘴角带着慵懒的笑容。

    白衣青年脸色凝重,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区区炼体二段的少年,会这么厉害,出乎他的预料。

    “嘶!”

    “很好,你有资格死在我的手上。”白衣青年冷酷的说道。

    这一刻,从他的身上,强大的气功汹涌而出,这气功之中,夹杂着可怕的杀气,这股杀气不像是普通人能散发出来的,至少杀了不少人,只有一些在战场上磨砺的人,才能散发出这样的杀气。

    “恩?”孙圣眉头一皱。

    能在战场上历练,凝聚出杀气的人,身份貌似不一般呢。

    “呵呵呵,小小沐风城的土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杀人的术!”白衣青年冷笑道。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陡然一动,如同化作了一缕疾风,白衣身形都显得有些模糊,迅速的游动起来,这速度,快比一阵飓风。

    这应该是一套身法,至少是地级的,快比飓风,虽然不是攻击类的武学,但在实战中,作用却很大。

    “刷刷刷刷!”

    白衣青年快速的游动,包裹住了孙圣,宛如一道风在极速流转,飞沙走石,呼呼作响。

    “不经历真正生死的磨练,难以领悟什么是杀人术,少年,你差的还很远。”风中,传来白衣青年冷漠的话,宛如上位者在训斥下位者一样,而且声音飘渺无比。

    话音落下,剑鸣响动,白衣青年化作一道风而来,一剑挑杀孙圣。

    这一剑,又快,又准,又狠,难怪他说是杀人之术,这确实是必杀一剑,一般人发动不出来。

    “嘚瑟!”

    孙圣冷叱一声,身体原地一晃,却仿佛一道电光闪烁,那一剑与他擦肩而过,而后闪烁着金色光泽的拳头直接轰了上去。

    “砰!”

    这一拳,直接锁定了那位白衣青年,即使他的速度快,但孙圣的拳头更快,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白衣青年惨叫,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鼻梁骨瞬间塌了,被一拳碾压的粉碎,鼻腔往外喷血,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捂着自己的鼻子蹲在地上,再无之前的意气风发,鲜血顺着手掌流了下来。

    “杀人的术我不会,削人我比较擅长。”

    孙圣冷笑一声,一脚横踢了上去,一条腿宛如鞭子一般甩了上去,“砰”的一声,那白衣青年被踢飞出去,在地上滚作一团。

    雪白的长衫,也到处都是泥泞,别说潇洒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啊!!”

    白衣青年抱着自己的手臂惨叫,宝剑掉在地上,他的一条手臂被孙圣一脚踢断。

    此刻,青年脸色狰狞,惊惧的望着孙圣,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炼体二段的少年竟然这么厉害,他即将突破炼体四段都打不过对方,直接惨败,什么优势都没有。

    “砰!”

    孙圣直接踩住了他的胸膛,手掌之上金玉光泽闪烁,比宝刀都要锋锐。

    “等等!别动手,你可知我是什么身份?”白衣青年鼻腔流血,挣扎着说道。

    “皇帝?”

    “不……不是……”

    “王子?”

    “也不是……”

    “那你去屎吧。”孙圣干脆利落的说道。